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君归矣 > 第一百五二章 山洞

第一百五二章 山洞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多云山庄是从哪一年开始修建,已经查证不出了,多云山庄的修造记录,是从重嘉……”

    裴清话没说完,就意识到李岩只怕听不懂年号代表的时间,忙改口道:“是从先祖二十三岁那年,才开始有的,那时候,山庄中轴线这一条,都已经修造完成,这座山庄,大体已经成形了。”

    李岩凝神听的很仔细,他和她介绍这些……

    “先祖高寿八十有三,无疾坐化,从他坐化到现在,四代六十七年,这座山庄,除了修缮,没有变化,这座山庄的规矩,也没有任何变化。”

    裴清的话顿住,看着李岩,李岩也看着他,片刻,裴清移开目光,接着道:“这座山庄,是以临近悬崖那边的石头屋子为中心,次第铺陈,翁翁说,先祖跟他提过一回,那座石头屋子,是这整座多云山庄的风水所在。”

    李岩微微有些怔神,那座石头屋子……不是塌了么?

    “你和玉树……”裴清顿了顿,好象是在想怎么说,“来的那天,那一刻,石头屋子塌了,先祖留下的话,石头屋子坍塌时,后山开启,不过,你下山了,带着玉树。”

    裴清扫了眼听的怔忡的玉树。

    “后山没有开启,我不放心你,跟下了山。”裴清再次顿住,沉默良久,才看着窗外接着道:“我觉得,得带你去后山看看,这是先祖的遗命,多云山庄的庄主,无论如何,不能违背先祖的遗命,哪怕违背族长,或者是裴家的意思。”

    “裴氏族长……山主之位退下,不就是做族长么?陈炎枫说,你们裴家真正的当家人,是山主,不是族长。”一直沉默听着的李岩,垂着眼皮,轻飘飘的低低道。

    裴清看了她好一会儿,没接这句话,站起来,“我先带你到后山看看吧。”

    “好。”李岩跟着站起来,玉树急忙拿了件厚毛斗蓬,紧跟在李岩身后出来。

    院门口,游庆垂手站着,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游庆旁边,两个中年仆从垂手站在顶小暖轿旁边。

    李岩上了轿,轿子走的很快,凌利的山风不时从帘子缝中窜进来一团半丝,李岩裹紧斗蓬,半垂着眼帘,感受着一路上的上上下下,转弯拐角。

    轿子直走了两三刻钟,穿过一道横架在两道悬崖之上的铁链桥,停在另一边的悬崖上。

    李岩从轿子里出来,转了个圈,看着眼前方圆不过十米左右的一片平整空地,三面都是万丈悬崖,另一面的巨大山壁上,有个一人大小的洞口,洞口几乎被青藤盖满了,两个中年仆从正用力拉开那些粗老无比的藤蔓。

    “就是这里?”李岩走到洞口,看着黑黝黝几乎什么也看不见的洞口里面。

    裴清嗯了一声,游庆点了两盏琉璃灯,递给了裴清和玉树。

    裴清接过琉璃灯,弯腰进了山洞,李岩紧跟在后面,玉树提着另一盏琉璃灯,跟在最后,也进了山洞。

    两个仆从扯着藤蔓,一左一右探头看着一路往里的两豆灯光,灯光转了个弯,看不见了。两人放下藤蔓,往后退了两步,站到游庆身边,看着神情复杂的游庆,低低叹了句,“要是……真要是回来了……”

    “坐着等吧,也该回来了,再不回来……回来就没活路了。”游庆这一声叹息里意味万千,挪到山洞口的一块大石头旁,坐下,闭上了眼睛。

    两个中年仆从挪过去,一左一右站在游庆身后,不时看一眼山洞。

    ………………

    李岩紧跟在裴清身后,左转右转,一直往里,走了一刻多钟,李岩觉得,她已经走到这座大山的中商,再走,也许就要从另一边穿出来了。

    “小心。”前面的裴清顿住,反手抓住李岩,越过李岩吩咐玉树,“把灯放低,前面好象有水。”

    裴清摸到李岩的手抓住,牵着她,脚步比刚才放慢了很多,往前又走了好一会儿,李岩听到了极轻微的水流的声音,再往前,琉璃灯还算明亮的光线下,一道深河横在面前,河里水流急促,河上,横着块窄窄的石板。

    裴清松开李岩,“你站着先别动,我过去看看,这石板横在水上,只怕又生满了青苔之类。”

    李岩站住,看着裴清上了石板,过去又回来,将琉璃灯递给玉树,“我抱你过去,石头上很滑,好象还有蛇,你小心点。”最后一句,裴清是交待玉树。

    李岩心里一紧,有蛇……

    玉树并不怎么在意,应了一声,提着两只琉璃灯,先一步上了石板,几步走到中间,回头看了眼抱着李岩已经踏上石板的裴清,紧两步跳下石板,裴清也抱着李岩,跳下了石板。

    “这里机关重重。”李岩重新站定,回看着河水,有几分惊魂不定。

    裴清失笑,却没答话,这能叫机关重重?

    三个人再往前,没走多远,前面豁然开朗,一阵新鲜流动的空气扑面而来,裴清熟门熟路的走到角落里,掀开琉璃灯,侧过去,点着树在角落里的巨大灯台。

    山洞里一下子明亮起来,李岩转身打量着这个明显是人工开凿出来的山洞,四角都竖着巨大的灯台,裴清已经点燃了两盏,明亮的简直有些刺眼。

    山洞一侧,摆着石桌石凳,靠墙还有个石头的架子,另一面是个石榻,榻前放着个圆圆的鼓墩。

    “你过来看看。”裴清招呼李岩,李岩不再多打量,几步站到裴清旁边,仰头看向裴清手指的那面平整如镜面的石头墙。

    镜面一般的石头墙上光影浮动,一个峻逸非常的女子在光影中时隐时现,仿佛看着李岩在笑。

    裴清看着两眼直直看着石墙的李岩,皱着眉头,顺着李岩直直的目光看过去,又往前一步,仔细看着李岩直勾勾看着的地方,伸手摸了摸,光滑无比,什么也没有。

    光影中的峻逸女子渐渐不再时隐时现,象是往李岩面前踏了一步,侧头冲她笑着,手指在石榻前的那只鼓墩上点了点,双手推出,鼓墩侧倒,女子欢快的转了个身,手指按在石墙一角,好象嘟着嘴嗔怪着什么,缩回手指,一把刀平空出来,在手指点了下,女子将渗出血珠的手指重又按到刚才的地方,一个旋身,冲李岩欢快的福了半福,消失进了石墙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