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二十八·补牢

一百二十八·补牢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夏松跟萧驸马会坐以待毙,眼睁睁的看着家族覆灭而无动于衷,继续替楚景行严防死守,保住秘密吗?

    楚景行恐怕没有这个能耐吧。

    至少萧家便在之前就起了内讧,支持楚景行的,不过是萧驸马跟萧明宇一系罢了,其他几房都似乎是早就想抽身的。

    现在无端被牵连,又有林三少铁血手段。

    那些人但凡是扛不住,那等待他们的,可就是灭顶之灾了。

    长安长公主苦笑了一声,便紧跟着道:“可恨的是如今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楚景行却还是能坐得住。”

    火烧屁股了,长安长公主实在是看不得他那个轻狂样子,整个人都笼上了一层阴影,目光不善的看着面前的瓷盅,一字一顿的道:“真是悔之晚矣。”

    怎么就千挑万选的,竟选了楚景行呢?

    现在想来,临江王一系固然是没有选错,可是她其实有更好的选择的,若不是女儿一意孤行的喜欢楚景行,若不是阴差阳错的指婚,其实她当初可以选择楚景吾.......

    可现在想这些也是晚了,她拍了拍额头让自己尽量清醒一些,问袁嬷嬷:“谢家那边有信来吗?”

    谢二老爷嗅觉向来相当灵敏,做事也一直都很有分寸。

    她之前便吩咐了谢二老爷负责福建的明家遗孤的事,只是不知道怎么的,这么久竟也没有传回消息来。

    袁嬷嬷便应了一声,紧跟着便道:“谢家传回了消息,说是卫家藏的紧,刘必平也在寻,可是却不得其门而入。”

    刘必平可是福建的土霸王,他是不得其门而入,还是根本不想入?

    长安长公主擦了擦保养得宜,如今仍然白皙纤细的手指,将手里的草莓扔回水晶碟里,手指轻轻在桌面上敲击几下,便道:“干脆好人做到底,再给刘必平多送个消息罢。”

    她说,吩咐袁嬷嬷:“写封信给刘必平,跟他说,卫家跟沈琛可能联姻。”

    袁嬷嬷会意,便就答应下来,想了想又问:“是不是还要做的再缜密些?”

    长安长公主思量片刻,便道:“也可,让谢二不要吝惜,那些人该用的便用,是该让刘必平警惕警惕了。”

    恐怕是一直说要去福建市舶司抢饭碗的沈琛没动静,让刘必平心里的憎恨和防备降低了,他在福建舒服日子过的久了,自然而然的就不会想着要多惹事。

    还是要替他长一长记性的。

    袁嬷嬷一一的都答应了记下来,然后才问长安长公主:“这是往后,眼前的事,殿下有什么打算?”

    就像是长安长公主自己说的,萧家跟夏松毕竟不是常人,保不齐林三少便能用手段让他们说出些什么来。

    虽然碍于楚景行如今也仍旧是临江王世子,他出事一定会牵连临江王跟楚景吾自己,他们不会做的太过分。

    可是剪除楚景行的羽翼,让楚景行付出沉重代价,他们却实在是能做到的。

    水晶碟子里的草莓红的有些过分了,熟透的地方拿的时候稍微用力,便能挤出许多果汁来,黏腻的厉害。

    长安长公主看了一眼就不再看,轻声道:“快刀斩乱麻罢。”

    可是怎么快刀斩乱麻呢?

    正说这话,外头便说仙容县主又派人回来了,这回来的还是百灵。

    长安长公主便愣了一愣,过了片刻才让她进来。

    百灵恭敬的给她磕了头,先说仙容县主想吃府里做的五色元宵,因此差遣她过来请厨娘到王府去一趟,而后才说,临江王派来京城送四皇子的信使来了。

    信使是临江王身边的胡长史,一回来先到宫里递了帖子,等隆庆帝召见过后才回了府里,念了隆庆帝的信,明言斥责了楚景行的种种劣行。

    长安长公主挑了挑眉看向她,问:“除了斥责之外,还有什么?”

    “还有......”百灵有些为难,挣扎了一会儿才道:“还有,长史说王爷对世子已经失望透顶,世子做出气死老王妃的事来,实在是不仁不义,不能堪当一府之世子,不可以承家业,请立小郡王为世子.......”

    长安长公主跟袁嬷嬷尽皆面露震惊。

    临江王竟然真的下了这个决定!

    最难的说出来了,之后的话反而没有那么难说了,百灵组织了一会儿,便紧跟着又道:“还有,胡长史带来了王爷的亲笔书信,交给了圣上。信里说的是,若是圣上准许,便请让新世子留京,让.......让大爷回封地去。”

    如今连称呼都快要改了,百灵一时有些不习惯。

    长安长公主一时倒是被镇住了,坐在椅子上半响回不过神来。

    还是袁嬷嬷率先回神,问:“那......世子差遣你过来的?”

    百灵便为难的摇了摇头:“不是世子,是世子妃要奴婢过来,世子妃想请殿下帮忙.......”

    楚景吾跟沈琛原来一直都等在这里。

    他们不是对楚景行的行为退避容忍,而是在等这个时候,等着临江王亲自出手。

    而那个卫安设计好的局,老王妃的死,楚景行被败坏的名声,原来都是为了这一天。

    有了这些事做铺垫,临江王要褫夺楚景行世子的位子的做法简直名正言顺,半点错处都挑不出来,哪怕是那些临江王手底下的老臣,如今也没什么话好说。

    原本楚景行便被屡屡申饬,而后自己手里的关系都没有京营好,白白搭进去了萧家跟夏松。现在又做出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来,让人抓住把柄被天下人耻笑。

    反正也不是只有他一个嫡子,他们怎么会在一棵树上吊死?

    真是.......

    长安长公主这回真是连苦笑也笑不出来了,神情苦涩的端起茶勉强喝了一口便又放下,最终还是叹气大批:“世子可有说什么?”

    不过看楚景行的模样也知道他不是会愿意示弱的人,哪怕是被逼到了绝境,他这种人也是绝不会把弱点展现在别人眼前的,越是到了绝境,他就越在乎他的脸面。

    果然,百灵便道:“世子并没有什么过激的举动,也并没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