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六十四·试探

六十四·试探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是谁呢?

    谁导演了这场戏,又为的是什么?

    她实在是想不明白,便干脆不再想,正好王府已经到了,她扶着玉清的手下了马车,便看见了田管家和一脸担忧的陈嬷嬷。

    陈嬷嬷已经带着哭腔迅速迎了上来,上上下下的仔细把她打量了一遍,见她并没有受伤才吁了一口气,又问她:“没有遇见旁的事吧?”

    卫安便摇了摇头,把蓝禾托付给了田管家,让田管家去请大夫,这才边跟陈嬷嬷一同往里走,一面问她:“外祖母怎么样了?太医怎么说的?”

    沈琛在门口略站了站就走了,连镇南王府的门也没进。

    他知道楚景行对他跟卫安的关系心知肚明,

    越是这样,越是不能在这个时候还露出来,免得让楚景行抓住这个当作把柄,再做出别的什么丧心病狂的事。

    他若无其事的拐出了镇南王府所在的镇南大街,直接便明晃晃的进了宫。

    隆庆帝一见他便直皱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你这是又跑哪儿不务正业去了?”

    一天到晚都跟个浪荡子一样四处跑,隆庆帝实在是对这团扶不上墙的烂泥有些失望,忍不住便数落他:“你呀你呀,你什么时候能懂些事?瞧瞧你大哥他们,一个一个都什么都明白,就你还懵懂!”

    这是隆庆帝的真系话。

    相比较起楚景行来,沈琛实在是个纨绔,出了点志气和义气,其他的东西实在是乏善可陈。这模样,怎么跟楚景行比呢?

    怪不得会被楚景行设计成功,最终真的跟王府闹崩搬出来顶门立户呢。

    他叹了口气。

    又觉得自己未免对沈琛要求过高了,不是早就知道沈琛是个纨绔的吗?

    沈琛倒是并没有被骂了的自觉,厚着脸皮翻着隆庆帝甩给他的一摞弹劾他的奏折,啧啧了两句便有些抱怨:“怎么我就成了纨绔子弟啦?怎么我就不知民生疾苦,自私自利啦?”

    他越说越不忿,偷眼瞧了隆庆帝一眼,见隆庆帝并没有生气的意思,便大着胆子似地哼了一声:“这帮御史们实在讨厌,事无巨细都要管,是不是我若是大上午便要如厕,他们也得参我一个无所事事,有失身份啊?!”

    越说越不像话了,可虽然是歪理邪说,在被这帮御史们缠的也厌烦的隆庆帝来说,却格外的顺耳,他在心里忍不住笑了笑才咳嗽了一声正了脸色呵斥沈琛:“胡说八道些什么?!这些话也是随便能说的吗?文死谏武死战,这原本就是他们的职责所在,他们不过是做了自己该做的事,倒是你,成天游手好闲的,也不知道你到底在忙个什么!”

    最重要的是,福建不去,可是他又不理会永和公主,成天在京城游手好闲,不是跟这个纨绔去打猎,就是跟那个纨绔去斗鸡。

    实在是让人伤透了脑筋。

    沈琛啧了一声,终于有话要说,带着十足的激动跟自豪:“啧啧,说起来您可能不信,我刚刚就干了一件大事儿!”

    隆庆帝没好气的挥手赶他:“去去去,你能有什么大事?!”

    沈琛便有些委屈了:“我怎么便不成事了?今天我当真做了一件大事的!镇南王府世子遇袭,被刺客当街刺杀,还是我出的受救的人呢,连林三少都没赶过我,您还说我不顶用?!”

    隆庆帝一时便愣住了。

    须臾,他才缓和了语气,目光紧紧盯着沈琛,若有所思的问:“你刚才说什么?你说你救了镇南王府世子?”

    他轻描淡写仿佛是不信似地:“你还有这个本事?旁人我不知道,林三那本事,一般人哪里及得上,有他在,还能让你抢了先?”

    看似是普通问话。

    可是该问的都问了,而且还都掩映在漫不经心的语气下,稍不注意,就可能落进陷阱引起隆庆帝怀疑。

    譬如为什么镇南王府的世子会遇袭。

    而为什么沈琛跟林三少会同时出现在现场?

    隆庆帝一句话里掩藏着无数心机,沈琛却浑然不觉的把玩着手里的奏折,时不时的还嫌弃的呸上一声,暗暗骂一句老古董,等听见隆庆帝问话才头也不回的笑了一声:“我不知道啊,反正林三说是接到了什么线报要去正阳大街,我刚好在凤凰台跟袁洪文斗鸡呢,一听说有热闹可看,当然就要跟着去啦!”

    这很符合沈琛的性格。

    隆庆帝挑了挑眉,不动声色的问:“哦,然后呢?”

    “然后?”沈琛得意洋洋:“然后当然是出事啦!我们一赶到就碰上一头发疯的牛,疯了似的往人堆里扎,逼停了镇南王府的马车,还伤了不少百姓呢。后来锦衣卫把那头牛给制服了才发现,是有人故意在它尾巴上绑了爆竹,才引得它发疯的。我还没反应过来呢,就有个粗壮汉子疯了似地举着刀要劈庄容的马车,当然头一个反应就是救人啦!”

    沈琛的确是自小习武,功夫还算过得去。

    听他这么说,来人不过是个莽夫,他能打得过也是说得过去的。

    而林三少会那么巧的出现在那里,是因为收到了线报,好像知道了什么才赶过去的。

    隆庆帝心中有数了,看了他一眼,便又皱起了眉头:“没头没尾的,都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沈琛便猛地从奏章里抬起头来,很是不服气的甩了甩手:“这有什么好听不懂的,您想啊,镇南王不是被参奏克扣军饷,私下占田,虚报名额吗?肯定是底下人寻仇来了呗!不然无缘无故的,跟庄容过不去干嘛?那就是个连武功都不会的死心眼,能得罪谁?”

    这倒是没说错。

    隆庆帝还是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你又知道了?谁告诉你的?说起这些不知从哪儿听来的小道消息,倒是头头是道!”

    又克制不住的摇头:“你这个性子可真是要好好历练历练了,总是这么不着调,做什么都是这么莽撞的性子,怎么让人放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