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六十章·办法

六十章·办法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陈御史因此也就告诉卫安跟卫家:“其实屯军田的事一早便有了弊端,而且利用这个生财的人不在少数,这是大家都心知肚明的,只是事情一直没闹大而已,可现在却闹大了。并且所有证据都对王爷不利,恐怕王爷这回难以脱身。”

    他说的很是直观:“圣上最近因为四皇子和五皇子都陆续出事,心情极为不好,这个时候,镇南王犯事就是撞在了枪口上,丹书铁券拿出来没有用也是必然的。”

    换句话说,他摸着自己的胡子诚恳的看着卫老太太和卫五老爷:“换句话说,幕后设局的人是早已经知道了这一点,所以才刻意选在这个时候栽赃,这样一来,圣上一来没有心情细究,只要打通了刑部或是内阁的关节便可以行事了,二来可以一锤定音,以绝后患。”

    陈御史是借着商议请期的事来的,来的名正言顺,借着这个机会,他很清楚明白的告诉卫老太太:“此人绝顶聪明,最可怕的还是他步步为营,而且擅于利用任何细节和对他有利的东西来设局。”

    他叹了口气下了定论:“难对付。”

    卫老太太也喝了口茶顺着他的话点了点头:“说实话,连我这个老婆子,也免不得为这样深沉的心机觉得心惊。这位世子,对于不站在他那一边的人,可真是半点儿余地都不会留。”

    这样的人如果上台,不就是第二个隆庆帝吗?

    就算是他人不坏,就算是你立了大功,从头到尾都站在他的那一边,可是又有什么用?他永远都是以自己的喜好为重,永远以自己的感受为先。但凡是有一点儿惹他不开心,他便要你家破人亡,死无葬身之地。

    她们怎么可能会跟着这样的人?

    陈御史一时没有说话,静默片刻才问:“您已经认定是临江王世子所为了吗?”

    卫老太太已经从最初的震惊中回过神来,神色平静的放了茶杯,见陈御史面带疑惑,便道:“是不是的,等安安回来,便知道了。”

    卫安早前出了一趟门,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卫三老爷便跟陈御史解释:“小七之前想到了一件事,因此去找人证实了。”

    找人证实?

    陈御史茫然过后便恍然大悟,卫安跟林三少和沈琛的关系都极好,她要是想证实什么消息,的确是找这两个人都合适的。

    他嗯了一声,面带微笑的开起了玩笑:“其实认真说起来,虽然设这个局的人可怕.......可是相比较起寿宁郡主的聪慧来,也算不得什么。”

    这是真的,他是真的这么想。

    要知道,楚景行纵然是厉害,纵然是算无遗策,可是那又怎么样?最终他算计到了卫安吗?

    卫安这个小丫头,从来就不是省油的灯。

    卫老太太便有些哭笑不得:“您真是过誉了......”

    然而她也知道这是安慰和开玩笑的话,便笑着摇了摇头,见时辰还早,干脆和他商量起了陈绵绵和卫玠的婚期:“之前找钦天监合过八字算过日子,按钦天监的说法,两年后一年内唯有两个合适的日子,一是五月初十,一是十月二十二,您看定在什么时候好?”

    她顿了顿便道:“若是我们男方来看,自然是越早越好。”

    毕竟之前因为长宁郡主的孝期,所以耽误了这么久。

    本来是打算百日内成婚的,可因为种种原因最后没能成,便还是得守足二十七个月的孝,怎么算都得在两年后了。

    五月总比十月好。

    陈御史也仔细想了想,道:“我们也是同样的想法,毕竟已经耽误了许多日子,既然钦天监已经算过了,便定在五月初十罢。”

    毕竟陈绵绵的年纪也不算小了。

    之前因为要延迟两年成婚,陈夫人还很是担心过一阵子,后来还是陈御史说,这样一来反而有更多的时间给女儿准备嫁妆,陈夫人才算是放下了心里头的大石。

    现在能尽量早一些,自然是早一些的好。

    说着说着,一盏茶的时间便又过去了,陈御史正以为今天是不能见到卫安了,外头便说是卫安回来了。

    陈御史便看向门外。

    卫安正跟旁人说着什么,一进门便先给卫老太太和陈御史他们分别行了礼,而后才在卫老太太下手坐下。

    卫老太太把陈御史带来的消息跟她说了一遍,轻声问她:“你那里有什么消息没有?”

    陈御史也放了杯子认真的往卫安看去,想听一听卫安刚才是听说了什么别的消息。

    卫安咳嗽了一声,便先告诉卫老太太和陈御史:“祖母,我们恐怕要去保定一趟。”

    去保定府?

    卫老太太瞪大眼睛,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摇头:“这么远?你一个人去?”

    她当然知道卫安做事从来都不会不过脑子,也必定是有非去不可的理由。可是现在形势严峻,

    楚景行这个人深不可测,每每动作起来都如同疾风暴雨,半点不给人以喘息的时机,谁知道他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要是真的碰上什么事,到时候后悔都已经晚了。

    陈御史便开口问:“郡主是要去保定府找千户长董思源吗?”

    毕竟一开始举报镇南王的也就是这个董思源,现在卫安要是去想去找这个源头,借以查清楚事实的话,也是说的过去,并且有必要的。

    卫安点了点头:“此案疑点重重,可是偏偏刑部的人讳莫如深,除了董思源那里,我已经想不到别的办法了,而她是必定要救镇南王的。”

    不说旁的,镇南王出事总是容易让老王妃心里不好受,而且别提他跟卫阳清还是这样的关系,他出了事,很难让人觉得会跟卫阳清无关。

    到时候再牵扯上了卫阳清,那照样等于是把卫家也一同牵扯进去了,反正没什么区别,还不如从现在便开始做好这个准备。

    卫老太太也深知是这个道理,可是心里依旧觉得这事儿不大妥当:“可是你自己孤身一人以身犯险如何使得?这也太过危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