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二十章·游说

一百二十章·游说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隆庆帝自己卷手咳嗽了几声,很快便出声让方皇后不必忙:“并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最近火气上头,又没有休息好罢了,你别着急。”

    方皇后半信半疑,却并没有坚持再去让肖姑进来,只是坐回了位子上,有些犹疑的问:“真的不必去请孔供奉来好好瞧瞧吗?”

    隆庆帝最近不知怎的,越来越迷信方士了。

    他最近最信任的不是之前的首辅夏松,也不是一直以来都得他青睐的钱士云和林三少,反而成了几个道士。

    从前她倒是在这些事上很上心的,毕竟要替儿子打算,还曾经想过投其所好。

    可是后来便渐渐的不再抱有指望了。

    因为隆庆帝对这些道士们保护得很,不是人人都有机会接触得到。

    他还专门在皇宫里开辟了一处地方给他们起炉炼丹,这些道士们都只供他一人驱使,一个个鼻孔朝天。

    现在方皇后却不免有些担心起来。

    隆庆帝不以为然的摆了摆手,见方皇后手里不停的仍旧绣着她的荷包,便叹了一口气,问她:“你是不是在怪我?”

    方皇后绣花的动作便顿了顿,而后才又仍旧下针如飞,淡淡的否认:“您多虑了,我有什么好怪您的?”

    他们互相之间,如今不自觉的又回到了从前相处的那样,没有太多顾忌,连自称都不再以朕、或是臣妾来自称,而是如同从前那样,在对方面前都称‘我’了。

    可这样也没让他们的关系更缓和一些。

    隆庆帝看出了方皇后的冷淡和疏离,便悠长的叹气,双手放在膝上,不失沉重的道:“你该明白朕的处境的。”

    他称呼了方皇后的闺名,有些无奈更多的是愤怒:“我知道你心里难受,阿满死了,我心里也跟你一样难受......”

    难受吗?

    方皇后不再动作,抬头冷淡而充满讥诮的看了他一眼,重复了一遍他的话,自言自语的道:“难受吗?圣上真的难受吗?”

    她嘴角噙着一抹怪异的微笑,不以为然的道:“臣妾还以为您该是开心的,松了一口气的。毕竟阿满有病,是个累赘。”

    从前这样的话自然不敢说。

    可是现在人死了,反而倒是不怕了,也没什么忌讳了。

    隆庆帝也并没有动怒,他沉默了一瞬,才道:“你竟这样以为?”

    他神情还算平静,可却忍不住又咳嗽了几声,才道:“朕知道你是在记恨朕,觉得朕偏心小五,冷待了阿满。这回出事,小五也一并在场,朕却并没有动小五的人......”

    方皇后移开了目光。

    这些都是疮疤,一揭开来就疼。

    隆庆帝好一阵才平复了咳嗽,温和的解释:“手心手背都是肉,可五根手指尚且有长短,朕的确没做到一碗水端平......虽然没能做到平等,可是哪个做父亲的不爱自己的儿子?朕又不是嫌儿子多,朕就算是不打算把大位给他,可他也是朕唯二的儿子之一,难道朕会薄待了他?朕又怎么会想他死?!”

    他握住方皇后的手,胸口憋闷的厉害,却还是强忍着摇头:“朕之所以不动小五,是相信这事的确跟德妃没关系。”

    方皇后便冷笑了一声。

    隆庆帝仍旧耐着性子:“你不觉得这些事发生的时机太巧了吗?德妃又不是蠢人,她怎么会做这么吃力不讨好的事?这个节骨眼上,阿满死了对她没有好处,只有坏处,现在外间都怎么传她?她难道预料不到这一点?”

    方皇后沉默着没有接话。

    在她看来,不管怎么说,彭德妃仍旧是这件事的受益者。

    反正只要四皇子死了,五皇子就是顺理成章的唯一继承人了。

    而隆庆帝又怎么舍得彭德妃跟五皇子付出代价?当然是为他们遮掩都来不及。

    隆庆帝看了她一眼,有些无奈:“锦衣卫查了这么久了,小五身边除了一个亲近的奶娘,其余的内侍和宫女全都被收监审过了,若是真的有什么,锦衣卫会审不出来?不是朕想要包庇他们,而是这件事是真的另有凶手。”

    方皇后终于有些按捺不住,情绪激动的反问他:“那天原本阿满是不想去西苑的,我问过了,是小五身边的人一直怂恿,他们两人才去了西苑,而去了西苑之后,也是小五主动招惹的那只豹子!是小五身边的人为了讨他欢心,才让斗兽场的人开了笼子!事情怎么就有这么巧?死的就偏偏是我的儿子!偏偏是阿满!”

    她已经歇斯底里,隆庆帝便静静的看着她,等着她把情绪发泄完了,才摇头:“朕知道你心里不好受......可是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

    他握住方皇后的手,跟她保证:“不管怎么说,你才是中宫皇后,小五也是你的儿子。他日后纵然是登基了,也要称呼你一声母后皇太后,你也是比德妃排在前头的.......”

    现在来跟她说这些了,方皇后直觉想笑,笑了半天却笑不出来,颓然的坐在椅子里低声抽泣。

    隆庆帝拍了拍她的肩膀:“这件事牵扯繁多,可是朕答应你,一定会替阿满讨回公道,替阿满报仇。”

    他来了,说了这么多,其实说到底也就是让她相信不是彭德妃下的黑手,让她不要跟彭德妃为难罢了。

    方皇后越发的觉得心寒,拿着荷包的手抖得厉害。

    隆庆帝自觉已经尽力安慰,见方皇后沉默不语,便叹了声气。

    方皇后却连一点声音都不再出了,沉默的送走了隆庆帝,晚间只到四皇子灵前上了一炷香,便把主持祭祀的事交给了长安长公主,让长安长公主负责。

    长安长公主见她状态不好,还特意嘘寒问暖,小心翼翼的安慰了一阵,而后又叮嘱肖姑吩咐御膳房准备些好克化的点心和炖汤给方皇后补身子。

    见肖姑答应了,才转身回来看着仙容县主使了个眼色。

    仙容县主右眼皮跳了跳,连忙冲自己母亲点了点头,不一会儿便趁着休息的时候去前头找了楚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