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七十七·身份

七十七·身份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也没什么好再隐瞒的,沈琛便嗯了一声,道:“实话跟您说吧,我们是兵部派出来公干的,兵部觉得这事儿有蹊跷,因此特意派我们前来查探清楚。”

    沈琛也不讳言,故意看了秀才夫妇一眼,继续不冷不热的道:“说是镇南王所为,可是证据却只有镇南王家的一个下人作为人证。其他物证都是从镇南王的办公处搜出来的,能不能当真还是两说。而且我们听说,这董思源可一早就在这千户所当千户了,这么大的事,这么大的案子,他竟一点儿干系都没有?就真的这么干净?”

    秀才情绪激动起来,往地上狠狠的呸了一口:“我就知道你们不怀好意,原来是镇南王的走狗!”

    汉帛立即伸脚踹了他一脚,冷冷的警告他:“不想死就给我闭嘴!”

    卫安便把目光再投向胖妇人,低声问她:“不知道老板娘认不认识赵二?”

    赵二?

    胖妇人显然愣了一愣,紧跟着便醒悟过来点头:“知道,知道.......”她又有些想要叹气了:“赵二是跟我家当家的一同退下来的,他原本还能回去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差事被人顶掉了。后来日子实在过不下去,就出去跑船了,一年也才回来二三次,冻得连件衣服都没的穿,嘴唇都是青紫的......”

    有些人的困窘就是这样直接。

    卫安沉默了一瞬,便道:“他去刺杀镇南王了。”

    旁边胖妇人的丈夫的动作便立即停了下来,目光也紧盯着卫安和沈琛不放。

    沈琛看出来,紧跟着卫安的话点头:“他以为是镇南王是罪魁祸首,因此豁出了性命,去刺杀镇南王的儿子,现在已经被锦衣卫抓了。”

    胖妇人许久都没能说的出话来,急促的呼吸了一阵才问:“那他的儿子呢?他的儿子怎么样了?”

    “被送去他妹妹家养了,听说又饿又病,也快死了。”汉帛啧了一声,察言观色了一阵便告诉他们:“听说就是你们这里的什么千户告诉他的,说镇南王害死了他爹,所以挑拨他上去刺杀镇南王世子的。”

    汉帛看了他们两个一眼,好奇满满的凑到他们跟前问:“是不是当真如此啊?你们这里的千户到底是什么来头?”

    胖妇人还有些犹豫。

    可是她丈夫却已经毫不迟疑的摔了手里的茶碗了,气的手都抖得厉害的骂了一声,便直接了当的冷笑:“什么来头?!人家来头大着呢!人家祖上就开始镇守河北卫了,一落地就是从四品的世袭将军,后来就来了这里当千户。他背后有人,底下又对我们管的严......”

    胖妇人垂下头一言不发的哄着自己的孙子。

    秀才忍不住高声警告他们不要乱说话。

    可是胖妇人丈夫丝毫没有理会他,冷淡的道:“我们也不是没人告过,可是根本没用处,换来的就是家破人亡罢了。上头他有的是人,我们这些底下的军户谁会理?”

    林三少给的信息果然是准确的,沈琛朝他扬了扬下巴问他:“既然如此,那为什么这回兵部来了人调查,你们也不出来吱声呢?”

    胖妇人擦了擦眼泪苦笑起来:“怎么吱声啊?镇南王都被关进去了,可是千户一点儿事儿也没有就罢了,还继续当我们的千户,要是出来吱声了,日后还能活命吗?补助的银子还要不要了?我们这些人都是又穷又苦的,哪里有胆子吱声呢?”

    卫安便问:“那那个镇南王府所谓的下人呢,真是他来收租并且打死过人奸**女的吗?”

    秀才已经被雪松等人踹的根本直不起身来,胖妇人她们也就没什么好再顾及的,反正都已经说到了这里打开了话匣子了,紧跟着便道:“指证他的是村里姓温的几家人,都是董大人的狗腿子,当然是董大人说什么是什么。至于我们这些底下的,都只需要露个面附和就是了,再在那什么万言书上签字.......”

    沈琛便再问了一遍:“姓江的几户人家?”

    胖妇人嗯了一声,看着他们便道:“我们可以带你们去找他们。”

    沈琛点了点头,收起了脚看了他们一眼,叮嘱他们:“既然孩子生病了,就被在这外面待了,到里面去罢。我们留两个人守着你们,你们熬些汤药给孩子喝。你自己领着我们去找那几个姓温的人家,我们刚好查一查此事。”

    胖妇人干脆的应了一声,正要动作,官道那头就已经传来一阵阵的马蹄声。

    这里平时是不训练的,训练的场所在另外的地方,这么大批人马,只能是刚赶过来的,卫安看了沈琛一眼,面上噙着一抹冷笑:“看来还有暗哨,恐怕我们一进来就被盯上了。”

    这董思源倒是够警惕的。

    他们这还没真的进陈家村呢,只是在这村口的茶寮里头坐不多久,稍稍有了些动静,那边竟然就来人了。

    反应可真是快。

    越是这样,就越是让人心寒。

    汉帛和雪松几个人一使眼色,旁边的几人便都会意的围上来把沈琛和卫安围在了中间。

    董思源一路飞奔而来,还不等马匹站稳就率先从马上飞身下来,疾步走到沈琛几个人面前,气势冲冲的问:“何人在此闹事?!”

    董思源不是京官,沈琛又是临江王养大的,这两年才回京城,他并没见过,因此面上神情不大恭敬。

    还是秀才见了他,激动得两眼发光的喊了一声:“大人!大人!他们是来找麻烦的,他们说是您冤枉了镇南王,故意来找您麻烦的!”

    董思源的面色霎时便变了。

    他仔细的盯着沈琛和卫安看了一眼,再看看周围的十几个人,表情便从震惊又恢复成了平静:“镇南王的事朝廷仍旧在查,到底是不是冤枉,朝廷和刑部自然会给出一个说法。旁人喊冤,又是什么缘故?”

    他看了沈琛和卫安等人一眼,沉下脸来问:“你们到底是什么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