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九十七·技高

九十七·技高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摆明了一副不想惹麻烦上身,虽然可能对卫安有好感,可是也仅仅只限于好感且不肯承认的模样。

    跟沈琛素日的行径极为符合。、

    隆庆帝自己看着他的滑稽模样都忍不住笑了,挥挥手预备赶他走,又若有所思的喊住他:“对了阿琛,你哥哥最近如何了?”

    沈琛咦了一声:“什么哥哥?”

    等隆庆帝瞪了他一眼,他便又不情不愿的哦了一声:“你说楚景行啊?没联系啊,从阿吾跟我住以后,他就没再理过我。倒是前几天,听说他派人去找过我啊,不过我不在,我去保定了。”

    隆庆帝若有所思:“这么说,你跟你父王也没联系了?”

    “父王倒是写过一封信来。”沈琛摆了摆手:“没意思,父王写信来骂我的,说我带坏了阿吾了,不许我带阿吾去福建,不用说我也知道是楚景行告密啦,我才没回,又不是我要绑着阿吾去,阿吾自己要跟我去的嘛......”

    隆庆帝便表示知道了,挥手让他先下去了。

    紧跟着他便又召见了林三少。

    林三少便比沈琛要省心的多了,隆庆帝跟他说话也不必拐弯抹角,直截了当的问他:“朕记得朕是让你查旁的案子的,赵二的事,朕让你交给刑部。你怎么又忽然跑去了保定府?”

    林三少并没有半刻犹豫,便径直回答了隆庆帝的问题:“臣收到一封信。”

    他说着,便从怀里将信掏出来递给隆庆帝:“信里说,臣要是赶去保定,便能立一个大功........”

    他看了隆庆帝一眼,轻声道:“信是放在镇抚司衙门的桌子上的,等闲人不会有这个本事,臣满心好奇到底会是什么事,便去了一趟保定。谁知道一到保定,才知道平西侯跟寿宁郡主竟也都在。”

    他简略的复述了一遍在保定府发生的事,便道:“想必是谁知道了这件事,让臣赶过去。只是不知道此人究竟有何目的。”

    保定府的事,他说的跟卫安和沈琛说的丝毫不差,并没有任何遮掩和增减,显然是觉得没什么可隐瞒的。

    隆庆帝便笑了一声:“你可知朕接了董思源一封什么折子?”

    林三少跟在隆庆帝后头冷静的摇头:“臣不知。”

    这是他素日的性子。

    隆庆帝陆续见了卫安沈琛跟林三少这三人,便知道他们三人是真的钻了旁人的圈套,便冷笑道:“你瞧瞧便知道了。”

    林三少捡起隆庆帝扔在地上的折子,一眼看下去表情也仍旧没什么变化,只是冷静的阖上了奏折,道:“这是冲着臣来的。”

    他想了想,便道:“大约是臣的家事所致。”

    他家里的嫡母是什么样的人,大家都知道。

    因为他要娶一个妓女的事,庆和伯夫人简直高兴地几乎掉了牙齿,迫不及待的跑到卫老太太家里去让卫老太太替她提亲的事,更是闹的京城众人都在看笑话。

    庆和伯夫人是不想林三少好的,看林三少也万分不顺眼,时常背地里做些小动作,这都是常有的事。

    现在发生这样的事,林三少头一个怀疑的便是她,也是有理由的。

    隆庆帝这回却笑了一声摇头:“恐怕这回不是这么简单。”

    他看了林三少一眼,不失讥讽的道:“能把信送到镇抚司衙门,准确的送到你手里,还能料准你会去保定,算好时机知道沈琛跟卫安的行踪,这可不是普通人能做到的,你那个嫡母,还没这个本事,就算是她,她也是受了人利用。”

    林三少很快便反应过来:“臣虽然任职锦衣卫得罪人甚多,可是却并没有能被人如此算计的地方......若真的是有人故意引我去,而后又利用我做文章,那......”

    他直言道:“恐怕不是为了我,如此大费周章,是为了平西侯或是郑王吧?只是想顺便除了我罢了。”

    隆庆帝嗯了一声,马上下令:“恐怕是想搅动风云,让朕更加腹背受敌。这件事便由你亲自去查,替董思源递折子的是刑部的李丽清,你去查一查此人。”

    林三少领命应是,很快便带来了此事的后续:“圣上,李丽清此人是董思源同科,曾经与董思源却并未曾有什么私交。可值得一提的是,他跟董思源名单上的兵部侍郎关系却极为不错,而这位兵部侍郎,近日也在狱中畏罪自尽了。”

    这事儿隆庆帝是知道的。

    他还知道这兵部侍郎是夏松的得意门生。

    他嗯了一声,所有所悟,吩咐林三少将此事瞒下去,当夜却急召夏松入宫。

    首辅夏松入宫,不知为何却被晾了一晚,隆庆帝第二天便将一封折子摔在了他面前,当着内阁众大臣问他:“爱卿眼里,不知朕跟和晋王,谁重?”

    晋王如今可是谋逆!

    隆庆帝却将他跟夏松相提并论,内阁众人吃了一惊,不约而同都惊讶的看向夏松,通通一言不发。

    夏松固然有本事,固然也早入阁当了这么久的首辅,可是向来没人介意可以越过他爬得更高的。

    有机会的时候,谁都不会错过。

    隆庆帝冷笑了一声看着夏松捡起奏章,轻声问他:“又不知爱卿在亳州置下了多少田产,亳州之地是否已经尽归卿家?”

    夏松儿子占地的事也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不过瞒着隆庆帝而已。

    还不知道到底是不是瞒过了隆庆帝,还是隆庆帝睁一只眼闭只眼装不知道,现在却被这么赤裸裸的在众人面前摊开了说。

    众人便都心知肚明,夏松这首辅,是已经做到头了。

    夏松自己也已经有所悟,拿了折子的那一刻便已经意会到了什么,等打开折子一看是董思源的密折,便长叹了一声,脱冠跪地请罪。

    他实在不该冒险下这一步赌注的。

    帮了楚景行这一次,却把前程都赔进去了。

    董思源被打成了晋王的同党,也就是说,萧家那帮人也必死无疑了。

    楚景行利用他想力挽狂澜,可是如今却被人反将一军......沈琛技高一筹啊,真是后生可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