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二十三·问神

一百二十三·问神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可她就是死了。

    这么巧合的避过了锦衣卫的追查,众人还都以为她是心系旧主,情难自禁,方皇后甚至有追封她做三品诰命的念头。

    林三少毫不避讳的直指重点:“这个人够狠的啊,处处设防步步陷阱,让人防不胜防。你从此以后要是再说他是扶不起来的阿斗,恐怕都没有底气了。”

    林三少状似戏谑,神情却凝重,好看的眉毛剑锋一样的皱起来,给他添了几分冷酷,他顿了顿,见沈琛沉默不语,才道:“他杀四皇子,两根线索都断了。只留给我们他想让我们知道的线索,你说我是按照他的线索去查呢,还是不按照他的线索去查?”

    沈琛往后退了一步闲闲的靠在廊柱上,向来带着几分狭长的桃花眼微微一眯,像是狐狸一般牵了牵嘴角,答非所问的道:“你说的是,我们一开始就没有足够了解过他,我们都料错了。”

    料错了他的为人,料错了他的实力,甚至料错了他的目标。

    “他现在杀了四皇子,又对五皇子下手。”林三少看了沈琛一眼,冷淡的把目光放向远处:“而后如果他成功了,那么以后连王爷也不能清算他,他打的,是不是这个主意?”

    林三少站的直直的,脸色实在不大好看。

    沈琛便紧跟着摇头:“怕不是这样。”

    他走到林三少跟前,抬头看着他问:“你也说了,他如今在宫里自有自己的一层关系网,且京营得密不透风。连四皇子他尚且能不留破绽的杀死,那若他真心要五皇子死,五皇子会侥幸留下性命来吗?”

    林三少很快便意会到了沈琛的意思:“你是说,他不是想五皇子死?可是若是他不想五皇子死,又何必闹的这么大,让圣上大发雷霆?”

    他最初猜测的原因,是楚景行想要杀死五皇子,嫁祸方皇后,而后让两宫厮杀,进一步打击隆庆帝。

    若是站在楚景行的立场上,这也的确是最好的法子之一了,难道竟不是这样吗?

    沈琛嗯了一声:“以我对楚景行的了解,他虽然心机深沉,可是却不是个能受气的人。你忘记了,他为什么会被我们反戈一击,元气大伤?就是因为他非得要对付卫安,揪着镇南王不肯放,所以才把萧家跟夏松都一并赔了进去。那你说,现在卫安让他栽了那么大的一个跟头,几乎让他遗臭万年,他会就这么算了,自顾自的做自己的事吗?”

    要杀沈琛跟卫安的想法,楚景行早就有了,而且也不是头一次付诸行动。

    林三少便挑了挑眉:“你的意思是,楚景行其实是想对付你们?”

    他有些不大能理解这种做法,还想再说什么,外头楼并便疾步来了,飞快的到了他们跟前,冲着沈琛行了礼便转过头对林三少禀报:“三少,五皇子的烧退了,德妃娘娘今天不肯再去凤仪宫,听说......听说还要问神祈福。”

    林三少跟沈琛对视了一眼,便问:“问什么神?”

    楼并压低了声音:“德妃娘娘说,五皇子中毒是有人作祟,因此要问一问神仙,是不是五皇子冲撞了什么。”

    真是可笑。

    彭德妃从前也不像是这么蠢的人啊。

    楼并不等他们两个发表意见,便又道:“圣上同意了。”

    隆庆帝同意了?!

    他竟然会同意问神这么可笑的说法?

    哦,他会同意其实也不是那么天方夜谭。

    他原本就很重新道士,迷信神鬼这一套。

    可就算是如此......

    林三少觉得有什么想法从脑海里一闪而过,可是快的令人抓不住,因此便整理了思绪问:“什么时候?”

    “就今天晚上。”楼并看了他们一眼,补充道:“是圣上身边元一道长做法。”

    问神能问出什么?

    难道真的指望神仙回答你的疑惑,给你指出凶手不成?

    林三少看了沈琛一眼。

    沈琛便道:“他或许是在钓鱼呢。”

    钓鱼?

    什么意思?

    郑王妃也正这么紧张的问卫安:“什么钓鱼,钓什么鱼啊?”

    她已经怀孕六个月有余,因为养的好,肚子比一般的孕妇要大,很容易便觉得紧张和辛苦,卫安扶着她坐下,知道她现在紧张,便轻轻拍了拍她的手安慰她:“没事的,您别担心。再怎么样,事情都有解决的办法。”

    话是这么说,可是怎么解决呢?

    郑王妃握住卫安的手看着她,半响不知道如何开口,权衡了又权衡,才问她:“是不是,这件事会牵扯到我们身上来?”

    她紧张的厉害,觉得小腹隐隐作痛,便情不自禁的呻吟了一声。

    旁边的侍女连忙上来扶住她,看着卫安有些紧张的问:“郡主,是不是要去请太医来?”

    “别!”

    不等卫安出声,郑王妃先叫起来了,连连摇头拒绝:“别请太医,这个节骨眼上请太医,太容易惹出是非了。到时候没的别人说我们情况,又碍了人家的眼。”

    是这个道理。

    现在本来就是人家的眼中钉肉中刺了,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成为别人的盘中餐,还是安分些的好,侍女虽然担心,却知道郑王妃的担忧也不是空穴来风,只好点头答应下来,又去看卫安:“郡主,就算是不请太医,是不是要请王爷过来看一看?”

    她这是一语双关,既是说郑王妃的身体,也是说这一次问神的事,是不是要问一问郑王到底是冲着什么来的。

    这边也好早作准备,省的到时候惹来无妄之灾。

    郑王妃同样也不免有些期望的朝着卫安看过去。

    不管怎么说,她还是见着了郑王会更觉得放心些,虽然知道卫安厉害,可卫安到底是个小女孩儿,女人总归是看见了自己的丈夫才觉得安心的。

    卫安便看向她:“你有法子去通知父王?”

    侍女便苦着脸摇头:“宫里如今看管的可严了,除了祭礼完毕之时偶尔能碰见,平常哪里能去找王爷来这里?”

    郑王妃毕竟是住在后宫的,郑王怎么也得避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