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十六章·失手

十六章·失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长安长公主已经许久没有这么深恨过一个人了。

    以至于原本该十里红妆,该是被世人称颂眼红的女儿的婚礼,也办的并不那么尽如人意。

    卫三夫人替卫老太太夹了一筷子菜,止不住的有些幸灾乐祸:“听说当天袁家二老爷便跟袁二夫人闹了起来,袁二夫人很是说了些不大好听的话......”

    一对怨侣,夫妻情分消磨光了以后,自然是什么伤人说什么。

    只是外头看热闹的人便又得了些谈资。

    最近长安长公主的名声越发的不堪了。

    卫安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便让长安长公主又失去了个姘头,又损失惨重。

    依照长安长公主这睚眦必报的脾气,恐怕以后都要视卫安如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能把她除之而后快了。

    卫老太太没有掉以轻心,被这样的疯子盯上,不管怎么样,保持多一点的警戒心绝不是什么坏事。

    吃完饭她便留了卫安下来,轻声问:“你今天要出门去?”

    昨天晚上的时候林跃便送来了消息,说是沈琛要见她。当时卫老太太也是在的。

    楚景行才刚刚大婚完,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卫老太太问她:“是不是为了之前楚景行的事?”

    沈琛说过会跟临江王商量,给出一个交代的。

    卫安点了点头,见卫老太太精神不大好,知道她是在为了谭喜他们的事担心,便蹲在她身边轻声道:“祖母别担心,谭喜已经来过信了,这一路上都没出什么问题,白先生并没有察觉到不对,等到他到了西安,到时候还有父王的人接应,不会出什么事的。”

    卫老太太拍了拍她的手:“我知道。只是长安长公主若真是谢二老爷背后的人,谢二老爷能指使得动死士,长安长公主未必就不能,想到这里,我还是忍不住有些担心罢了。”

    她笑了笑又道:“不过眼下风口浪尖的,倒也不必担心她敢动用之前楚王的人手。”

    长安长公主手里有死士,这才是卫老太太忌讳的事。

    就像这次的报复,虽然看上去气势汹汹,让长安长公主损失了赌场和宝通钱庄,可是事实上,并没有真的对长安长公主造成什么影响。

    这才是最致命的。

    卫老太太叹了口气,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只是嘱咐卫安早些回来。

    她是怕长安长公主再来死士那一套,毕竟袁贺是长安长公主的情人,谁知道长安长公主会做出什么事来。

    卫安知道卫老太太的意思,认真的答应了,才回去换了衣裳出门。

    沈琛早已经等着了,一见了卫安便站起来,冲她挑了挑眉:“你最近可威风了啊。”

    他说的是袁贺的事,一坐下便道:“袁贺刚出京城就死了。”

    死了?

    卫安动作一顿,下意识的朝沈琛看过去:“是长安长公主做的?”

    袁贺本来没有必要一定要死的。

    因为他的罪名也不足以让他死,他毕竟是勋贵之后,安庆和看着袁老太爷的面子,量刑也是很公道的。

    可是他却死了。

    联想到长安长公主的手段,卫安嘲讽似地勾了勾嘴角:“手脚可真是麻利啊。”

    不仅是手脚麻利的问题,沈琛替她倒了杯茶看了她一眼:“你该说,长安长公主可真是狠心才是。”

    毕竟袁贺本身并没有做对不起长安长公主的事,就算是在牢里了也没有做对长安长公主不利的证词。

    可是长安长公主却还是杀了他。

    “是因为之前这回我们对付袁贺,所以长安长公主起疑心了。”卫安喝了口茶,冷冷的没什么情绪的道:“长公主也真是够绝情的啊。”

    她这么绝情,恐怕是因为觉得卫安和郑王对付她,是因为袁贺泄漏了什么东西。

    这女人这么谨慎,恐怕已经怀疑到白先生那里了。

    谭喜的动作要加快了。

    沈琛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皱了皱眉头很有些不放心:“不会出什么事吧?”他咳嗽了一声说:“你这一招.....恐怕要逼得她剑走偏锋啊。”

    毕竟长安长公主最在乎的也就是两个儿女了。

    现在偏偏卫安给仙容县主的婚事送上了这么一份不惹人喜欢的礼物-----受长安长公主丑闻的影响,或许还有之前的旧怨,梅夫人干脆没有列席婚宴,而梅夫人的娘家崔氏一族也根本一个人都没有来。

    为了这个,临江王妃在王府都有些不大满意,觉得长安长公主这样的言行举止或许要教坏了孩子。

    卫安嗯了一声,并不是很在乎这一点,看着沈琛反问:“不然呢?如果我不这么做,她是不是就会见好就收,收敛自己算计我的行为?”

    这显然也是不可能的。

    如果之前谢二老爷的行为也和长安长公主有关的话,那长安长公主肯定是要卫安死才肯罢休。

    沈琛被卫安问的不好再说什么,顿了顿叹了口气:“我也只是白担心罢了。”

    他这样的人,竟然也会担心人?

    卫安皱了皱眉头。

    沈琛却已经不说这个了,径直说起了楚景行的事:“这回四皇子的事,你知道了吧?”

    之前沈琛已经派了雪松过去跟林跃送了信,卫安已经收到了,闻言便点点头:“我知道,你说是跟楚景行有关。”

    沈琛淡淡的把这件事的经过再说了一遍,告诉卫安:“楚景行是想让楚景迁和楚景盟都被圣上迁怒,最好是圣上一怒之下就把他们都给杀了,而后......”

    而后原本就已经做过许多不恰当的事的隆庆帝就会被人诟病,到时候晋王也或许会觉得最宠爱的儿子死的太惨.....

    临江王只要在这中间稍作手脚,很容易便能掀起滔天巨浪。

    只是......

    卫安若有所思,只是楚景行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已经被临江王明令禁止再插手王府的事,何况就算是他不挑拨楚景盟嫁祸楚景迁,牵扯四皇子,临江王的计划里,本来就有挑拨两宫争斗的一环。

    他做这些简直就是多此一举,而且分明会惹临江王的不喜。

    他不是会做这种不划算的买卖的人,除非他失心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