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一十八·铺排

一百一十八·铺排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长安长公主连忙应是,连忙让方皇后去休息,自己便总理了事务。

    因为方皇后下令六十五岁以上的老诰命可以免于跪拜,长安长公主先安排那些老诰命们出宫。

    其中卫老太太自然也在里面。

    长安长公主冷眼看着她拍了拍卫安的手,弧度轻微的扯了扯嘴角,回头看了仙容县主一眼。

    仙容县主也正盯着卫安的方向出神,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长安长公主清楚女儿的脾气,垂头咳嗽了一声,便将女儿惊得回过了神,又招手把女儿叫到身边,轻声道:“有时间这样盯着人瞧,不如去安慰安慰世子。”

    仙容县主这才想到了这一点,连忙点头,寻了时机去给楚景行端了杯茶。

    楚景行是跪在一众男丁之中的,可惜藩王们都已经走了,藩王的儿子们,诸如晋王的儿子都已经遭罪,没剩下几个,因此楚景行跟楚景吾就是当中最显眼的。

    可他们俩中间隔得也是远远的。

    楚景吾偏着头正跟沈琛说着什么,好似楚景行是什么了不得的脏东西,看一眼就觉得脏了眼睛似地。

    仙容县主看的眼里冒火,只觉得替丈夫心酸,忍了又忍,才咬了咬唇上前弯了腰喊了他一声:“世子,喝口茶润润嗓子吧。”

    她是真的怀揣着无数的心酸跟怜惜对着自己的丈夫,对着他,连声音也情不自禁的软下来了,轻声道:“不管怎么样,日子总还是要过下去。”

    楚景行抬头看了她一眼,顺着她的手站起来,到了旁边的偏殿里头休息,这才靠在椅子上长长的叹了口气。

    仙容县主把茶放在一边,上前替他揉起肩颈来,很是心疼的道:“您受委屈了。”

    她不问到底是怎么出的事,也不怀疑他跟卫玉珑之间是否真的有私情,只是担心他,这让他头一次正视了自己的妻子。

    他淡淡的点一点头,放轻了声音道:“没什么好委屈的。”

    他看着眼前的茶杯,负着手站起来踱到窗前,看着外头正说着什么的楚景吾跟沈琛,嘴角扯出一个嘲讽的弧度:“不过是成王败寇罢了。赢还是输,都得承担。”

    仙容县主便亦步亦趋的跟着他走了几步,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问:“这回到底是怎么回事?您是被卫安她算计了吗?”

    正说着,外头便响起了长安长公主的咳嗽声,两人不由都住了声,往长安长公主看去。

    长安长公主的贴身嬷嬷留在外头打横坐了看着门,她便自己进来,先看了他们两人一眼,才把目光直接放在楚景行身上,而后才问:“怎么回事?不是说都已经计划好了吗?怎么现在......”

    楚景行没有回避,冷淡的把事情复述了一遍,在仙容县主和长安长公主都复杂的皱起眉头的情况下,轻描淡写的道:“卫安套出了那些人的话,顺藤摸瓜的找到了三叔,模仿了三叔的笔迹,谎称卫玉琳发现了了不得的大秘密,要我亲自过去商量,我一时不慎,想起卫玉珑的脾气的确是做得出这种事,因此便去了。因而也上了卫安的当。”

    仙容县主便忍不住尖着嗓子骂了一声:“贱人!狡猾多端,心肠狠毒!她来这么一招,就是为了让您声名扫地!”

    可不是,现在的确是名声扫地了。

    长安长公主的注意力却还不在这上头,她沉默了一会儿才抬头问:“那白先生他们......”

    “都死了。”楚景行面容更加冷淡,声音也冷的像是冬日里的寒冰:“一个都没剩下。也因为这样,五城兵马司才不敢马虎了事,惊动了许多人。”

    卫安可真是够狠的,一出手就是这么多条人命。

    长安长公主也忍不住沉了脸:“这丫头,倒是真的是个狠角色。”

    她顿了顿,片刻不停的问:“那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现在你的名声不大好听,很快就要被赶去皇陵守墓.......”

    楚景行就冷笑了一声:“这不是好事吗?虽然名声是没了,可是到底也成全了我,现在谁会把四皇子的事往我身上怀疑?这也是间接帮我洗清了怀疑了。”

    他转过脸来,看着仙容县主和长安长公主,一字一顿说的清清楚楚:“到时候我远在皇陵,一旦有什么事,想要找到我,也就难了。”

    长安长公主立即会意,冷不丁的打了个冷颤,沉思了良久才郑重其事的开口问楚景行:“那你打算就这么收手,等着事发?”

    她有些担忧的看了楚景行一眼:“现在形势并没有如同我们预想当中的那样顺利,皇后娘娘虽然疑心是德妃所为,可是德妃并不肯承认,圣上好像也并不相信是德妃所为,锦衣卫短短时间已经抓了一大批人了。四皇子身边的人首当其冲,你确定那个奶娘和小夏子不会出什么纰漏吗?”

    她意有所指的看着楚景行,提醒他:“要知道,锦衣卫的手段可是让人闻风丧胆,偏偏现在锦衣卫指挥使还是林三少。他跟沈琛和卫安的关系.......”

    要是沈琛跟卫安但凡有一点怀疑楚景行,肯定就会让林三少死磕四皇子身边的人。

    也不是怀疑小夏子和奶娘不忠心,毕竟都是楚景行培养了这么多年的棋子,可是有几人能受得住锦衣卫的那十八般酷刑?

    她实在是怕功亏一篑,引火烧身。

    现在她可是连身家性命都压在楚景行身上了,一旦楚景行倒霉,她也难逃一死的命运。

    楚景行比她就要镇定的多了,他笑了笑,一扫之前的颓唐和丧气:“您放心吧,我的人我心里有数。何况锦衣卫,不是只有林三少说了算的。”

    林三少再能耐,也不可能就把锦衣卫整治得铁桶一样,水米不进。

    总有文章可做。

    他现在要做的是别的要紧的事。

    他咳嗽了一声,问长安长公主:“皇后娘娘如今很恨德妃吧?”

    这是自然的,长安长公主嗯了一声:“自然是恨的,要不是圣上压着,恐怕生吞了她的心都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