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三十章·纠缠

三十章·纠缠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她手里还握着谢二老爷给的楚王的死士。

    卫安蹦达的够久了,给她带来的难题也够多了,她对卫安的耐心已经到了极点。

    尤其是这次方皇后下旨申饬了临江王妃以后,就更加坚定了她除掉卫安的决心------这回方皇后的申饬是在赤裸裸的打仙容县主的脸。

    仙容县主哪怕没有任何把柄呢,因为这件事,以后也要被看不起。

    而且以后绝对会是别人攻讦她的由头。

    对她的女儿下手,这让她无法忍受。

    楚景行听见她这样说才稍微满意了,笑了笑看着她,顿了顿才站起来:“既然如此,这回我便等着听您的好消息了。”

    长安长公主不敢怠慢,原本她如今就已经和楚景行绑在了一条船上,没有回头路可走。楚景行的态度能绝对影响她和孩子们的死活,何况卫家和郑王跟她的关系到了现在,用你死我活来形容也不为过。

    不是她们死,便是她自己死。

    就为了这个,她也是要尽心尽力的。

    她等楚景行出去了,才坐直了身子咳嗽了一阵,双手紧紧攥成一团,手指甲都陷进了肉里,冷笑了一声颇有些咬牙切齿:“卫家倒是乖觉!”

    不只是乖觉而已。

    简直称得上是恐怖了。

    卫安竟然能一面让人去曲靖,装作完全相信了她的话之后,还暗渡陈仓,派人去跟踪白先生!

    意思是,当初袁二老爷远比她想象的要透露的多的多。

    所以卫安才能一步步的有计划的设计公主府,从她身边的人入手,从原二老爷开始,一点一点瓦解她的势力。

    然后再是仙容县主。

    卫安甚至连白先生的作用和在公主府的地位都知道,还能跟着白先生......这一切都简直让她细思恐极。

    袁嬷嬷扶着她坐起来,也忧心忡忡:“白先生做事向来谨慎,而且这次的事,我们分明还放了烟雾弹给卫家,根本就没跟她们说实话,可现在她们却知道了咱们的计划,甚至还能在我们之前就从白先生那里设计套出了话.......公主......”

    袁嬷嬷面色很是难看:“咱们该早做决断了,世子那边的情形也并不好,很是严峻。他还要对付沈琛,根本腾不出手来,要是咱们这里出了什么纰漏,到时候世子是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的。”

    这是实话,楚景行就是这样冷酷无情只看利益的人。

    现在公主府对他还是有作用,他又不得临江王欢心,萧家被断了联系,只有公主府能给他提供助力。

    所以他才能容忍仙容县主偶尔犯错,也能容忍公主府出些毛病。

    可是这些容忍都是有限度的。

    他这回这么轻易便把这件事一笔勾销,是因为长公主明明白白的说了这件事不会影响到之后的计划,不会影响到刘必平对付卫家。

    长安长公主面色同样好看不到哪里去,沉沉的坐了半响,喝了口茶醒了神,才让袁嬷嬷准备纸笔。

    袁嬷嬷伺候着她写了信,轻声问她:“是送去给白先生?”

    “不。”长安长公主仔细的把信装入信封里,半刻停顿也没有:“送去荆西。”

    荆西?!

    袁嬷嬷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以后才明白长安长公主的意思,她的意思是要把这封信送去荆西谢家?

    “要惊动谢氏?”袁嬷嬷下意识的应了一声以后便问:“可是这样会不会动静太大了一些?毕竟王爷才刚刚离京......”

    “刚刚离京才是时候。”长安长公主扬手打断她:“他走到一半就算是发现了不对,难不成还能回来?半途当中,身边又跟着一个钦差,他敢做什么?”

    发现了什么也不用怕他。

    等到尘埃落定之后,就更不必怕了,那时候临江王已经没有什么选择了。

    袁嬷嬷便知道她是已经有了主意,不敢再多说,立即应了是。

    这次的信照旧用的是公主府的人,长安长公主写完了信才松了口气,面对女儿的时候便也多了些精神。

    她首先问的便是这回宫里下懿旨的事。

    仙容县主抿了抿唇才告诉她整件事的前因后果,顿了顿又道:“永和不声不响的,没想到却这么刁钻。”

    的确算得上刁钻了。

    信不信是她的事,可是她却当面什么都不表露,转头就趁着卫安和卫老太太进宫的时候捅出来,让人尴尬难堪。

    还让皇后借着这个由头下了旨。

    长安长公主握紧了女儿的手,眼里像是结了一层厚厚的霜,看着便让人不寒而栗:“她这是故意的,真当谁都是她手心里的木偶了。”

    随着她搓圆捏扁。

    真是可笑至极。

    不过说归说,她还是认真的告诫了女儿不许再跟卫安硬碰硬:“你心机手段都不如她,何况她背后还有卫家郑王撑腰,你如今嫁了人了,受掣肘的地方更多,一不注意就容易被盖上不贤的帽子。这事儿以后自有我来处置,你少招惹这些了,有功夫的话,多去讨好你婆婆和你丈夫的欢心。”

    这才是最要紧的。

    否则以后就算是楚景吾死了,楚景行登位,仙容县主总是闯祸,也是容易被嫌弃的。

    仙容县主隐约知道这回母亲没病却急匆匆的说病了把她从婆家叫过来是别有目的,也隐约猜到了丈夫为什么肯跟自己过来且单独留下跟母亲商议事情,乖巧的应了是。

    她难得这么听话,长安长公主眼里多少有了些笑意,问了些话知道她最近过的也还算是舒心,便又问:“瑜侧妃那边怎么样?有没有为难你?”

    仙容县主便有些骄傲的翘了翘嘴角:“她并不敢的,家里分的很清,嫡庶之别我公爹心里其实都有数的,因此瑜侧妃晨昏定省从来不曾耽误过,就连楚景谙对待楚景吾和世子也恭敬的很,并不敢有一丝不敬。”

    长安长公主却并没有掉以轻心,拧着眉头看着女儿:“她可不是真如面上那样好相处的,你眼睛要擦干净些,暂时别跟她对上,你婆婆尚且还没能把她怎么样呢,何况是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