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零八·豹子

一百零八·豹子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四皇子是方皇后的命根子,她到现在跟隆庆帝已经夫妻离心,并不再有往日恩爱,唯一能依靠和指望的也就是这个儿子了。

    经过钦天监起火,指鹿为马说四皇子是大皇子转世一事之后,她跟隆庆帝的关系就更是降到了冰点。

    虽然后来也成功把四皇子要到了身边养,可是终究还是不能再挽回颓势。

    隆庆帝有五皇子在膝下承欢,德妃又向来对隆庆帝的心意,连他一向重视的林淑妃都怀了身孕即将临盆,他对于方皇后母子的耐心实在是有限了。

    而等到朝中议储之争如火如荼之后,隆庆帝心里对于方皇后母子的隔阂就又多了一层-----他虽然年纪大了,可是最怕的就是别人说他年纪大。

    越是不容易得来的东西,就越是想要抓的紧紧的。

    年轻的时候他吃够了不受宠的苦楚,好容易在抓住了权力之后,能在众兄弟之中脱颖而出,且决定他们的生死,便再舍不得从这个位子上下去了。

    哪怕这个人是他的亲生儿子,也不行。

    偏偏方皇后对于议储之争实在表现的有些急迫,他便越发的疏远了方皇后。

    在四皇子出事之前,他已经有大半个月未曾踏足过凤仪宫了。

    可是他再没有想到,这一次再踏进凤仪宫,看见的会是儿子的尸体。

    诚然他对四皇子的确不如对五皇子那么喜欢,最近也因为他脾气暴躁,而他母亲方皇后野心越发高涨,他对于四皇子有了几分厌恶。

    可是再怎么样厌恶,那都是他的儿子。

    而他的儿子的数量实在是不多。

    连对女儿他也向来是爱如珍宝,何况是儿子。

    在看见四皇子的那一刻,他的眼睛几乎就不会动了,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四皇子,只觉得嗓子眼似乎是堵了什么东西,不上不下的,让人如鲠在喉,难受得几乎想要作呕。

    方皇后早已经连哭也不会了,搂着四皇子不肯让人靠近。

    连肖姑小心翼翼的上前想要让她把四皇子放下来,都被她臭骂了一顿。

    隆庆帝已经有些站立不稳,在安公公的搀扶下才能勉强踱步到了四皇子的床前,摸了摸四皇子已经青紫的嘴唇,勉强保持着神智问方皇后:“怎么回事?”

    方皇后双眼无神,对于隆庆帝的到来置若罔闻,对他的质问也像是没有听见,只是搂着四皇子不肯放手。

    还是肖姑哭着上前说了出来。

    四皇子是跟五皇子在一起,两人去西苑看猎豹之时,四皇子闹着要亲近豹子,内侍一个不小心,让豹子从笼子里闯了出来。

    四皇子当时便被豹子扑倒在了地上,

    他原本就是有癫痫的,被这么一吓当场便开始四肢抽搐口吐白沫。

    后来虽然内侍们蜂拥而上,跟附近的金吾卫一同驱散了豹子,可是四皇子却眼看着便不行了。

    太医们诊治得也算是及时,可是却仍旧没有什么用处。

    四皇子在挣扎了一阵子之后,终究呼吸困难,面色潮红,过不多久便没了生息。

    隆庆帝脚下便摇晃了几下,一脚软倒在了床沿上,看着四皇子苍白瘦弱的脸,一时竟说不出一个字来。

    他最近在西苑修了一个斗兽场,闲来无事的时候便很喜欢过去看那些虎豹。

    他们说的这头豹子还是新近浙江那边的巡抚进贡来的,给他的生辰贺礼,说是有祥瑞之兆。

    那只豹子通体雪白,被浙江巡抚那封奏章那么一说,连他自己也觉得这或许真是天降祥瑞,应在这豹子身上,因此格外喜爱些。

    还特意叮嘱他们好好照料。

    可是谁知道,就这么一会子功夫,竟就闹出这么大的事来。

    他缓过神来,目光如电的紧紧盯着安公公,几乎是咬牙切齿的问:“跟着两位皇子的都有哪些人?!给朕抓起来,审!好好的审!”

    隆庆帝是动了真怒了。

    当天夜里,宫里便急召了郑王等人入宫,并且直到第二天傍晚也没有再有任何动静。

    与此同时,所有人都沉浸在四皇子去世的巨大的震惊里,以至于有一件本该同样令世人震惊的事,一时竟淹没在了这巨大的浪潮里。

    五城兵马司从北景胡同的一座起火的宅子里救出了困在大火中的一群人,可是令人震惊的是,这其中竟还有临江王府的世子楚景行。

    而更令人震惊的是......

    楚景行被救出来时,还是赤身裸体的。

    南城兵马司指挥使当即便认出了已经被烟熏得脸都黑了的楚景行,惊得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因为楚景行吸入了过度的浓烟昏迷不醒,围观的人数又太多,只好驱散了百姓,去请大夫。

    最要紧的是,底下的衙差们都已经纷纷指出起火点一共有四处,且有火油的痕迹,这是人为纵火。

    自古以来杀人放火是并列的不可饶恕的大罪,何况这场火还把隔壁的许多房子都给烧毁了,北景胡同虽然住的不是多么显贵的人家,可是要命的是,偏偏许多读书人却爱住在这里。

    诸如都察院的几位御史们,就是住在这里,且家中的宅子都遭到了牵连,要么是墙壁被熏黑了,要么是影壁被大火烧毁了,还有女儿的绣楼都被烧毁了的,御史们哪里是好惹的,纷纷已经差遣下人过来打听消息了。

    南城指挥使向来是最怕惹事的一个,只好据实以告,说是这座宅子里有人纵火,具体事项要等临江王府的世子醒过来之后才能具体询问。

    众人一时都摸不着头脑又觉得震惊。

    临江王府可在皇城,跟北景胡同八竿子也打不着关系,按理来说,世子大人就更不该出现在这样的地方了,怎么起火竟然会跟他有关?

    御史们纷纷如同嗅到了什么风声,催促着家里下人打听的越发勤快。

    烧了的有一个是世子,且这火还烧死了好几个人,南城指挥使也不敢怠慢,令手底下的人严查,不一时便有人说发现这家的男主人不在,不知道是去哪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