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一十七·棋子

一百一十七·棋子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隆庆帝便温和的让他起来,叹了口气很是真挚的道:“众多兄弟之中,不枉朕最信任的便是你。”

    他顿了顿,扶起还跪在地上的郑王,嘴角难得的终于浮现了一丝微笑:“你也不必担心,朕不会置你于险境。”

    郑王顺着他的手站起来,连连点头:“我知道皇兄是信任我,这是我的荣幸。”

    隆庆帝便满意了,隔着一张书桌给了郑王一封奏折,挑了挑眉道:“既然如此,这回便由你跟兵部侍郎卫阳清,一道去一趟浔阳如何?”

    这是之前隆庆帝就提过的事了,郑王并没有觉得出乎意料,只是还是有些不可避免的紧张,看了隆庆帝一眼,问:“您是要臣弟去跟五哥......”

    “没错。”隆庆帝应了一声,并不讳言:“现时晋王步步紧逼,收买人心气势汹汹。他也知道得罪不得老五,因此并不跟老五硬拼,而是占据了洪都之后跟老五谈判。”

    这些郑王其实都是知道的。

    沈琛一直就有临江王的暗线。

    他嗯了一声,皱着眉头道:“他这一招也是足够阴险,可是五哥并不会那么蠢的,毕竟洪都若是被攻下,那浔阳就完全暴露在了晋王的攻势之下,若是晋王那时候翻脸,五哥纵然是打的过,也是一定要两败俱伤,付出不小的代价的。”

    隆庆帝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些道理人人会说,可是不是人人都能按照道理行事。你想一想,若是这个时候,晋王使出离间计呢?”

    郑王的脸色便慢慢的变了。

    “你看,你也想到了。”隆庆帝脸色阴沉,眼里隐藏着巨大风暴:“楚景行这回犯的错实在太严重,朕为了不寒了朝臣和百姓的心,是务必要惩治他给出一个交代的。可是若是这个时候晋王在里头充当搅屎棍,事情恐怕就没那么简单了。一旦老五被人蛊惑,真的跟朕起了嫌隙,很难说他会不会调转枪头对着朕啊。”

    郑王就惊了一跳,踌躇着摇头道:“大约不会罢?这......阿吾都还在京城呢,他可是很敬重您的.......”

    说起这个,隆庆帝才略显安慰:“阿吾倒是个好孩子,他说想去福建玩玩,跟阿琛见见世面,朕当初不许他去,现在看来,倒是该叫他去一趟的。”

    他这话说的大有深意,郑王并不敢插嘴。

    隆庆帝便收回了思绪叮嘱他:“好了,就这么定了。朕信任你,你好好跟老五说,叫老五别让朕失望。”

    郑王却知道楚景吾是必然不可能成功走出京城了。

    他定了定神应是,隆庆帝便打发他出去,自己接见了在外头候着的钱士云等人,商议福建的事。

    郑王松了口气,出了门便见到等在门边的林三少,眉心忍不住便跳了跳,跟林三少几不可见的对视了一眼,又移开了目光,脚步不停的往凤仪宫的方向去了。

    他到的时候方皇后正为难楚景行,嘴里说出来的话并不是那么好听。

    困在深宫里的内命妇们都还没有听说这个新闻,现在一听说楚景行的事,都不由得窃窃私语的议论起来。

    已经重新梳洗过跪在地上的仙容县主再一次涨红了脸,有些替自己的丈夫难堪,她一向知道自己丈夫的性格,向来是很高傲的,尤其爱面子。

    现在被方皇后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数落禽兽不如,她便有些担忧的朝他看过去。

    楚景行虽然面色不变,可是她却看见他垂落在身侧的手已经凸出了青筋,心便不由的突的一跳,对着卫安也更加厌恶起来。

    好在这样难堪的场面并没有持续太久,方皇后很快便又耐心不足了,骂的够了才冷笑了一声,让楚景行出去外头跪着,自己跟稍后赶过来的郑王说起话来。

    郑王一如既往的恭敬,跟方皇后请了安,便道:“刚从皇兄那里过来,皇兄让我劝着您别伤心,以免坏了凤体。”

    方皇后对着他,戾气少了一二分,淡淡的嗯了一声,随即嘲讽的笑起来:“什么凤体不凤体,他们还喊我的儿子千岁呢,可我儿子不是到底死了?”

    她这么一说,周遭窃窃私语的声音便瞬间消失的干干净净,全场都变得鸦雀无声。

    彭德妃更是垂着头一声不敢吭。

    她心知肚明,这是方皇后借题发挥,指桑骂槐的说给她听的。

    可是她心里又委屈的很,这些事分明不是她做的,可是方皇后如今却一次又一次的给她难堪,让她在众人面前下不来台,实在是过分至极。

    方皇后却不再理会她,如今她已经跟彭德妃彻底撕破了脸面,只等着锦衣卫查出个子丑寅卯来,便跟彭德妃秋后算账。

    这也是她到如今还能强撑着的一个原因。

    她因为郑王而想起郑王妃来,目光复杂的看了郑王妃半响,才道:“是了,本宫如今才想起来,郑王妃已经身怀有孕,正是身子笨重不便的时候,让她一直跪着,实在难以坚持,不如就让她去永和的宫中休息罢。”

    郑王连忙谢恩。

    方皇后摆了摆手,沉思了一会儿忽然又道:“听说平安侯老夫人受不住,晕过去了?”

    肖姑连忙应是。

    方皇后便又道:“那便让年纪六十五以上的老诰命们不必跪了,只需于入地宫之时再奉诏祭祀罢。”

    这是在收买人心了,原本方皇后的儿子死了,大家就都以为是她做的,把矛头都指向了她,现在方皇后再刻意的指桑骂槐之后又施恩收买人心,那天底下的人更要把她视作妖妃了。

    彭德妃咬了咬唇。

    旁人却顾忌不了她此时的心情,连忙冲着方皇后跪拜感谢。

    方皇后冷淡的笑了一声,看了众人一眼,吩咐长安长公主:“本宫也乏了,这晚间的祭礼便油你来看着罢。”

    按照礼数,众位诰命们也不是一直都跪着,是分为早中晚三次,每次哭足两个时辰便罢的。

    只是之前的祭礼一直都是由方皇后亲自来,这回她却让长安长公主看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