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三十一·纠缠

三十一·纠缠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仙容县主轻声答应了,又跟她说起了哥哥袁洪文的事:“他不知怎的就犯了死心眼了,我怎么劝他都不听......”

    说起这个仙容县主就心烦不已。

    从前她是知道自己哥哥就是个纨绔,还是烂泥扶不上墙的那一种。可是当时袁洪文再怎么不好,也不敢做出在婚事上娶一个上不得台面的妓女的主意。

    可现在袁洪文却跟疯了一样一意孤行,实在让她难以忍受。

    提起儿子,长安长公主也沉默了一瞬,有些头痛的摇了摇头:“他是疯魔了,口口声声说林三少也同样要娶宝慧姑娘......”

    林三少毕竟是锦衣卫指挥使,家里好歹也是勋贵,自己又少年得志,是圣上跟前的红人。袁洪文向来是崇拜他跟沈琛的。

    眼下见自己崇拜的锦衣卫指挥使都这样放的下门户之见,看的开,自然而然也想跟着出一把这个风头,证明他自己的能力。

    可是这在长安长公主看来简直可笑至极。

    她冷笑了一声,知道女儿担心什么,斩钉截铁的道:“你不必担心这个,他也就是闹一闹罢了。”

    林三少那是有能力,庆和伯根本管不了他,庆和伯夫人?

    那就更不必提了。

    他自然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可是袁洪文哪里能跟林三少比?他连吃饱了没吃饱恐怕都还不知道呢。

    时辰已经差不多了,王府跟着过来伺候的嬷嬷已经遣人进来婉言问什么时候能动身回去,仙容县主也不好久待,见母亲这么说,便道:“您就把他关起来一阵子,省的他出去跟着沈琛胡混,跟着沈琛,有什么事是做不出来的?说不定还就是沈琛撺掇了他........”

    一说完这话,仙容县主便发现母亲的脸色都变了。

    长安长公主直勾勾的盯着女儿瞧了半响,直到把仙容县主看的浑身都不自在了,才眯了眯眼睛:“沈琛?”

    她怎么就忘了沈琛?!

    她顾不得再跟女儿说什么,低声嘱咐女儿先去收拾东西准备回府,自己让袁嬷嬷又把在外面的楚景行请了进来,开门见山的问:“林三少他.....似乎是王爷的人吧?0”

    楚景行不置可否:“他怎么了?”

    长安长公主皱了皱眉,把袁洪文想要娶季大家的事说了:“季大家近期回了京城,不仅沈琛对她趋之若鹜,连洪文也跟中了毒似地,非得要求娶她为妻,口口声声还说林三少也是如此......若是林三少是王爷的人,那这件事便值得玩味了。”

    楚景行立即反应过来:“你的意思是,沈琛和林三少故意撺掇洪文这么做?”

    可是撺掇袁洪文娶一个妓女,这又能有什么好处?

    “未必没有这个可能。”长安长公主觉得背后汗毛都立了起来,看着楚景行:“我之前一直在想究竟是谁泄漏了消息,让卫家知道了袁二跟我的事,还有白先生......现在看来,如果是林三少借着洪文.......”

    “他们这么做,一来能接近我们。二来.......”

    楚景行目光冷淡而讥诮,静静的接过了话头:“二来,还能搅黄萧家跟洪文的亲事,彻底让萧家跟我断了关系。”

    就是这个意思。

    沈琛跟林三少可真是计之深远,连这个也想到了。

    是想彻底断了他的手脚。

    临江王说他们都是手足,原来手足就是这样的。

    楚景行冷笑了一声看向长安长公主:“您劝好洪文便是了,其他的事,我来解决。”

    长安长公主也不想亲自对临江王的人动手,毕竟临江王对她也并不是很相信亲近,她要是对他的人动手了,哪怕是帮他的儿子,在他心里的印象也是极不好的。

    她应了下来,亲自送了女儿女婿到了垂花门,才轻声叮嘱她们:“替我跟你们父王母妃说一声,身子不适,实在是不好过了病气给他们,便不去送行了,请他们容谅。”

    楚景行应了是,因为天气寒冷,并不另外骑马,跟着仙容县主一同上了马车。

    回府的时候席面已经散了,楚景行和仙容县主回后院跟临江王妃的请安的时候,沈琛正好从院子里出来。

    楚景行态度冷淡而疏离的停下来看了他一眼,才径直越过了他上了台阶。

    仙容县主忍住心中的不屑,并没有掉头就走,跟沈琛裣衽施礼。

    沈琛避过没受,也冲她行了礼,才径直往外去了。

    临江王妃一见儿子便知道他跟沈琛必是连招呼也没打,忍不住便沉沉的叹了口气:“你也是,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了,怎么就连表面功夫也不肯做一做?偏得惹你父王生气。”

    楚景行难得冲母亲笑了笑:“既然已经撕破脸了,就算是做了表面功夫又如何?懒得费这些事了。”

    临江王妃拧着眉头看他一眼,想说什么又不好再说,只好转移话题:“你岳母情形如何了?我已经叮嘱了房嬷嬷差人送了几株人参过去,也不知道派不派的上用场。”

    虽然长公主府也不缺少这些,可是作为亲家,总该有所表示。

    楚景行嗯了一声:“不是什么大事,因为洪文犯了糊涂,所以长公主才一时急病了,现在已经没有大碍了。”

    正好仙容县主也进来,临江王妃便仔细询问了长安长公主的病情,而后才放下心来:“没事便好,没事便好。”

    又跟仙容县主交代了府里以后的事,轻声道:“我们后天就动身了,明天还得进宫去谢恩,有些事便提早嘱咐你,你们自己在京城,可要互相照顾才好。”

    仙容县主都一一答应了。

    正要说话,房门却被敲响了,房嬷嬷隔着一扇门轻声道:“王妃,世子,世子妃,王爷过来了......”

    临江王妃有些诧异的看了儿子一眼,急忙说了声知道了,便站起身来迎临江王进来。

    今天晚宴上并没有看见楚景行夫妇,虽然她已经解释过了是长安长公主那里有事,可是想必丈夫还是不放心,所以才过来了。

    果然,临江王一进来便免了他们的礼,径直问楚景行:“你岳母情形如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