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七十九·灭口

七十九·灭口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董家在保定城里的宅子建得极好,坐北朝南,门口两座大石狮子就算是在月色下也是威武威严,让人生畏。

    进了门绕过影壁,便看见七架两厅的大宅,最上头一块牌匾在月色下熠熠生辉。

    董思源客气的一路引着他们进了二进院,进了名为四方的花厅,才让人去整治酒菜。

    说是整治酒菜,可是酒菜上的极快,上了桌了还冒着热气,热气腾腾且品目繁多精美,色香味俱全,绝不比京中藩王府们中的菜品要差。

    一个保定的千户所的千户而已,家中竟布置得如此奢侈,且花费用度,吃穿住行如此豪奢,连带着的玉佩都是和田白玉双鱼玉佩,雕工精致无双,鱼形栩栩如生......

    怪不得保定的军户们穷成这个样子。

    沈琛面上的神情一直没变,见董思源举杯,才笑了笑:“董大人这样热情款待,待客如此热情,实在让臣等有些惶恐了。”

    董思源便哈哈大笑:“这不算什么......”

    一句话还没说完,外头便已经来了人请见。

    董思源朝他们拱了拱手,笑着致意,便退了出去。

    回来的是他的亲信,一见了他就急忙道:“京城是有消息送来的,大人,说是.....说是兵部的确是有使臣往福建去了,可是并不是走的我们这道,而且时间也对不上,早就已经走了半月有余了。”

    董思源面色阴沉,眼睛里迅速染上戾气:“接着说。”

    亲信应了声是,连个停顿也没有,紧跟着就道:“上头传来消息,说......说沈琛离京了。”

    沈琛?!

    董思源一下子还没反应过来沈琛是谁,茫然了一瞬才瞪大了眼睛:“沈琛?!”

    临江王府的沈琛,现在的平西侯沈琛?!

    他离京?

    意思就是说,这回来的有可能是他?!

    他心里一下子凉了大半,右眼皮猛烈的跳起来,皱着眉头问:“当真?”

    可是问题是,沈琛为什么会来管这件事?

    这件事说到底,本来就是临江王府和萧家之间的交易啊。

    临江王府想要萧家的支持,也想要萧家的这笔财路,所以帮着萧家处理好了这个后患,推出了一个镇南王当替死鬼,好继续帮萧家敛财。

    萧家跟临江王府早就是一条船上的了。

    如果里头那个人是沈琛的话,他难不成是不知道临江王府的打算和萧家的关系?

    “是真的。”亲信凑近了他低声道:“您也知道,平西侯跟世子的关系向来是不好的,听说他跟郡王的关系更好,为了这件事,他们还闹了一场,后来不知怎的,平西侯就重新归回沈姓了,从临江王府搬了出来,连圣上都因为这事儿训斥过王爷和王妃的。”

    这事儿董思源倒是好像听谁说过。

    他嗯了一声:“你的意思是,他是故意为了跟世子做对,所以才要坏世子的事,好给世子难看?”

    “也不是没有可能。”亲信咳嗽了一声:“沈琛跟郡王的关系来说,若是郡王上位,显然他才有好处。他要是因为这个所以看不得世子好,想要坏世子的事,是极为可能的。京城传来的消息,沈琛出来,还是跟圣上打过招呼的......”、

    董思源的脸色霎时便变了。

    沈琛是故意的,他就是来找自己麻烦的。

    怪不得他直奔秀才大哥家呢,是知道秀才大哥就是军户,是专程去那里探听消息的,之前还说已经问到了温家去了.....

    他咽了口口水,戾气横生的道:“这个小兔崽子!”

    在他眼里,沈琛的确是个毛都还没长齐的纨绔子弟。

    除了爱玩爱闹,跟世子楚景行没得比。

    他咬牙切齿的骂了一声:“他这样是要害死世子!”

    亲信没有接话,只是问他:“大人,那咱们现在怎么办?沈琛是个烫手山芋,他既得罪不得,又是不好打发的主儿,咱们要是不能应付好他,可是要出事的。”

    说的是,沈琛是个不好打发的主儿。

    董思源有些烦躁:“上头有没有说过,怎么对付沈琛?”

    亲信迟疑了一瞬,便冷静的道:“上头说.....必要时候,不必顾及他的身份,可以格杀勿论。”

    格杀勿论?!

    董思源饶是再老成持重,也被这四个字吓了一跳。

    沈琛可是个皇亲国戚啊!

    楚景行和萧明宇说起他的生死的语气却怎么就跟切个萝卜和青菜这样简单?

    他也挣扎了片刻才回神,哦了一声,却迟迟下不了决心。

    杀沈琛?!

    他知道楚景行跟沈琛之间有矛盾,也知道沈琛已经离开临江王府了。

    可是问题是,临江王对沈琛向来是很上心的,就不必提楚景吾了,连隆庆帝对沈琛这个外甥也是好的很,还有把公主下降给他的打算。

    尤其沈琛已经跟隆庆帝打过招呼了,他要是真的死在了保定府,到时候自己的麻烦也不小啊。

    那边的沈琛却没这么多的迟疑和犹豫,他已经吩咐谭喜:“董思源这人狡猾多端,肯定已经怀疑茶寮老板跟老板娘对我们说了什么了,那个秀才听见了我们的谈话.....你去把老板和老板娘一家的事好处理好,保护他们。”

    又转头吩咐雪松:“你也出去一趟,往温家去一趟,看看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尽量问清楚些,我们这边就先应付董思源,尽量拖住他。”

    雪松应了一声。

    汉帛连忙便问:“那我呢,那我呢?!”

    卫安看了他一眼:“这里是董思源的宅子,他之前邀请我们来的时候显然是临时起意,想要先稳住我们,意思便是他是来不及做准备的。家里是最安全的地方,你若是董思源,会不会把一些重要的东西都藏在家里的书房或是起居室?”

    汉帛就立即反应过来:“您是让我去找证据?”

    卫安眼看着这桌精美的饭菜,轻声道:“他能那么早就找到我们,说明是布有暗哨的,加上他背后的大靠山,说不定很快便会知道我们的身份,因此我们并没有多少时间了。你的动作必须要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