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五十九·透露

五十九·透露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卫安点了点头,见田管家焦急得甚至都掉汗,便温和的安慰他:“您不必着急,我们已经知道了,既然您知道的都已经告诉我们了,我们便会想法子的。”

    田管家知道卫安如今受宠,也知道她是卫老太太的心头肉,她说的话便是卫老太太的意思,激动得连连应是。

    卫安便先让人带了他出去休息,看着若有所思的三老爷和卫老太太,轻声道:“这事儿恐怕是冲着我们来的。”

    卫老太太蹙着眉头没有说话。

    三老爷便接了话头过来,焦虑的问卫安:“你是说,这又是冲着我们来的?”

    说是又,是已经很有经验了。

    卫安点了点头,跟他们说起另外一件看似丝毫不相关的事:“在这之前,我去了一趟凤凰台,沈琛劝我先走一步。”

    她看了卫老太太和三老爷一眼,轻声道:“沈琛说,他或许有些事,不能那么及时启程去福建了,所以要耽误一阵,让我跟祖母可以先行一步。可是在这之后,就出了这样的事。”

    她说的这样的事,指的就是镇南王出事。

    三老爷有些不明白这两者之间的因果关系,有些茫然的摇头:“这个跟镇南王的事是冲着我们来的有什么关系?”

    “有的。”卫安知道他们都一头雾水,便叹了口气道:“沈琛留下的原因,是因为他发觉楚景行并没有真的放过王府的权力,他在隐藏实力,并且好像在背后做推手让京城的局势变得复杂。他觉得楚景行会因为想要对付楚景吾,所以对付他们两个。所以让我们先走。”

    “可是如果真的是沈琛所猜测的那样,楚景行真的是有心对付楚景吾跟他的话,那么对付我,对付卫家,其实也不过是顺手的事,不是吗?”

    卫安说的很是轻松随意,好像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三老爷却听的眉头都皱成了一个川字:“那你的意思是,对付镇南王,不过是留下你跟母亲的一个幌子?其实他就是冲着我们来的,并且这回对付镇南王的,也是楚景行了?”

    他觉得这未免有些可笑和荒唐了,便犹豫着摇了摇头:“这不至于的罢?”

    都投向临江王了,怎么说以后楚景行也是临江王的继承人,他真的就至于卫家是被沈琛和楚景吾带进王府这条船,便丧心病狂至此吗?

    卫安知道三老爷的疑虑是因为什么,耸了耸肩笑了一声:“有些人是不能用常理来推断的,三伯父,您想想,晋王跟他同样没有利益牵扯,甚至未必能起到多大的作用,可是一旦成为他计划中的一份子,照样要出事,就明白了。”

    虽然还是觉得楚景行如果真的那样做的话未免是失心疯了,可是三老爷也知道卫安说的并不是没有可能,便道:“既然如此的话,那现在该怎么办?”

    三老爷想了想,便道:“刑部侍郎安庆和,不知能不能利用的上?”

    这倒是跟卫老太太想到一起去了,卫老太太也看向卫安道:“安庆和的女儿都被楚景盟和楚景行给毁了,为了这个,他对楚景行向来厌恶透顶,说不得他那里真的能查到一点儿东西。”

    卫安嗯了一声,立即道:“我让人去陈御史那里。”

    陈御史是都察院都御史,地位高又算得上是皇亲国戚,最重要的是跟他们的关系表面上并没有可怀疑的地方------虽然陈绵绵定给了卫玠,可是陈御史自己本人的态度却跟卫家半点儿不亲近,这大家都是看在眼里的。连圣上也曾经问过陈御史为何跟卫家走的这样疏远,问他是不是不满意这门亲事。让他去问最合适不过了。

    三老爷和卫老太太都点了头。

    陈御史的动作很快,信送过去不过一天便有了回应。

    告发镇南王的是保定卫所的千户长董思源,他在折子里附上了一份万言书,上头都是保定那一片的军户们的口供,都说是军田被占,本来分给他们的军田,他们却还得按时按季的交租,若是交不上,租子便又会较往年提高一倍。

    若是不交?

    不交的,之前从战场上下来缺胳膊少了腿的士兵们,都能给你再把手脚给打断一遍,更别提还有被催逼要债受不了,因为拿了媳妇儿女儿抵债而自杀的。

    当地的老人们一到冬天便要接连的死。

    都受不住冻。

    朝廷发放给他们的被子,里头都是空心的棉花,压根不能防寒,死的人一批又一批。

    今年这人数又创了新高。

    因此千户长董思源在当地的军户们实在已经活不下去,遍地哀嚎的情况下,终于决意揭露官场黑暗,上折子控告罪魁祸首镇南王。

    内阁起先并没有当作一回事。

    这种折子每年都有,各地各县的都有,可是真正查实的的确是少数。

    而且这里头把情形说的这么吓人,可是却并没有收到这方面的风声。

    因此这件事一开始是并没有被关注的。

    直到前些天,有军户进京告状,死在了城门口。

    这件事才终于彻底的给爆发了出来。

    隆庆帝大怒,责令内阁严查此事,重惩当事人。

    刑部不敢怠慢,问明了千户长董思源之后,便着手先扣押了镇南王。

    最新消息是,镇南王在狱中并不承认跟这件事有关。

    他根本就没插手过军田一事,屯军田跟他并没有关系,他也不管这一块儿。

    可是刑部查明的事却跟他说的并不一样。

    那些保定的军户们都指认出来,跟镇南王一起被捕的王府护院中,便有曾经去催缴过租子,并且逼死过人命的。

    而且镇南王京营的办公处也的确搜出了大批的账册,证明他时常有大批的银两入账。

    跟军户们所说的户数和所缴纳的数额都能对得上。

    这些证据加起来,足以说明镇南王是在撒谎了。

    而一旦确认镇南王在这个问题上是在撒谎,那他跟这件事有关的证据便噌噌噌的往上涨了。

    刑部侍郎安庆和私下跟陈御史透露,这回镇南王恐怕是凶多吉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