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四十九·追究

四十九·追究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夏松已经浸淫官场许久,对隆庆帝的了解更是已经足够深刻,听见他说这样的话,震惊过后便很快的就意识到隆庆帝的目的。

    他根本不是在抱怨,甚至也不是在跟他述说这么一件事而已。

    能让隆庆帝这个这么敏感且又要面子的人说出晋王那封奏折的内容,可见隆庆帝心里究竟有多生气。

    他顿了顿,才道:“晋王狼子野心,无中生有,中伤圣上,实乃死罪。”

    隆庆帝不置可否,只是冷笑了一声:“可是难不成朕要用这个缘由去定他的罪吗?”

    当然不能。

    这封奏折是不能公布出来的,否则天下人岂不是都要多想?

    夏松彻底明白过来隆庆帝叫他留下的意思,思忖片刻便道:“晋王狼子野心,在阴谋败露后抛妻弃子且杀了朝廷派遣的钦差,如今人人得而诛之。”

    就是这个意思。

    隆庆帝淡淡的嗯了一声:“这件事朕便交由您负责了,务必要给出个足以让群臣百姓信服的理由。”

    别让那些人追根究底,又跑出给晋王求情的。

    夏松应了是。

    隆庆帝便倚在龙椅上闭了闭眼睛,缓解了眼内的疲倦和酸疼,才吩咐安公公摆驾揽月宫。

    最近方皇后的事加上晋王的事,让他实在是心内郁郁,唯有看见五皇子才能让他开心些,他已经习惯往揽月宫去了。

    德妃正逗着五皇子玩儿,五皇子已经摇摇晃晃的会走,正跌跌撞撞的去拿德妃手里的球,见了隆庆帝就连忙往他怀里扑。

    德妃便忍不住嗔道:“茂儿见了父皇便忘了母妃了,实在是个小没良心的!”

    这话说的令隆庆帝愈发心花怒放,他脸上便有了些笑意:“茂儿聪明,自然是跟父皇亲近。”又问她:“茂儿咳嗽好些了吗?”

    春天一来,楚景茂便容易咳嗽,前些日子咳嗽还严重了许多,呼吸声都带着喘气的声音,极为吓人。

    德妃连忙应了一声:“都已经大好了,孔供奉天天来施针,您放心罢。”又从宫娥手里的托盘里亲自取了一盅参茶递到他面前:“您也润润喉,这天干物燥的,嗓子总容易不舒服。”

    隆庆帝接过来喝了一口,便跟五皇子玩耍。

    正其乐融融,可偏偏安公公却不识趣的在外头求见,隆庆帝有些烦躁,却还是压制住了,让了他进来,问他:“什么事?”

    安公公小心的看了德妃一眼,弯着腰恨不得把头低到地上去:“圣上,四皇子出事了。”

    隆庆帝有些意外,等反应过来后便面色大变的站了起来:“怎么了?出了什么事?”

    他已经站了起来,安公公连忙去旁边取了他的大氅给他披上,一面告诉他:“不知道怎么的,听说今天早起便有些低烧,可是太医看过之后说并没什么大事,谁知道到了刚刚,宫娥们发现四皇子叫不醒,这才知道烧的昏过去了......”

    他一面走一面飞快的又说:“不知是谁多嘴告诉了皇后娘娘,现在皇后娘娘已经过去了,抱着四皇子哭的厉害......”

    五皇子蹬蹬蹬跑过来抱隆庆帝的腿,扬着小脑袋朝隆庆帝笑着露出两颗牙齿,咿咿呀呀的不让他走。

    隆庆帝摸了摸他的头,没有心思再留下,看了一眼德妃。

    德妃已经飞快的抱起了五皇子,轻声道:“父皇要去看哥哥,茂儿听话。”一面又催促隆庆帝快些去。

    等到隆庆帝出门走了,彭嬷嬷才往前走了几步从德妃手里接过了五皇子,轻声道:“这也不知道是真病了,还是假病。”

    四皇子养在隆庆帝的太极殿里,怎么可能是假病?

    只是病的也太是时候了些,这一病,方皇后才哭上一阵,说不得隆庆帝那样的性子就又心软了。

    彭德妃坐下来思索半响,咳嗽了一声叮嘱彭嬷嬷:“不管怎么样,看着皇后宫里的人。”

    彭嬷嬷应了是,又问她:“娘娘,咱们当真就什么都不做?皇后娘娘恐怕可对咱们没怀什么好意,若是一个不慎,恐怕就又入了她的坑了。”

    德妃替五皇子捡了地毯上的球,弯下腰来柔声引逗他,片刻后才看向她问:“你没看见皇后的下场?”

    方皇后自诩跟隆庆帝够久够亲近了,可是却还没她看的清楚明白,隆庆帝哪里是一个好糊弄的人。

    他当年喜欢方皇后,为的就是方皇后跟明皇后不同,她知道的少,野心自然也就少,让他有安全感和成就感。

    可是现在方皇后野心越来越大,把自己的野心昭然若揭的摆在隆庆帝跟前,隆庆帝哪里还能容得下她?

    德妃从前一直很忌惮方皇后,她忌惮的当然不是方皇后的聪明能干,而是忌惮隆庆帝对她那份独一无二的信任和喜爱,可现在方皇后正自己一点一点不遗余力的把这点独一无二给榨干。

    德妃便知道自己妹妹瑜侧妃说的是对的了,何必做什么呢?

    她现在只要什么都不做,就是对方皇后做的最多的了。

    她越是显得不争和认命,隆庆帝心里就会越来越多的把她拿来跟方皇后比较,方皇后在他眼里就会显得越加的面目可憎。

    “我们什么都不必做,就是做了。”她冷静的看了彭嬷嬷一眼,目光里带着警告和威慑:“谨守门户,咱们自己宫里用的人都要好好的盯着,不许他们乱嚼舌根,更不许再出现之前的事了。”

    她说的前事就是之前自己宫里的人被牵扯进了陷害四皇子高烧的那件事。

    彭嬷嬷心中一凛,知道彭德妃的意思,连忙低声应是。

    又道:“娘娘,您不是说要宣卫老太太入宫来么?”

    之前方皇后借着卫老太太生事,说什么四皇子是大皇子转世,她自己惹得一身骚,被隆庆帝忌讳且厌恶,可是卫老太太却还是稳如泰山,什么事也没有。

    德妃便知道卫老太太是个道行高的了。

    再加上之前瑜侧妃走时还曾特意叮嘱过,说是卫家可以一用,她便对卫家上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