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无敌悍民 > 第2900章 真相大白

第2900章 真相大白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一时间人们心中都升起一个大大的问号,如果中远镖局和红花会有关,就算中远镖局被官府一举歼灭了又能如何?

    要知道红花会在宋国已经存在了两百多年,一直以来都没有人能把他们除掉,若中远镖局被灭,那么等待顾奎新的又是什么?

    不要想也知道,他肯定会遭到红花会的报复吧?

    是的,正常人都会顺着这个方向想。

    但也有少数人不这样认为,认为中远镖局就和红花会有关,这不,一个中年人站起身来:“顾老,中远镖局的人是不是威胁您了?如果是您就咳嗽一声,我这就去报官!”

    顾奎新笑着摇摇头:“好意我心领了,不过这真是一个误会,相信很多人都见过段大当家来茶馆里喝茶,我们俩更是好友,不仅如此,我的几个儿媳和段家千金更是走动的十分频繁,私交甚好,如果中远镖局真的和红花会有关,这种事我能说出来吗?这种事就算跳进南河也洗不清吧?一旦官府追查,我们顾家势必也会遭到连累的。”

    众人都不吭声了。

    “我们顾家在这中远县虽然算不上大家族,可我顾某人却很满足现在的生活,四个婆娘,七个儿子,还有一群整天围绕在我身边的孙子和孙女,一点都不夸张的讲,我的人生达到了巅峰,我为何要和自己过意不去?为何要自掘坟墓?你们看我像是有脑病的人吗?”

    台下鸦雀无声,上午他们听说中远县就有红花会分舵的事情后皆是联想到了中远镖局,可能是因为红花会这三个字太敏感的缘故,所以并没有人去细想顾奎新为何会这么说,现在听他一说果真是另有隐情啊!

    此时聂伟和李友总算明白了赵小宁为何会说顾奎新是个高手了,起初他们不知道顾奎新为何要说自己的家庭成员,现在看来他都是在为刚才这话做铺垫。

    他先是说出了自己多么的幸福,然后在和中远镖局联系起来,如此一来肯定没有人会怀疑这件事的真伪性。

    果不愧是靠嘴皮子吃饭的存在,任何一段话都不可忽视啊!

    “顾老,您上午说咱们中远县有红花会分舵,不知您指的究竟是谁?”有人大声问了一句。

    顾奎新笑着道:“你们啊,闲着没事真该多看几本书,咱们中远县的确有红花会的分舵,不过那是八十年前的事情了,当时的分舵叫做醉乡楼,这乃是一个青楼,只不过却被官府给剿灭了,如果你们不信,大可去县衙找县志看看。”

    哗!

    台下传来阵阵哗然声,谁能想到顾奎新口中的红花会分舵是一个早已被消灭的存在?

    不得不说这件事真的是个误会,让人也很同情中远镖局,不要想也知道他们肯定吓怕了吧?

    “老先生讲故事的能力的确很强,只是一件历史上发生的事情,却让城中百姓议论纷纷,甚至还联想到了中远镖局,讲故事讲道这种程度真是令人佩服,当赏!”赵小宁说着在口袋里取出一锭百两的金元宝放在了面前的桌子上。

    出手就是一百两黄金,赵小宁的手段让很多人都咋舌,毕竟听故事听的尽兴打赏的人常有,但是一次就打赏一百两黄金的他们还从未见过。

    顾奎新站起身来向着赵小宁拱了拱手:“这位小哥言重了,毕竟老朽就是靠这一张嘴吃饭,自然要在上面下一番苦功夫。”

    “先生此才当此厚赏。”赵小宁笑了笑,然后带着聂伟和李友离开了茶馆,顾奎新既然已经完成了他的任务,那么他也没有必要继续留在这里。

    虽然花费了二百两黄金,但对于赵小宁来说却算不得什么,只要事情能做好就行。

    是的,你没有看错,顾奎新并非是无故说起红花会的事情,昨天晚上赵小宁找到了他,然后说了下他的想法。

    换做普通人顾奎新肯定不会理会,可赵小宁有钱啊,出手就是一百两黄金,而且还说事成后还有一百两黄金。

    一百两黄金可不是小数目,换成白银那就是一千两,正因如此顾奎新才会绞尽脑汁想到了八十年前的醉乡楼,然后在早晨说了出来,赚了二百两黄金。

    ------

    “老爷,老爷,老爷!”

    中远镖局。

    管家喘着粗气跑了进来:“大事,出大事了啊!”

    “官府的人来了吗?”段云峰豁然间站起身来。

    管家下意识的咽了口口水:“没有,是顾奎新,他当众给我们洗刷了身上的疑点,还说他早晨说的红花会是八十年前被官府剿灭的醉乡楼,这都是历史上可寻的案例!”

    听到这,段云峰直接瘫坐在了太师椅上,整个人像是虚脱了一样,今日发生的事情让他有种像是在做梦的感觉,本以为中远镖局会被官府调查,可万万也没想到事情还会发生这种巨大的转变。

    这顾奎新果真是一言能定他人生死啊!

    不!

    这不是顾奎新的能力,而是赵小宁的能力啊!

    是的,段云峰没有证据能证明此事是赵小宁做的,但他相信肯定和他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只不过这种事你知我知就可以了。

    “峰兄,我估计沈家那位得知此事后脸上的表情应该很精彩!”龚梁温微笑着道。

    “应该会很精彩吧?”段云峰脸上露出一丝期待之意。

    ------

    沈家。

    自打沈德秋在段家回来后就卧床不起了,说白了他心疼,心里堵得慌,以至于午饭都没有吃,毕竟他损失了好几百万两白银啊,他能吃得下饭吗?

    “父亲,人是铁饭是钢,我知道您心里很难受,可饭总是要吃的啊!”大儿子沈龙道:“虽然咱们沈家损失了很多钱,可钱财这东西要那么多有什么用?咱就说段家吧,虽然现在很有钱了,可他妈马上就要遭到灭顶之灾了啊!”

    二儿子沈虎道:“大哥说得对,段家和红花会有了牵扯,县令大人又怎会轻饶了他?我估计最迟明天就会派人抓了中远镖局的人!”

    “好消息,好消息!”就在这时,沈家三少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

    见此一幕,床榻上的沈德秋顿时就坐起身来,一脸兴奋的问:“是不是官府抓了中远镖局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