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一十六·摆布

一百一十六·摆布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隆庆帝狠狠地再一次摔了手里的杯盏,看着楚景行像是看着多惹人厌恶的东西:“你简直丢尽了你父亲和皇族的脸面!”

    这样的评语都出了,啧啧啧......

    众人眼观鼻鼻观心,都心知肚明隆庆帝这是失了儿子,无处发火,有些借题发挥的意思。

    可是话说回来,楚景行做的也的确不是什么人该做的事。

    隆庆帝轻蔑的看了他一眼,又点了钱士云的名:“钱士云,你来说说看,这样的人,该如何罚?”

    钱士云从前是做刑部尚书的,隆庆帝点了他的名,他老老实实的想了一会儿,便试探着说了些罪名。

    隆庆帝却通通都不满意。

    钱士云才摸到门道了,想了想,道:“世子此等行为的确是令人难以忍受,可是要说他是存心杀人,又未免太过了。老王妃毕竟身份地位不同,不如就折中一些,让世子去守皇陵一段日子,也好清心寡欲一段时日,收敛收敛脾气,修身养性。”

    隆庆帝摆明了是要楚景行好看的。

    可是现阶段隆庆帝又需要临江王替他收拾晋王,因此又不想过分把事情做绝了。

    现在只能找个能最让楚景行难看,偏偏又不伤筋动骨的法子,来哄的隆庆帝开心了。

    钱士云果然是拍好了隆庆帝的马匹,隆庆帝想了想,便瞥了楚景行一眼:“也好,再让他这么胡作非为下去,祖宗的脸都要被他丢尽了。让他去祖宗面前反思反思,静思己过,的确是好的。”

    可是其实哪里是在祖宗面前静思己过?

    现在要入皇陵的可是四皇子。

    原本这种夭折了的未成年的皇子,哪里能这么兴师动众的。

    偏偏隆庆帝就要开这个特例,如今竟还要楚景行去给他守墓。

    隆庆帝自言自语完了,便侧头去看沈琛跟楚景吾,和颜悦色的换了一副神情问他们:“你们觉得如何?别说朕委屈了你们哥哥。”

    不等沈琛表态,楚景吾已经冷笑了起来,毫不犹豫的冲着楚景行啐了一口:“他做出这样的事,丢尽了王府和我父王母妃的脸面,圣上对他不必宽厚......老王妃年老位尊,我父王母妃也一向对她敬重有加,如今我哥哥犯下这等过错,实在是咎由自取,与人无尤。”

    连楚景吾都跳出来说了这样的话,在座的更是没有犯蠢的再替楚景行求情的,这件事便被这样定了下来。

    隆庆帝很快便呵斥了他几句,而后赶他出去跪着了。

    楚景行出门的时候双手攥的发白,青筋一条条的都已经尽数凸出来。

    他的确成功的摆脱了隆庆帝的疑心,可是付出的代价却也同样惨重。

    现在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他是一个在国丧期间还要沉迷女色,甚至还因为跟人家私通气死老王妃禽兽了。

    这个名声可比他预计当中的还要坏上一百倍。

    他闭了闭眼睛才重新睁开,不久之后再到凤仪宫的时候,已经神情如常了。

    倒是隆庆帝斥责了他之后便跟沈琛和楚景吾道:“你们俩日后要引以为戒!”

    两个人都连忙答应了。

    隆庆帝才对他们点点头,让他们仍旧去凤仪宫先给皇后请安。

    而后等跟内阁大臣议事完毕,又跟镇南王叮嘱了一些老王妃治丧的事,才让他出宫去:“让光禄寺按照王妃规格赐祭,准许王公以下前往吊丧。你连日来也辛苦了,便好好回去料理老王妃的丧事。”

    镇南王便急忙跪下叩头谢恩。

    等他也出去了,隆庆帝才坐在椅子上,看了郑王一眼,轻声道:“你看楚景行那小子如何?”

    郑王便有些不解:“您是指的哪方面?”

    “老五一世英名,如今临了却养出这么一个儿子来,只怕是家声都要被败光了。”隆庆帝若有所思:“你说,这是不是,也太巧了?”

    郑王便意会过来隆庆帝的意思,笑了笑摇头:“这有什么巧的?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道楚景行原来是这么个色中饿鬼投胎?他既然能做出这样的事,之前五哥为什么收回他的世子印信,恐怕也就能略猜到一二了。”

    隆庆帝这才记起来,楚景行之前就被收回了世子印信。

    而且那一次事情闹的也挺严重的。

    他便笑了笑:“儿女可真是上天派下来跟父母讨债的。”

    不管怎么说,楚景行这么不让人省心,他心里却奇异的舒服了许多。

    临江王还不是一样,虽然儿子多,可是个个不齐心,有什么用处?

    现在出了这么大的事,楚景吾都不曾替楚景行求求情,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隆庆帝阅人无数,看得出楚景吾绝不是惺惺作态,如此便更觉得感叹了。

    郑王也跟着点头感叹:“可不是,五哥要是知道这事,恐怕都得气疯了不可。”

    说起这个,四皇子去世的消息应当也已经到了临江王那里了,按照规矩,他是该要上表的。

    要是他知道楚景行被罚去了皇陵,也不知道是什么反应。

    隆庆帝目光深邃,正要再说些什么,外头便说金吾卫指挥使、平安侯李健求见。

    平安侯府原本早已经彻底没落,是隆庆帝前阵子才刚扶起来的,让新晋了武状元的李空的父亲李健直接当了金吾卫的指挥使。

    隆庆帝这回是下令让李健负责凤仪宫附近的守卫的。、

    他一来便先请了安,隆庆帝让免了,又让他见过郑王。

    亲自对郑王说:“这回小四死的冤枉,朕怕什么时候朕也一并不知不觉便死了,所以不免让他守的严些。你们的住处想必也有许多金吾卫羽林卫看着,你别多心。”

    郑王便立即便跪下摇头:“臣弟惶恐!”

    隆庆帝和颜悦色的让他起来:“你向来是忠心听话的,众兄弟中,朕唯独信你。如今,朕有件事交由你去做,也不知道你答应不答应?”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根本已经不由得他答应不答应了,郑王心知肚明,干脆的点头应承:“只要皇兄您一声令下,臣弟鞠躬尽瘁,死而后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