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二十二·防备

二十二·防备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祖孙二人才说了一会儿话,外头三夫人便已经让花嬷嬷进来通禀,说是马车已经套好了,问卫老太太这边是否准备好了。

    卫老太太便只好收回心中的疑虑,上了马车之后才攥住了卫安的手,犹疑的问:“这件事瞒不了多久就会被长安长公主发现,等她知道人不见了,肯定就知道是我们所为了,送去福建,会不会太冒险了些?”

    送去福建,她们又要赶去福建,长安长公主恐怕会很容易也往这个地方想吧?

    她手里毕竟又有死士,到时候如果找到了方向追来福建,不仅是那孩子,连着卫玉敏和大夫人她们都会有危险的。

    “只能送去福建了。”卫安抿了抿唇,听着外头的喧闹轻声道:“祖母,我们不能让那孩子被别人得知......”

    至少到现在为止,那孩子还是见不得光的存在。

    长安长公主要是知道了那个孩子的存在,是可以利用他生出不知多少事来的。

    可是只要长安长公主找不到那个孩子,就是死无对证的事,她不能证明那个孩子真正存在过。

    去福建有大夫人和卫玉敏她们在,之前就已经让郑王和孔家帮忙让她们安顿下来了,这孩子现在过去,等到他们也一同到福建去之后,会更安全。

    这已经是最安全的处置了。

    卫老太太往后靠在软枕上,也知道这已经是如今最好的决定了,便叹了口气道:“是我太着急所以失了分寸了......”

    不能急,越是到这个时候越是不能急的,但凡出一点儿差错,以后就是一大家子一起遭殃。

    她深呼吸了一口气,等情绪平复了,才整理了仪容,理智的又笑起来:“你说的是,福建已然是最好的选择了,到了那儿又有你父王的人手帮忙,总比在旁的地方,让我们提心吊胆的好。”

    外头天光已经大亮,卫老太太等着人去换了牌子,才领着卫安下了马车往皇后的凤仪宫里去。

    一面压低了声音说:“方皇后最近情绪不稳,宣召我们进宫未必便是什么好事,不管怎么样,还是要打起精神小心应付。”

    毕竟卫家跟方皇后的关系实在算得上微妙,方皇后从前也不过是碍着隆庆帝的面子,才对卫家和煦。

    谁知道现在是不是还跟从前一样,毕竟前段时间以来方皇后待他们已经明显冷淡多了。

    卫安嗯了一声,抬头便看见方皇后宫里的肖姑领着几个宫娥在前头迎了出来,不由有些吃惊的看了卫老太太一眼,提醒她:“祖母,是皇后娘娘宫里的司仪......”

    卫老太太也表现的受宠若惊,见肖姑行礼,连忙亲手扶了起来:“不敢当嬷嬷的礼......”

    肖姑已经和善的笑起来:“老太太说的哪里话?娘娘待您也是如同长辈一般尊敬,我等下人便更不敢僭越了......”

    一面引着卫老太太往里走。

    卫老太太心中却因为这份礼遇愈发的惊疑不定-----方皇后从前表面工作也是做的,可是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表露的这么明显过。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她总觉得这突如其来的示好没什么好意,便愈发的警惕。

    等到了凤仪宫,看见方皇后,她便更小心谨慎,一板一眼的行了礼,便恭敬的坐在一旁。

    倒是方皇后笑起来,让宫娥上了点心:“许久没见老太太了,这一向可好?”

    卫老太太年纪越发的大了,行动不便,天寒地冻的,隆庆帝便作主免了她每月的内外命妇的觐见请安。

    因此卫老太太的确已经有年余未曾进宫了。

    只是从前却也并不曾听皇后提起过这事,卫老太太连忙笑起来:“托皇后娘娘的福,身体还算康健,只是上了年纪便愈发的懒得动弹了,不曾给娘娘您请安,是我的罪过了。”

    方皇后笑着俄摇头:“老太太说的哪里话,本宫为何要怪罪您?您年老位尊的,又是积年的老人儿了,本宫想要多见见您,跟您亲近亲近还不能呢,如何还会怪罪您?”

    卫老太太不明白方皇后的用意,便只是笑着不语。

    方皇后便照例又夸了卫安,又冲卫安道:“永和恰好一人在宫里闷着没趣儿,永清又病了没法儿陪着她,她正无聊呢,好容你进宫一趟,不如就找她玩玩去?御花园里如今许多花都开了,正是好看的时候,你们小姑娘家家的,正好去看看花,打打秋千,别闷在屋子里。”

    卫安跟永和公主从来不曾搭上过话。

    现在方皇后却说的她们好像是亲姐妹似地。

    她这样无非是想支开卫安,有话要跟卫老太太说,卫安心知肚明,便也并不多说,笑着答应了,乖乖的跟着肖姑一同退了出来。

    进宫是不能带着伺候的人的,肖姑便亲自指了个小宫娥,轻声叮嘱了,才笑着冲卫安福了福:“公主如今在偏殿里头,我便不陪着郡主您过去了,让宫娥领您过去。”

    卫安点头,跟着小宫娥去偏殿找永和公主。

    打发了卫安,肖姑才转回身进了殿,恭敬的伺候在侧。

    方皇后便轻声叹了口气,对卫老太太说:“老太太......实话告诉您,本宫如今真是如履薄冰了......”

    卫老太太自问她和方皇后的关系没亲近到这个地步。

    因为明皇后的原因,方皇后之前还对她们有些微妙的敌意。

    基于这一点,卫老太太向来对方皇后恭敬有加而亲近不足,方皇后同样也是如此,现在方皇后忽然示好。

    卫老太太敏锐的嗅出了她的目的不纯,便装傻充愣的陪笑:“娘娘这是说的哪里话?娘娘洪福齐天,又有小皇子傍身,又是皇后,何等尊荣?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呢?”

    方皇后却并没有就此打住,无奈的苦笑一声盯住了卫老太太,翘了翘嘴角问她:“老太太别说这些场面话,本宫如今处境如何,别人不知道,难不成以您的慧眼,还看不出来吗?何苦还说这些话来让本宫难堪呢?”

    这话说的软硬兼施,又动之以情,卫老太太抬了抬眼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