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重启九六 > 第440章 呵,男人

第440章 呵,男人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丁一瘸了……

    消息像是长了腿,一早上就在古城传遍了,比丁瘸子跑的快多了!

    于此同时,丁一因为偷人跳墙的八卦,也一同流传了出去。

    一上午,不少人来探望丁一,包括了王海。

    没办法,自从丁一携巨款后,一直呆在京城,好不容易回古城就到了年关,然后又基本不在家,如今受了伤,总算能堵到丁一了,大家都抓紧时间。

    忙忙碌碌一上午,端茶倒水,送了好几拨人……

    陈仙儿累的够呛,看着跟大爷一样躺在沙发上,还把脚搭在茶几上的丁一,当即恨不打一处来,“我是你们家丫鬟啊?我说你怎么也大富翁了,也不找几个家政,丢人不?”

    丁一没理会陈仙儿的抱怨,无聊的拿着遥控器胡乱的换着台。

    见他这吊儿郎当,满不在乎的模样,陈仙儿更是气,没好气的说道,“果然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

    “呵,男人!”

    陈仙儿最终还不免用个经典语气做结尾。

    面对陈仙儿这一通神奇操作,丁一一脸无语,怼道,“什么偷不偷的,这是你一个通房丫鬟要操心的事?”

    这么一说,陈仙儿立即像是踩到尾巴的猫,直接炸毛,“没良心的,我是通房丫鬟?那我家小姐是谁?”

    说着,陈仙儿狠狠的往丁一大腿上拍了一巴掌,大骂一声王八蛋,之后呲溜一下跑了好几米,就站在那里一脸挑衅的看着丁一,瘸子,一副你能拿我怎么样的表情……

    真是欠抽!

    丁一撇撇嘴,拍了拍自己旁边的沙发,“下学期零花钱减半。”

    “……”

    一句话,陈仙儿就像是被拿捏住要害,哭丧个脸,不情不愿的走回来,然后趴在丁一拍的位置,屁股撅了出来,“你来吧……”

    多通透的的丫头啊,就是之前犯什么傻?

    “妻不如妾……”

    “妻不如偷……”

    “偷不如偷不到……”

    丁一重复着,一句一个巴掌,差点把陈仙儿抽的眼泪汪汪的。

    “呃!”

    胡维进门,看着这诡异的一幕,无语的说道,“我们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

    看着陈仙儿脸色通红的缩在沙发上,胡维忍不住摇了摇头,大家都是有钱人,凭什么丁一就能玩出不一样的节奏,瘸了都能玩出不一样的花……

    想着,胡维看了看跟在旁边的范诗兰,然后他的腰间就被扭了一下,狠狠的,会乌黑泛青的那种。

    很明确的警告,别瞎想!

    胡维哭丧个脸,范诗兰脸稍微转了转,不看他,留给他一个‘看,这就是你们无耻男人’的侧影。胡维委屈啊,这丁一干的无耻事,凭啥我受惩罚!

    他们这些小动作,看的丁一一阵乐呵,见范诗兰驯夫完毕,才收起了脚,笑眯眯的邀请两人落座。

    陈仙儿泡了茶,胡维就稍微询问了丁一的瘸腿两句,迅速了转移了话题,谁会真关注他那个肿着的大猪蹄子,“听说你准备三年内往咱们省投资二十亿美元?”

    丁一点了点头,算是确认,然后问道,“消息这么快的吗?”

    “快?”胡维无语的翻了翻白眼,“你不知道昨天下午省里特意召开了一个临时常委会吗?临时常委会,还是在大年初一,你真特么牛逼!这下,你在我们省真的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

    “啊?”丁一奇怪的应了一声,他还真不知道这事呢。

    上午王海过来时,也没说一声啊?

    要说他一个古城一把,对昨天下午省里的临时常委会一无所知,丁一死都不会信的。

    不过丁一没追究这个,特风轻云淡的一笑,“意料之中!”

    要明白九八年沿江省,全省全年实际利用外资都不到四十亿美元。而IDG放空炮的十个亿,都能让386出面,他丁一的二十个亿,凭什么不能让省里在大年初一开个临时常委会?

    见丁一一副快坐下,基本操作的表情,胡维撇撇嘴,意料你妹,得瑟个啥!

    顿了顿,胡维不确定的说道,“你不会也是打算放空炮的吧?”

    丁一闻言瞪大了眼,“那怎么可能,我不想在沿江混了!”

    这么大的牛皮,就是吹也要吹圆了,要是信口开河的只是想哄点好处,晃点一省大部分官员,丁一大概只能跑到大洋彼岸了。

    胡维翻了翻白眼,“那你准备投资什么?这么大投资,可不是小项目,怎么没听你说过。”

    丁一瞄了瞄胡维,不屑的说道,“开玩笑,有钱害怕找不到项目吗?信不信我今天把消息放出去,明天省市国资委就能排队,然后拿出一沓沓的企业让我来挑选?”

    九九年啊!

    这个年份是什么概念,国企改革的高潮期,金融改革的关键点……

    九七年金融改革时,银行的坏账率超过百分之二十,就是到了现在,也超过百分之十五,听听,超过六分之一近五分之一坏账率,绝对是吓死人的数据。其中一大半都是曾经银行条块领导时银行在地方压力下给地方国企的贷款。

    如今金融改革后,银行的条块领导成了垂直管理,很多国企嗷嗷待哺,银行却不再随意放款了。

    早几年靠着贷款支撑了下来的企业,现在都有点积重难返。

    今年金融改革进一步加深,甚至中央准备成立资产重组公司,来清理银行居高不下的坏账,更是让这些国企雪上加霜。

    这种情况下,无数企业都在破产边缘,要是有个大金主投钱,各企业还真的会打破头!

    什么卖身卖肾的,能活下去才是关键!

    ……

    说了半天,其实也没什么有用的信息,走出门后,范诗兰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胡维,“是不是因为我在,丁一不愿意说他具体的想法。”

    看着范诗兰,胡维摇了摇头,“既然之前我没听到过丁一的想法,证明他也不想跟我说。牵扯这么大投资的商业机密,丁一肯定不会很随意的说出来的。或许他会相信我个人,但是对胡家……”

    说到这里,胡维也停了下来,摇了摇头,不想继续谈这个话题,“咱们也不是没收获,至少知道了民情的事不会变卦。我说你就是瞎操心,丁一这个人我了解的,这人虽然这样那样的毛病很多,但是说出来的话一贯是吐口吐沫砸个坑,商誉是相当不错的。”

    看看丁一的发家史,总之各种坑某拐骗,可是坑某拐骗的对象大多都成为了他的合作伙伴,就数坑自己的最多,然后两人不止成了合作伙伴,还成了好朋友……

    没错,坑某的那个某就是他。

    真特么见鬼!

    “对不起啦!”

    范诗兰吐了吐舌头说道,今天就是她拉着胡维过来的,其实对丁一二十亿美元想投什么,她根本不关心,只是想确定一下民情银行的事会不会变卦。

    胡维摆了摆手,“咱们俩还说这些干嘛?”

    说着,胡维就想着丁一最近接连的大手笔,二十亿美元,民情银行,甚至还要在信达电器中把胡家清理出去。

    胡维忍不住摇了摇头,他跟丁一认识时,丁一还只是一个小酒楼的老板,只是没想到还没到三年,丁一那是一年三个台阶的蹦!

    现在别说他了,就是整个胡家在经济上都难望丁一项背了。

    要不是他亲眼所见,别人说了他打死都不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