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五十九·紧逼

五十九·紧逼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彭嬷嬷看了一眼彭凌薇,有些为难。

    彭大夫人向来不想把这些阴私的事告诉自家儿女的,怕污了他们的耳朵。

    可现在也没什么了不得的了,彭大夫人自嘲的牵了牵嘴角,她辛辛苦苦维持了这么多年的体面,今天一天都被败光了。

    丈夫当着妯娌小叔子和下人的面呵斥她,妯娌不给她脸顶撞反驳她,她已经心灰意冷,对彭嬷嬷说:“没事,说罢。”

    她护不住女儿一辈子,有些事,让她提早知道并且提防也没什么。

    彭嬷嬷应了一声是,轻声道:“我跟着管家到衙门走了一趟......”她说,声音越来越弱:“夫人,那个所谓的什么陶氏女,是清荷。”

    她的声音很轻,可是落在彭大夫人耳朵里却无异于一道惊雷。

    彭大夫人立即从床上坐直了身子,惊诧至极的问:“你说什么?!”

    这怎么可能?!

    清荷?!

    彭嬷嬷看着惊得几乎面容都扭曲了的彭大夫人,连忙弯腰:“真的是清荷......奴婢见过清荷,这回也看的真真的,死的那个就是清荷没错。”

    吊死在卫家门口的是清荷?!

    那为什么说是什么陶氏女?!

    彭大夫人茫然,觉得脑子一片混沌疼痛的厉害。

    这是什么意思?

    她专门买了一座不起眼的农院给清荷住着,还那么多人看管着,清荷怎么会跑出来了呢?她还半点儿消息都没收到。

    最主要的是,清荷怎么又成了陶氏女,还吊死在了卫家门口。

    思绪一片混乱,她眼神渐渐从茫然失措变得清明,直到透出狠厉。

    被人算计了。

    这一定是被人算计了。

    难怪彭采臣一直愤愤的说他根本没有什么红颜知己,更不曾跟谁私定终身,他是真的没有啊。

    她连忙吩咐彭嬷嬷拿衣服来给她穿好,立即出门去找彭大老爷。

    彭大老爷却没在家里,他急着跟二老爷上卫家去登门道歉。

    这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可是这件事一定得先去安抚好卫家才姓,否则等到事情越闹越大,到时候就算能收场,场面也会很难看了。

    想到这里彭大老爷就又有些恼怒,妻子做事向来是很稳妥的,可是最近却总是显得浮躁。

    彭大夫人浮躁的闯进门来,顾不得二老爷也在,急急忙忙的跟彭大老爷说:“出事了!”

    彭大老爷当然知道出事了,他不满的看了一眼妻子,正要说话。

    彭大夫人却果断的打断了他,冷静镇定的说:“那个吊死的不是什么陶氏女,也不是采臣在外头荒唐,那个人是清荷。”

    清荷?!

    大老爷惊疑不定的立住了,看看同样惊住了的二老爷,皱眉道:“什么?!”

    “我们是被人算计了。”彭大夫人收起眼泪,略显冷漠的看向外头,仿佛要透过许多街道,直接看见定北侯府那四个字的牌匾。

    而是谁算计的他们?

    “我们要去揭发她们!”彭大夫人又气又怒,却奇异的冷静了下来,声音冰凉的说:“她们卫家不守信义在先,陷害我们,陷害我儿子,我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彭大老爷也迅速反应过来,不可思议的坐在了椅子上。

    彭大夫人说的是真的,自家真是被算计了?

    可是卫家怎么会找得到清荷,还能想出这个毒计来脱身?

    这是明晃晃的挑衅彭家啊!

    彭大夫人眼睛通红:“这分明就是给脸不要脸,既然他们不要性命了,咱们就让她们尝一尝欺君之罪是何等严重!”

    彭大老爷没有说话。

    还是彭二老爷最先醒悟过来,阻止了彭大夫人,深吸了一口气苦笑问她:“大嫂准备怎么让卫家尝尝苦果付出代价?”

    彭大夫人牵起嘴角笑了,眼里却冰冷一片:“当然是揭发清荷的身份,揭发卫安的身份!”

    到时候隆庆帝怎么会饶的了卫安?!还有卫家,还有郑王,一并都要遭殃!

    彭二老爷笑出了声,见彭大夫人愤怒的看过来,无奈的摊了摊手:“大嫂,恕我直言,清荷的身份,你怎么能证明?”

    见过清荷的人有几个?知道清荷是明鱼幼的侍女的又有几个?

    知道的除了郑王卫老太太和卫安,再加上彭家他们这几个人,就没别人了,彭家又不能说什么就是什么。

    而卫家那批人,除非疯了,自然不会自曝气短。

    清荷自己又死了,死人是什么都不会证明的。

    他们没能用清荷成功算计卫家,反倒是被卫家用清荷反过来狠狠地捅了一刀。

    这一刀又快又准又狠,他们恐怕是要大伤元气了。

    彭大夫人愣在当场。

    是啊,谁能证明清荷的身份?

    她目光闪烁。

    彭二老爷就继续道:“还有人抬棺来求公道的,这说明什么?卫家肯定是准备充分,她们竟然能摸准我们家藏人的地点,还把人给找到,并且无声无息的直接就给杀了,又充分利用了清荷反过来害我们.....肯定已经是把所有情况都设想好了,我们.....”

    这回怕只能认栽了。

    彭大夫人惊得手脚冰凉。

    难道真的是卫家?

    竟然真的是卫家?!

    卫家......卫家竟然这么狠......

    先是答应婚事用以迷惑她们,背地里找到清荷杀死,并且给清荷编造了身世,又杀死了清荷来栽赃彭采臣和彭家。

    那她写的那封信呢?

    彭大夫人忽然想到,并且立即瞪大了眼睛。

    既然那陶氏女不是跟儿子在一起,也不是儿子把信给她的,也不是她收买了自己身边的人,那么自己写的信,怎么会落到清荷手里?

    卫家竟然连她身边的人也都能摸索清楚,并且收买了她身边的人把信给拿走了,作为证据?

    还有彭采臣......

    顺天府的那个王推官之前的确说,陶氏女身上有彭采臣的信物......

    可真是算无遗策啊,彭大夫人退后了一步跌坐在椅子上。

    外头人群的喧闹不满透过院落还能隐隐的顺着风被传送进来,她烦躁不堪的捂住了耳朵。

    这下,真是难以收场了。

    卫安步步紧逼,一步一步咬的死死地,让他们难以招架,疲于奔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