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八十九·销毁

八十九·销毁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沈琛静默了一瞬没有说话,很快便嗯了一声:“我知道了。”

    林三少靠在椅背上,觉得全身都被屋子里的炭火烘的暖烘烘的,才放下了手里的杯子轻轻摇了摇头:“你恐怕还不知道。”

    他说:“他设计我,无非是因为觉得我会成你或者是楚景吾的助力,这样排除异己,清除不是帮他的自己人,可见他做的这么顺手不是第一次了。既然不是第一次,那他还会不会对别人做呢?这件事,我觉得有必要告诉王爷,让王爷来下决定。”

    他这样也是为了沈琛好,毕竟总归楚景行跟临江王是父子。

    到头来,不要他们父子反目的原因都怪责到沈琛身上。

    那沈琛可就真是冤枉了。

    沈琛谢过他的关心跟提醒,轻声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放心吧,父王之前边已经写过信给我,京城的暗线们都是知道的,父王已经撤了他的世子印信,他已经无权过问京城中事,现在他又违反对父王的承诺,私下勾结大臣,做下这等错事,还嫁祸给我,又企图牵连你。父王是绝不会容他的。必要的时候,父王答应过我,准许我先斩后奏。”

    先斩后奏啊,这么大的权力?

    林三少松了口气,笑了笑便道:“王爷既然这么信任你,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了。”

    这是真的,最重要的便是临江王的信任。

    否则沈琛要是想对付楚景行,真是寸步难行。

    他收起手里的账本问他:“那既然如此,这些账本你打算重做?”

    可是重做的话,时间恐怕是来不及了。

    他来保定府的消息最迟明天便会传开,到时候隆庆帝便会知道。

    他必须尽早赶回去交差,而这账本当然也得带回去。

    只有一晚上的时间,怎么来得及?

    看出了林三少的意思,沈琛摸了摸下巴道:“来得及的。”他说着,指了指桌上堆了一堆的账本:“直截了当,也不必做什么,就把关键的那几页撕了便是。”

    直接撕掉?

    林三少蹙眉:“内阁那帮都是老狐狸,会看不出这里头有猫腻?”

    “不怕他们看的出来。”沈琛言简意赅:“你以为他们不知道吗?若是真的不知道,那董思源是为什么可以横冲直撞的在这里称王称霸,谁给他的胆子?上头必定还是有保护伞的,充当这保护伞的哪里会蠢啊?这经过我们的手,我们剔除对我们不利的,他们肯定也要动手脚,继续除掉对他们不利的。这样一来,根本没人敢追究少的是什么。现在圣上被弄的焦头烂额,就更是没那个精神去查去追究。”

    楚景行当初想害死他们,动的也就是这个心思。

    趁着隆庆帝现在在发怒的时候,直接把沈琛跟林三少的关系抖出去,让隆庆帝大怒之下对他们下死手。

    林三少微微颔首,仔细研究过账簿,便亲自动手撕下了关键的两页。

    只有这两页记载了交给楚景行的数目。

    说明从前楚景行是并没有在这里分得一杯羹的,是最近才开始插手。

    做完了这些,林三少又掏出怀里的怀表看了一眼,轻声道:“不早了,怎么那边还灭有动静,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楚景行既然能安排人监视他们,未必就不会在董思源出事失败后对他们继续围追堵截。

    他们现在人手都分散了,身边最重要的是还带着卫安,要是楚景行真的不顾一切,那到时候还真是会有些麻烦。

    沈琛也同样有些担忧的皱了皱眉头,拉开门对跟上来的飞离道:“你去接应接应雪松他们,怎么这么久了还没动静。”

    飞离躬身应是,转身还没走出几步,便听见驿站里有了响动,紧跟着汉帛便冲了进来道:“侯爷郡主,来了来了,他们把人都带回来了。”

    卫安刚在沈琛请来的一个小姑娘的帮助下换洗过,仍旧是一身男装,听见动静便打开门出来。

    谭喜受了不轻的伤,胳膊上被化开了一个大口子,虽然经过简单的包扎,可是仍旧能看出还在往外冒血。

    卫安骤起眉头,立即吩咐汉帛去取药来给他包扎止血,又问他:“是谁伤了你?”

    董思源应该没留什么高手对付谭喜,主要的人手都调来对付沈琛了,那个秀才就更不必说,是绝对伤不到谭喜的。

    谭喜怎么会受这么严重的伤?

    谭喜脸色有些苍白,顿了顿才道:“是我大意了,遭到了埋伏。”

    埋伏?

    沈琛跟林三少正好也已经出来,都听见了谭喜的话,异口同声的问:“什么埋伏?”

    “是高手。”谭喜看了他们一眼:“有十个人左右,通通都是噶手,是直接奔着那几个姓温的人来的,是想杀人灭口。我跟赵期已经尽力阻挡了,可是还是被他们杀了两个人。赵期比我伤的轻些,引开了追兵。现在侯爷的人已经带着人去找他了,还不知道情况如何。”

    是楚景行的人。

    之前就有楚景行的人守在董家门外,等着把他们一网打尽。

    楚景行这回真是拼了,派了这么多人竟然就是为了堵他们。

    而且连这些可能会泄漏消息的军户们都照顾到了。

    他是在显摆他能动用的人手吗?

    卫安眼眸暗了暗,很快就又恢复了原样,轻声道:“我都知道了,你放心,我会处理妥当。你先好好休息。”

    谭喜应了一声,还不忘记告诉她:“郡主放心,我已经把茶寮老板跟老板娘一家都安置好了,侯爷的人现在已经去接他们了,他们应当是没事的。”

    林三少便不由看了卫安一眼。

    他向来知道卫安厉害,可是没想到卫安真的能把属下带的这么服服帖帖且对他死心塌地,御下之道这门技艺,看来伟岸是学的炉火纯青了。

    伟岸没有在意林三少的目光,缓慢的点了点头便回头看了沈琛一眼。

    这一眼已经把她的想法都说清楚了。

    楚景行一而再爱二三的挑衅她,现在还又动到了她亲人头上,并且把她的属下伤成这样,她是绝对不会容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