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四十八·掉包

四十八·掉包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封请罪折子,根本就不是什么请罪折子。

    那是一封催命符。

    隆庆帝至今想起还恼怒的很,目光冷淡又厌恶的移至旁边那封显眼的请罪折子上头,忽而伸手抓住它,将它投进了旁边的火炉里。

    而后又一直冷眼盯着它,直到它被烧成灰烬,半点儿痕迹不留。

    而后才喊了一声安公公进来。

    安公公觉得自己最近有掉脑袋的风险。

    伺候了几十年的天子越发的阴晴不定了,像是六月的天孩子的脸那样说变就变。

    当天子还是个藩王的时候他就开始伺候天子了,天子从前是个脾气顶温和的,对上恭敬对下宽容,很得人心。

    可是自从当了皇帝之后,一切就都变了。

    天子先是猜疑心逐渐加重,最后连明家都怀疑上了,仅仅靠着一封告密信,竟就真的派了钦差把明家押赴京城受审,导致明家的人全都死在了半途中。

    而后他的疑心病便愈发加重,连带着大皇子,明皇后......连带着大皇子,一个一个,通通没有好下场,连带着之后的冯家也都倒了。

    更别提曹安曹文他们。

    天子用他们的时候的确是把他们当心腹手下的,对他们也很宠信,甚至给他们见秦王不必伏地拜谒的特权,可是等天子厌弃他们的时候了呢?

    他们连全尸都没留下,三族尽灭。

    还有楚王......

    安公公一点一点熬过来,最终成了陪伴隆庆帝最久的人,也是最得他信任的人。

    他从前也对自己在隆庆帝心中的位置很有自信-----这么多年来,唯有他从始至终都没对不起隆庆帝说过,慎言慎行慎思,他自问做到了。

    可就算是这样,他也明显的感觉到了天子最近的猜疑心又更重了许多,连带着他在旁边伺候,也不得不提起万分的小心了。

    隆庆帝的一声咳嗽打断了他的出神,他连忙上前轻声问:“圣上今晚是要往揽月宫去吗?”

    =最近隆庆帝对方皇后冷淡的厉害,已经许久不曾过去了,要么是在德妃的揽月宫,要么就是去林淑妃那里,或是在自己的太极殿陪四皇子。

    方皇后连永和公主也动用了,可惜都不能令隆庆帝回心转意。

    安公公也是收到了皇后宫中送来的东西的,小到纯金打造的指甲钳,大到紫檀木雕,一整套的黄花梨木家具,都在那张礼单中了。

    可是他不敢接。

    更不敢如方皇后的心愿提一提她的好,帮她说好话。

    他已经敏锐的察觉到了最近隆庆帝的焦躁和愤怒。

    隆庆帝摇了摇头,让他召集内阁众臣到御书房议事。

    安公公便连忙往内阁去走了一趟,请了夏松他们。

    夏松他们进门的时候,隆庆帝正埋头看着什么,听见万岁声才抬了头,挑挑眉让他们请来,和颜悦色的问他们:“北边的战马如今养的如何了?”

    北边的鞑靼始终虎视眈眈,隆庆帝调了连博去边关养马,这差事不好做,可是却非得做好不可,如今已经一年有余了,前些日子刚来了奏章。

    夏松便回了话:“咱们自己的战马始终不够强壮,跟鞑靼人的马比起来有差距。连博去了之后,便想法子从鞑靼人那里弄来了一些马种,经过改良之后,如今这批战马发病率比从前少了许多,成活率也极高,如今已经有了显著的成效了。”

    隆庆帝面色便好看了许多,甚至还微笑起来:“重赏!”

    夏松点头应是,隆庆帝便又问:“福建的兵器呢?锻造的如何了?刘必平说大余总兵赖文强研究出了一套对付倭寇的战术,需要兵器配合,图纸都已经给了兵部了,兵部和工部准备的如何了?”

    夏松没说话,钱士云便接过了话头:“圣上放心,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兵器已经按照图纸打造了出来,还在试验阶段。等福建那边来了人看过之后,便能批量打造,运往福建。”

    隆庆帝神情愈加和缓,点了点头表示满意,话锋一转又问:“晋王的事,如何了?”

    之前去追击晋王的那批锦衣卫全军覆没,登州知府收到消息之后便连夜追赶,可惜仍旧让晋王逃脱了。

    消息传回京城隆庆帝大怒,已经下令让内阁发出文书,让各地官府严查,务必逮到晋王。

    距离他给内阁下令也已经有这么久了,在他看来不管怎么样,总该有个结果了才是。

    这帮人,就是老油条,做事都从来奉行做事留一线日后好相见的原则,总是不愿意赶尽杀绝。何况这其中不定有谁就有晋王重金贿赂过的,否则晋王当初怎么会提前一步知道消息跑走?

    这事儿就该由夏松亲自回话了,夏松顿了顿,便告诉隆庆帝:“已经给各地下过严令了,锦衣卫也在追查,相信不日便会有消息。”

    “最好如此。”隆庆帝笑了笑,笑意却丝毫未到眼底:“否则朕可真要惶恐了-----晋王就在朕的眼皮子底下,纵容儿子行凶,而后又上折子挑衅.......若是这样都能令他跑了,那朕可就真要怀疑,这朝廷到底是朕的朝廷,还是晋王的朝廷了。”

    这话说的诛心又有暗指,众人都惊了一跳,对视了一眼急忙摇头山呼万岁,又都忙着说不敢。

    连夏松也有些动容,摇头道:“臣惶恐,圣上多虑了,朝廷自然是圣上的朝廷,我们当然都是您的臣子。”

    隆庆帝微微一笑,不置可否,只留了夏松一同用膳,遣散了其余人,才道:“先生可知,晋王给朕的那封请罪折子,写的是什么?”

    夏松被赐了座,挨着一点儿椅子欠了欠身,便摸着胡子摇头:“臣不知。”

    隆庆帝看他一眼,才慢慢收敛脸上笑意:“是给朕的檄文,他在折子里头;历数了朕登基以来的罪过,大到说朕的皇位得来不正,小到数落朕诛杀有功之臣......总而言之,就是说朕没有资格坐在这个位子上头。”

    夏松的面色便逐渐的变了。

    这些话都不是他该听的,可是现在隆庆帝却告诉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