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八十三·谋害

一百八十三·谋害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对小家伙早已经坐不住了,伺候的丫头婆子们都跟在后头小心翼翼的哄着,一见卫安进来,又纷纷上来给卫安请安问好。

    卫安毕竟是郑王名义上的闺女,大家都知道在这个时候得给她面子。

    梅莺一见卫安就笑起来,她坐在床上,被交代过在新娘子进来之前都是不许动的,因此倒是记得不跳下来,伸手朝卫安摇了摇:“郡主姐姐,你来给我送方子了吗......”

    这个小丫头时常被梅夫人带着来定北侯府,跟卫安很熟稔了,半点儿也不知道客气。

    的奶娘也连忙朝卫安笑:“姑娘一直等着您呢,知道您要过来,险些要出去等您,还是好不容易才劝住了......”

    她话音还没落,后面原本还兴高采烈的梅莺的声音便戛然而止。

    与此同时,丁姑娘的族弟哇的一声哭出了声,惊恐的跳下了床。

    在新房里见了哭声,这是极不吉利的!

    刚刚还跟卫安笑着说话的梅莺的乳娘神情登时变得有些惊恐------在寻常人的婚礼上头要是见了哭声,那尚且都还有一场好闹的,毕竟这算是最不吉利的事了。

    何况这是郑王的婚礼!

    原本梅莺过来坐床,这还是一件大喜事.......可要是这样的话,那就不怎么好了......

    可是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卫安已经率先越过了她飞快的扑向了那架大床,她顿时眉毛都忍不住抖了抖,生怕卫安是扑过去打人的。

    卫安没有理会一屋子的人的惊慌失措,立即沉声吩咐蓝禾:“去外头让孙兴去医馆把老大夫请来!要快!”

    旁边的小男孩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泪,显然是被梅莺的样子吓坏了,卫安便尽量放轻了声音在抱着梅莺的同时去哄他:“没什么大事,这个小妹妹只是睡着了.......”

    一面又镇定自若的看了屋子里的人一眼,冲纹绣和素萍使了个眼色。

    她们俩都是有功夫的,很快就把房门噗通一声关上,堵住了门。

    “可她流血了!”小男孩吓得不轻,揪住衣裳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脸上还有红点......”

    什么流血红点?

    奶娘觉得不好,在别人都退了一步的情况下疾走了几步到床边上,一眼就看见了卫安怀里的梅莺嘴唇肿大,脸上密布着鲜红的红点。

    “姑娘!”奶娘一霎那惊得魂不附体,磕磕绊绊的一下子腿就软了,跪在地上连滚带爬的往床上扑:“这.......”

    梅莺已经不会哭了,先前还有意识不断拿手去搓脸,像是痒的厉害,到后来连手都抬不起来,如今瞳孔都已经涣散了。

    奶娘更是吓得魂飞天外,一下子就哭出了声:“怎么会这样.......”一面又忍不住歇斯底里的回头去瞪着伺候的几个丫头:“你们谁给姑娘乱吃了东西了?!”

    卫安若有所思的抬起眼帘看了她一眼,声音冷清的问:“她有不能吃的东西?”

    奶娘抽噎的都快说不上话来,连忙点头:“不能吃虾不能吃贝壳.......一碰就出事......从小就是这样,小时候吃了一次虾酱,险些没了性命,后来便知道她不能吃这些,我们家为了她,菜品上都没这些东西.......”

    梅莺是梅翰林夫妇大儿子的女儿,向来活泼机灵讨人喜欢,一家子都爱她爱的跟什么似地,她作为奶娘伺候的是这样的主子,待遇也向来很不错。

    要是梅莺出了什么事,她可真的就活不成了。

    梅莺已经开始出汗了,卫安握着她的手回头去看奶娘一眼,又不经意似地把屋子里的人都用余光扫了一遍,仍旧淡淡的问她:“跟府里的人说过了么?”

    大户人家的姑娘太太们要是有什么忌讳,出于礼貌也出于避免误会的原因,都会跟主人家说一声有忌讳的东西。

    奶娘急忙点头:“说过了的,我们也是来坐床的,不会乱吃什么东西,这里头摆着的果子点心也没什么......”

    外头蓝禾已经敲门说大夫来了,卫安松了口气,让素萍放人进来,自己连忙领着丁姑娘的族弟让给了位置,让奶娘把梅莺抱在窗边的美人榻上。

    汪嬷嬷急的简直想要跳脚,整个人的脸色都不大对了。

    这是什么场合?

    这是郑王要大婚的场合!

    新娘子都已经在路上了,看看墙上挂着的自鸣钟,就知道时辰快到了,新娘子此刻恐怕都已经进门了......

    行礼完了就要回新房来.......

    可这个时候却偏偏出了这样的事,梅莺还忽然就变成了这样,到时候那些王妃们还要更早进来凑趣的......

    到时候一见这场面,怎么圆啊?

    郑王的脸面都要丢尽了。

    偏偏这事儿是卫安进来以后发生的,又是卫安吩咐人去请的大夫,那些人一进来瞧见这场景,肯定不管不顾的都要一股脑说在卫安身上,说她不满意新王妃,才故意整出事来,下新王妃的脸.......

    汪嬷嬷急的不知如何是好,满头大汗的问卫安:“姑娘,咱们是不是把梅姑娘先移出去?时辰已经快到了.......”

    外头的戏做到这个时候只怕也差不多了,那些王妃诰命都会先往这里来,看看新娘子,说些吉祥话,帮忙安抚安抚新娘子,而后才去坐席的。

    要是让她们进来就看见这样的场景,就算是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了。

    “不用。”卫安眼睛紧盯着老大夫,回头看了汪嬷嬷一眼,冷声道:“就是冲着我们来的,这个时候就算是把梅莺移出去也来不及了,反而可能会更随了她们的心意,说不定她们就在外头等着......”

    卫安忽然停住话头,转身吩咐奶娘:“你现在出去,装作着急又要哭的样子,若是有人上来搭话问你是怎么了,你就说要去前头找你家夫人.......”

    奶娘一脸茫然,已经忘了哭。

    卫安的声音更加平静:“她要是问你怎么了,你就说你家姑娘出事了,我却不准你去找大夫,准备先把你家姑娘藏到隔壁净室.....”

    奶娘慌慌张张的啊了一声,踌躇的问:“这是.......要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