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五十章·苦肉

五十章·苦肉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之前是一直着急忙慌的顾不上这事儿,后来听说卫老太太即将要启程去福建了,她便的确是吩咐过召见卫老太太的。

    而且这次召见还顺利的很----是隆庆帝让她接见卫老太太,并赐下仪程的。

    这也说明方皇后愈发不得隆庆帝信重了。

    德妃心里舒坦的很,见彭嬷嬷提醒,便点了点头:“的确是该召见了,眼看着过了二十日,她们也该启程了,是定了二十日不成?”

    这还是卫家托到钦天监以后,由钦天监算出来的出行的日子,说是这日子吉利。

    彭嬷嬷低头应是。

    德妃便垂头继续哄着五皇子玩耍,并没有让人过去问一问四皇子那边如何的意思。

    其实也不必问。

    因为四皇子本来就多灾多难的,方皇后自然不可能不爱自己的孩子,可是有些人的爱向来是带着许多功利心的。

    就算是从前没有,渐渐的也因为生活中的不如意,因为娘家的倒塌,也因为隆庆帝,她对四皇子的爱也逐渐的变得有目的了。

    她心知肚明,隆庆帝对她已经不同以前了,以前她做什么都是对的。

    可是到了如今,在他眼里,大概她做什么错什么。

    可就算是这样,她也以为隆庆帝总归对她还是有情分的,再怎么也没有想到,隆庆帝却一开口就问她闹够了没有。

    在他看来,四皇子生病,全都是因为她在其中作祟。

    她抱着四皇子登时愣在原地,原本想好了的一肚子的委屈竟全都不知道该如何说起了,不可置信的问他:“您觉得是我故意让阿满生病吗?!”

    隆庆帝神情阴沉,目光放在哭的已经没有精神,昏昏欲睡的四皇子身上,伸出手冷淡的朝她道:“把阿满给朕。”他已经不信任她了。

    这对于方皇后来说简直难以忍受,她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反应,下意识的收紧了手,将四皇子紧紧的箍在怀里,声嘶力竭的朝着隆庆帝吼:“这是我的孩子!”

    她抱着四皇子有些不知所措,除了不知所措以外,又极为伤心,不明白为什么隆庆帝看着她的眼神这样厌恶。

    隆庆帝却没那么多耐心陪着方皇后说这些没用的废话。

    刚刚在揽月宫里,德妃温顺听话不多事,五皇子温吞憨厚又可爱,跟如今方皇后形成鲜明的对比。

    他不知怎的,对方皇后的怒火便噌的一下子涌了上来。

    事实上,他早就因为之前太庙起火的事便对方皇后失望透顶了,而现在方皇后来看过孩子之后孩子便又生病了,这让他没办法往好的地方联想。

    他冷淡的看着眼前这个妆容依旧精致,看上去依旧富贵华丽的女人,觉得透过她华丽的表象,能看见她心里的欲壑难填和贪心。

    过了片刻,他才淡淡的对方皇后重复了一遍:“把阿满交还给朕。”

    语气平板,说话也平铺直叙没有任何情绪。

    方皇后一下子便安静下来,她跟隆庆帝实在是太熟悉了,他这样的语气意味着什么,她一下子便能意识到他已经生气到了极点。

    于是她终于不敢再哭,只是可怜兮兮的把孩子再往怀里揽了揽,犹豫的摇了摇头,忍着哽咽跟隆庆帝解释:“我听说他病了.......才过来看看......谁知我过来的时候,他已经昏过去了,我怎么叫都叫不醒......”

    方皇后没忍住眼泪,抿着唇脸色苍白:“我不会害自己的孩子的,我知道他犯过一次病以后身体不好,要是再犯病,再发高烧,他会出事的......”

    她终于好像有些明白隆庆帝忌讳的到底是什么了。

    隆庆帝的目光放在她的手上,看着她抱着孩子,已经青筋突出的手背,须臾又收回了目光,走到她跟前居高临下的拨开了四皇子已经被汗湿的头发,看着四皇子潮红的脸,问她:“太医怎么说?”

    方皇后如获大赦,急忙仰起头告诉他:“太医说是着了风了,大约是今天早起时他闹着要去看金鱼的时候被风吹了......”

    四皇子向来就多灾多难的,时常生病。

    隆庆帝接过孩子抱在床上,见他睫毛卷翘,小脸烧的通红,时不时溢出一丝呻吟声,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方皇后便趁机带着哭腔求他:“圣上,阿满毕竟年纪还小,您不能时时刻刻照看他,宫娥们又不敢管束他......我实在是不放心......”

    她想自己照顾儿子。

    尤其是在看见儿子生病之后,这愿望便更加急切了。

    她说着说着,差点儿就要哭出来:“听奶娘说,夜里阿满有时还喊母后......”

    这是真的,四皇子刚来的前几天,天天晚上都吵着要找母亲,奶娘和宫娥们怎么哄也哄不好,隆庆帝也被他带的好几晚没法儿睡好。

    可是把孩子交还给方皇后?

    隆庆帝偏头瞧了她一眼,见她满脸凄色,跟前几天似乎判若两人,心里有一丝动摇,可是很快又硬起心肠来:“他还是留在太极殿罢,你平常时常过来瞧他也便是了。”

    这便是松了口了。

    方皇后眼泪朦胧,知道不能要求更多,哽咽着应了一声是,坐在床沿上亲自替四皇子更换湿帕子,替他降温。

    夜深了,隆庆帝问过了太医们情况之后便回去休息,寝殿里只剩了方皇后母子。

    方皇后便擦干眼泪,朝奶娘看了一眼,淡淡对她颔首:“这次真是辛苦你了,办得不错。”

    奶娘显然是受了惊吓,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以头触地不断请方皇后饶命。

    方皇后看了肖姑一眼。

    肖姑便会意的蹲下身将奶娘扶起来:“你做的很好,娘娘没有怪你,反而要赏你。”

    四皇子本来就身体不好,到了冬春交替之际便容易生病,作为近身伺候的奶娘,只要晚上睡觉的时候替他开一开窗,拿开些被子,早上再晚一些替他穿上衣裳,他很容易便着了风寒,生起病来。

    这是方皇后授意过的,奶娘不过是听命行事而已。

    可是这个时候,她还是清楚自己该例行认个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