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一十二·夜话

一百一十二·夜话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京城还未到夏天,惊雷已经连连了。

    自从四皇子去后,隆庆帝的心情便也如同夏日的天气了,一阵一阵的,如同小孩子的脸,说变就变。

    天上惊雷滚滚,京城便没几个睡得着的。

    陈御史早早的起了个大早,见陈夫人方氏也跟着起身,便叹了口气道:“若是实在熬不住,便报个产育罢?”

    这也是常有的事。

    文武百官都要入朝随班哭丧,按爵守制。

    这回出事的还是隆庆帝的命根子,他除了令郑王等人进宫之外,还特意晓谕天下,有爵之家,一年之内不得宴饮,庶民三月不得婚姻。

    文武百官和众诰命也要入朝排班哭丧。

    等到在宫里停灵二十一日之后,再请灵入皇陵。

    而皇陵离京城往来都得十几天时间,再加上停灵的日子,总也得折腾个把月。

    这个把月可不是人人都受得了的。

    有家里无人留守的,便会报上产育去,不必排班哭灵祭祀。

    方氏哈欠连连,听了这话却冷不丁的打了个哈欠,随即便果断摇头:“这个时候,谁不去我也不能不去,否则到时候娘娘一旦想起来,我岂不是给咱们家招了祸事?”

    她叹了口气,忧心忡忡的揉着眼皮坐下了,喝了口冷茶才觉得心里的心惊肉跳勉强平复下来,看着陈御史半日,才道:“老爷,不瞒你说,我这几天右眼皮总是跳个不住,心里实在是怕极了。”

    陈御史也上前跟她并排坐了,闻言便也跟着叹了口气:“真是多事之秋。”

    偏偏是这个时候出了这样的事,隆庆帝算是被逼进了墙角了。

    他这几天看隆庆帝的眼神都不对。

    方氏顿了顿,抿了抿唇道:“何况,前几天,晋王妃.......”

    她咳嗽了一声便道:“晋王妃原本都已经被废为庶人了,可是因为这件事,圣上当即便说晋王妃乃是心存诅咒,对四皇子不敬,而赐了晋王妃一条白绫......”

    这件事实在给众诰命的阴影都太大了,出了这事儿,连彭德妃也是老老实实每天都往凤仪宫跟四皇子停灵的永庆宫哭丧的。

    隆庆帝对彭德妃好像一瞬间便冷下来了。

    陈御史的右眼皮忍不住也跟着跳了起来,沉默了良久才道:“现如今,唯有谨言慎行四个字了。”

    四皇子已经死了,可是身后的事却闹成了一个谜案。

    他到底是怎么死的,现在还没个定论。

    方氏刚进宫去的时候,看见方皇后简直吓了一跳。

    方皇后已经完全连理事的能力都没有了,僵直着眼神跪在四皇子灵前,她眼皮直跳的上前小心翼翼的劝解,她却忽然直愣愣的开口问她:“他们说那豹子爪子有毒,抓烂了阿满的腿,所以那毒就侵入五脏六腑了。”

    方氏那时候听的头皮发麻,吓得连话都不知道如何回答了。

    方皇后要吃人的眼神却落在了跪在地上哭的像是自己死了儿子一样的彭德妃身上。

    那时候,方氏心里便有些预感了。

    她看着陈御史,犹豫了半响还是轻声问他:“您说,四皇子的死,是不是......”

    这个问题,陈御史并不能回答,他呼出一口气看了方氏一眼,皱着眉头道:“此事闹的人心惶惶,谁也不知道最后锦衣卫会盘查出什么来。只是......”

    他着着方氏,加重了语气道:“只是郑王留在了宫里,平西侯沈琛和北安郡王他们一并都留在了宫里,说是说方便他们休息哭灵。可是你说这中间代表什么?”

    方氏的眼皮就又狠狠地跳了起来。

    这说明什么?她当然知道这说明什么,至少也说明现在隆庆帝是下了狠心一定要揪出这回残害四皇子的人了。

    方氏便顾不得再遮遮掩掩的,直截了当的抓住了陈御史的袖子:“老爷,您说到底是谁做下这等事,嫁祸在五皇子和彭德妃头上?”

    “你就知道是嫁祸了?”陈御史挑了挑眉,一面站起身开始穿衣裳:“这些话切忌当着皇后娘娘的面说,现在皇后娘娘毕竟还是视德妃娘娘为死敌的。”

    方氏嗔怪的看了他一眼:“我哪里有这么蠢,我只是觉得,虽然说四皇子死了,最有利的便是彭德妃跟五皇子,可是彭德妃哪里有这么大的胆子啊?!不说她娘家已经倒了大势已去,就说就说最近,她明明是占着优势的。四皇子有病,圣上的心思也都在五皇子身上,她分明看的很清楚,所以才在皇后面前处处退让,在前朝风起浪涌的时候也能稳住手脚不让人替五皇子发声,这么耳聪目明,她怎么做得出杀了四皇子这种蠢事?”

    留着四皇子,对彭德妃来说才优势重的多。

    她要不是疯了,不该这么冒失的。

    这个道理连方氏都知道,彭德妃没有理由不知道。

    陈御史咳嗽了两句,并不掩饰心里的嘲讽:“你看,连你都知道的道理,圣上有道理不知道吗?”

    方氏便更加忧心忡忡了:“那圣上现在还对德妃娘娘这样冷淡?”

    “他越是冷淡,心中的愤怒恐怕就越重。”陈御史并不讳言,将冠带整理好,转过头看着方氏道:“他如今只剩了五皇子一个儿子,你说你若是他,就算是五皇子做的又怎么样?”

    难道会真的杀了五皇子吗?

    现实吗?

    他现在已经不是二十年前了,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不担忧生不出儿子,现在五皇子要是再出些什么事,难道他要去靠着林淑妃那肚子里还不知道男女的孩子来继承他的位子吗?

    所以别说不是德妃了,就算是德妃,他也会把这件事压下去。

    而既然不是德妃,他的怒气到底会到什么地步?

    陈御史握住方氏的手紧盯着她:“天子一怒,伏尸百万。他如今还未发泄出来,这怒气便更加可怕。你若是能劝便尽量劝一劝皇后娘娘,若是实在不能劝,便也不要勉强了。只要安分守己便是,千万不要惹事,更不要出言得罪德妃娘娘。”

    隆庆帝这里,眼看着是支撑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