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零五·入瓮

一百零五·入瓮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会白费的。”卫安淡淡的扫了那个三叔一眼:“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楚景行很快就要来找这个三叔了。”

    谭喜有些茫然,猜不准卫安这话是什么意思。

    三叔却瞪大了眼睛望着卫安,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

    卫安却不再理会他,越过了他领着蓝禾和谭喜出了房门,才道:“楚景行不是个会做无用功的人,经过保定府和夏松的事,他已经元气大伤。向来气头上的人总是容易做些疯狂的事,若是我没有猜错,他这回把卫玉珑送回来,不过是想旧事重提罢了。”

    旧事重提?

    谭喜仍旧不大明白卫安的意思。

    可是郑王跟镇南王却一听就都明白了。

    楚景行竟然还在打着揭穿卫安身世的主意,郑王的右眼皮跳的厉害,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冷笑了一声:“他真是疯魔了!”

    真是已经丧心病狂了,否则真的做不出这样的事来。

    明知道郑王他们已经有意投靠,可是他却非得一心跟郑王过不去。

    若是他能在保定的事之后及时收手,事情都还未必会发展成如今的模样。

    可是他偏偏一错再错。

    “他到底要做什么?!”镇南王也忍不住勃然大怒:“难不成是得了失心疯了不成?!”

    怎么盯着人穷追猛打到这个份上?

    郑王咳嗽了一声便马上冷静下来:“若真是旧事重提,那他要用上卫玉珑便的确说得通了。可是也有一件事是说不通的啊,他为什么要先让卫玉珑回王府来?”

    为什么要先让卫玉珑来府里打草惊蛇?

    谁都知道卫玉珑是被老王妃亲自命令送走的,也下过命令不许她再回来,她一旦回来,王府的人必定是会起疑心的。

    楚景行这样的人算无遗策,就没有他不精打细算的事,他怎么会犯下这样的差错?

    除非,他让卫玉珑回来还另有目的。

    郑王跟卫安对视了一眼,再去看镇南王,推敲了一阵才道:“他还让三叔来接应,说明就必定还是有打算的......”

    只是他的打算到底是什么?

    看出了郑王跟镇南王的烦心和疑惑,卫安终于笑了笑,眼里闪过一丝狡黠:“他在暗处够久了,大家也都厌倦了,不如就让他自己来告诉我们好了。”

    镇南王犹自有些茫然。

    倒是郑王想了想便反应了过来,问卫安:“你想到了法子?”

    卫安嗯了一声,轻声道:“我让谭喜去抓三叔的时候万分小心,也让他再三确认过了没有惊动任何人,那边是不知道三叔出事的。”

    这也就意味着,那边还是会继续让人来跟三叔联络问消息。

    可是也有个问题,三叔现在摆明了是不肯配合的.......

    “不必担心。”卫安冷声坐在桌子旁边:“之前的那番杀鸡儆猴还是有些用处的,至少那些人已经把三叔平日的信件都拿出来了,谭喜有法子模仿三叔的笔迹。我已经让他写了信送出去,而后我们只需要去北景胡同那边等消息便好了。”

    看看楚景行到底是想玩什么把戏。

    郑王挑了挑眉,立即站了起来,跟镇南王一同道:“我们陪你一道过去。”

    卫安看了他们一眼便摇头:“不必了,你们跟着去,到时候让楚景行发现了反而不好,这个人什么都做的出来,谁都不知道他会有什么惊人的动作。不如我自己去,我带了谭喜和素萍,身边还有父王给的几个护卫,不会出什么意外。”

    这倒是,郑王这次回来以后,便立即拨给了卫安几个心腹。

    都是跟随了他很多年的可靠的下人,有他们跟着,至少安全方面是不用操心了。

    可是郑王仍旧有些不放心,看着卫安皱眉:“你也知道他时常有惊人之举......”

    卫安知道他的担忧,站定了脚回头看他:“父亲,我若是不能替外祖母讨回公道,一辈子也于心不安。”

    郑王便说不出拒绝的话来了。

    说到底,他这个真正做父亲的,在她人生前十几年连这个女儿的存在都不知道,是老王妃早就了如今的卫安。

    她们俩的情分,哪有他来说嘴的道理。

    他沉默了良久,才低声叹息了一声:“那你万事小心些。”

    镇南王见他神色不大好看,便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安安是个有分寸的孩子,她一定会保护好自己的。”

    可是郑王也仍旧做不到视若无睹,看着女儿去冒险。

    他点了点头,走出房门吩咐属下:“去,给沈琛送封信。”

    林三少是个大忙人,而且是锦衣卫指挥使,要劳烦他是不大可能了。

    可是沈琛却是好使唤的。

    另一头的卫安已经在北景胡同的宅子里逛了一逛了。

    这座宅子已经有些年头,她来了以后才知道,这里是楚景行奶娘的宅子,是楚景行赏了她银子让她买下来安度晚年的。

    三叔便是他的奶娘的儿子,因为长的显老排行第三,人家都喊他三叔,连楚景行也因为跟奶娘亲近,而跟着喊。

    怪不得那个三叔宁愿死也不愿意出卖楚景行。

    卫安笑了一声,还没说话,便听见外头有动静。

    素萍很快便身手敏捷的进来送消息了:“姑娘.....有人用暗号敲门,那个媳妇儿之前说过,三叔就是这么交代她的,要是有事来,敲门便要先缓后急,敲五下再敲三下。”

    意思便是很可能便是楚景行自己,或是他派人来了。

    卫安嗯了一声,表情不变的看了旁边瑟缩成一团的奶娘一家,轻声道:“请进来吧。”

    请君入瓮这一招,楚景行用来对付过沈琛跟她,现在她就原封不动的还给他。

    大门吱呀一声被打开,映入眼帘的仍旧是熟悉的景色,奶娘喜欢喇叭花,便到处都栽种上了,现在已经傍晚,喇叭花都谢了,黏答答的附在攀附的树上。

    楚景行面不改色的看了一眼,便站住了脚。

    有点不对,开门的虽然是三叔的小儿子,可是他眼神躲闪,又哆嗦的厉害,而且,三叔写信给他的,三叔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