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六十一·冒险

六十一·冒险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个董思源既然会被推出来做出头鸟,就说明总归是个有本事的,至少也是个不怕死的。凡是不怕死的,通常都是那种无法无天的。

    他们不要性命,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卫老太太不大赞成:“若是一定要去,不如就让......”她想了想,便道:“不如让卫瑞或是和兴去?他们也都是有本事在身的,且人品也都信得过。让他们去也是一样的。”

    陈御史倒是镇定许多,见卫安不置可否,便问:“是不是有什么非得您自己亲自去不可的理由?”

    卫安停顿了片刻才点了点头,抿着唇道:“千户所关系错综复杂,且董思源又来历可疑,上头似乎有大靠山,若不是我亲自去,卫瑞他们去,反而容易打草惊蛇,而一旦打草惊蛇了,后头的事就不好再办了。”

    到时候这帮毒蛇有了警惕心,那镇南王的罪名只怕会定的更快更狠。

    陈御史皱起眉头,觉得卫安说的有道理,轻声道:“的确如此,解铃还需系铃人,既然是董思源举报的镇南王,自然也是找到董思源,从他那里入手更能查清楚真相。不过郡主,您是不是真的已经认定就是临江王世子在背后作祟,所以才这样严阵以待?”

    卫安便看了卫老太太一眼,见卫老太太点头,就知道是卫老太太跟他说了他们怀疑楚景行的事,并没有否认的直截了当道:“沈琛最近收到了王爷的信,楚景行最近处事诡异,=王爷留下监视他的那些护卫们也都没了消息,而他对沈琛要带楚景吾去福建的消息的反应也的确是镇静的有些过头了。沈琛的意思是,这回王爷的事,很有可能是他动的受。”

    陈御史见缝插针的问出疑惑:“可是为什么?”

    卫安早就知道他要问这个问题,轻轻摇头叹息:“我也想问一句为什么,可是这世界上的事,往往不是每一件事都有原因的。更多的仇恨和爱往往都没有缘由。何况要是一定要有个理由的话,那也是有的,楚景行看楚景吾不顺眼,尤其是在被收走了世子印信之后,楚景吾作为嫡次子又是王爷的心头肉,他就更想要对其除之而后快了。而很不幸,偏偏我跟沈琛和楚景吾的关系又极好,好到什么地步呢?”

    她看着陈御史,也没准备等他的回答,便自顾自的道:“好到楚景行已经不惜三番四次朝我下手的地步了。要是再多一次,我也不会觉得有什么稀奇。”

    陈御史也没再说旁的话了,卫安说的有道理,有些人要对付别人,哪里会需要什么具体的理由,看你不顺眼便足够了。

    何况还不只是看不顺眼这么简单。

    既然已经确定是楚景行了,陈御史便调整了坐姿让自己坐的舒服些,抬了抬下巴问卫安:“那你此次决定去保定府,可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要是匆忙就去,恐怕查不到东西不说,反而还容易折损自身。

    他想了想,便实诚的跟卫安说:“都说文官心眼子多,可是论起来,武官的心眼也绝对不少。上阵杀敌的,刀枪里出来的,哪里会是等闲之辈?他们反而多的是比文官更加赶尽杀绝的,屯军田的事乱,我早有耳闻,那时候我尚且不过是个普通翰林,现在已经过了将近三十余年,恐怕这乱象已经更甚,利益牵扯更深,要是一不注意,你得罪的恐怕就不知是哪路神仙。”

    卫安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也正是因为像您说的这样,背后关系复杂,所以我更要亲自去一趟,才能分辨这董思源到底是哪一路的牛鬼蛇神。”

    她说着摆弄又转过头去看着卫老太太,知道她担心,放轻了声音安抚她:“祖母您别担心我,我已经考虑清楚了才会下这个决定,不会拿自己去冒险的。而且这回我也不是一个人去,我是同沈琛一起去。”

    跟沈琛一起去?

    卫老太太和陈御史都不约而同的挑了挑眉,在心里说了声原来如此。

    怪不得卫安如此笃定,原来是有沈琛插手了。

    卫老太太有些想要叹气,想说些什么,还没来得及开口,便被匆忙赶来求见的三夫人打断了。

    三夫人行色匆匆,脸色亦不好看,铁青着脸片刻不敢耽误的说出了来意:“老太太,王府田管家来了,田管家说,老王妃怕是不大好了......”

    这几个月,老王妃不好的消息不说四五次,两三次也总有了,众人听着都不甚惊奇,只是心里发慌叹息,毕竟遇上这么大的事,老人家年纪大了,受不住也是常有的。

    卫老太太便急忙问:“田管家是怎么说的?请了太医不曾?”

    三夫人急的有些厉害:“已经请了太医了,老王妃想见小七一面,因此才遣了田管家过来,想接小七过去,说是这回怕是真的不大好,连精神都不大有,不能下床了。”

    卫老太太的眼睛便暗下来。

    她厌恶长宁郡主,可是对于老王妃却是没有恶意的。

    老王妃也的确是个很不错的人,若不是老王爷一味的宠溺,拦着她管孩子,许多事都未必会发生。

    现在听说老王妃已经到了想见卫安,且精神不济到连下床都有问题的地步,便疲累又无奈的靠在了椅背上,朝卫安扬了扬下巴:“既如此,安安你便去一趟吧。”

    她对卫安说完,便看着三夫人:“该准备的东西也都准备起来,以防万一。”

    他们作为姻亲,要是镇南王府真有丧事,现在府中没有主母,而世子尚未娶亲,理应帮衬的。

    现在准备起来,好过事到临头临时抱佛脚,忙的不可开交。

    三夫人知道厉害,连忙应承下来,又让卫安回房去换了素淡的衣裳,便径直让她跟着田管家去了,又再三叮嘱她,若是真的事有不对,便一定要送消息回来,他们这里好及时做出准备。

    卫安一一都答应了,直到坐上马车,才觉得自己手脚都在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