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极品小神棍 > 第2403章 天柱古树的秘密

第2403章 天柱古树的秘密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师父,就放他们这么走了么?”

    白南柠站在他身边,紧蹙秀眉忍不住问道。

    张横无奈地说道:“他们知道奈何不了我,而我也没有办法对他们做什么,所以现在还是个僵局。”

    “那他们为什么还不马上划分华夏玄学界的格局,要仍然在这里探索下去?”白南柠朝着天柱古树上方闪现的人影看了几眼,继续问道。

    “因为他们发现了这颗古树就是天柱古树,想要寻找天柱古树的秘密。”

    一贫大师代替张横做了回答。

    张横对着天柱古树也是一知半解,当下便不说话,跟着白南柠一起好好听着。

    一贫大师慈眉善目地笑着,说道:“天柱古树,相传是盘古开天、女娲造人之后就留下来的天柱,他们的作用是撑起一片天空。”

    白南柠捂住了红润的小嘴,大眼睛眨呀眨的,很是疑惑,一切东西的本质不是物质么?身下这颗古树真能够撑起苍穹?

    道衍和尚看了她一眼,笑道:“自然不是白施主想的这样,所谓撑起一片天,这天指的是玄学界的天。”

    “什么意思?”白南柠更加不解了。

    张横一愣,似乎意识到了什么。道衍和尚继续解释道:“如果你把玄学界的人比作是水里的游鱼,那么他们要存活就需要一定的空间和水,如果没了空间和水,他们就会死,即使活下来了,也不是鱼了,天柱古树的存在就像是给玄学界的游鱼们撑开一个空间、引导水流进来的柱子,你也可以理解为,地球上有一些无形的法则在束缚着玄学的发展,它会将灵气压榨掉,而

    又天柱古树就是抵抗着那些法则不给它们压缩我们生存空间的东西。”

    听到这话,白南柠震惊了,但是更震惊的人是张横。

    道衍和尚的比喻,和李钟杰曾经告诉他的,似乎不谋而合。

    难道玄学界的最终奥秘就是这个么?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抬头朝着身边的天柱古树望去。一贫大师见他们两师徒疑惑的样子,笑着摇摇头说道:“自古就有关于天柱古树的传说,说一旦有人得到天柱古树的认可,那么他就可以真正超凡脱俗,成为超脱阴阳不在

    五行之内的存在,只不过这些都是传说而且。”“想来刚刚那两个度过三重劫的大能已经通过定龙诀猜到天柱古树了,他们现在火急火燎地离开也是去寻找天柱古树的秘密。”道衍和尚叹了口气说道:“不过这岂是这么容

    易的,想当年真正的道衍和建文帝在这里生活了那么长的岁月,也没有找到,更何况是他们了。”知晓了天柱古树的力量之后,张横也对这力量有些痴迷,只是道衍和尚说的很对,连居住在天柱古树下的建文帝等人都没有找到奥秘所在,他们短时间之内又如何能够找

    到呢?

    “咱们走吧,先去解决七星棺的问题。”

    他轻声说道。

    道衍和一贫点点头,自然应允。

    一贫略一施展手段,白王剑便再次横掠在他们面前。

    白南柠望着白王剑漂亮的大眼睛眨了眨,娇声问道:“一贫爷爷,有朝一日,我是不是也可以做到这个程度啊?”

    一贫侧身对张横做出请的手势,而后溺爱地笑着说道:“当然可以,只是要你的修为到达一定境界而已。”

    “那我会很认真修炼的!”小丫头严肃无比地点头,小步迈上白王剑。

    嗖的一声,白王剑呼啸而去,带着他们冲上了云霄。

    张横一直都好奇那七星棺到底去了哪里,直到他们被白王剑带到将近一万米的高空之上后,他才看到了七星棺。

    只见到那七星棺被放在了将近百米宽的大树树壁高台之上。

    望见那树壁上凿出的平台的第一瞬间,张横失神,想起了西南方一种古老的葬法,崖葬悬棺。

    所谓崖葬悬棺,是在崖穴或者崖壁上安葬人的遗体,一般要在岩壁或者平台上刻上图案和铭文,

    这样做的意义是,利用棺椁为舟船将死者的灵魂送回到老祖宗那里,好处在于可以利用“鸟”来导航。

    “先是七星柱的封印,现在又是崖葬悬棺,七星棺的里面到底葬着什么人?”

    他呢喃着,走到七星棺下方,抬起头来望着。一贫收好白王剑以后,也跟着道衍一起走了过来,他一挥手,七星棺便自主落了下来,轻声说道:“大概是前面鬼宗的人过来牵动了里面的封印,导致风水法阵反噬,七星

    棺便自主逃避开来了。”

    七星棺缓缓飞了够来,悬浮在了张横的面前。

    一贫大师和道衍尊张横为尊主的时候,就告诉了他们,说雁翎刀的一项使命就是洗刷七星棺之内的灰黑气,同时要打开里面的封印。“我们已经不知道里面到底封印的是什么人了,但是从雁翎刀组织一代代传下来的典籍来看,显然是要我们在未来的某一天,找到身负天下气运的人来将之打开,将里面的不详清洗掉,至于里面到底是什么,封印着什么人,无从得知。”道衍和尚轻声说道,他的眸光闪烁着异样的光彩,这些年他一直都在这里生活,却从来没有见过真正的七

    星棺,如今才算是第一次而已。

    一贫手持伏魔杵,缓缓走过来,伏魔杵上的一件地兵青灯散发着幽幽光芒,照应得七星棺闪烁不已。

    “难道里面封印的人是……”张横伸手抚摸着七星棺,感受到里面的遗体居然与自己有些心灵感应。

    白南柠冷不丁来了一句:“里面的人不会还活着吧?”

    此言一出,一贫大师当即哭笑不得地说道:“这个少主放心,肯定不会是活的。”

    道衍摇摇头,沉声说道:“也许不是活的,但可能没死。”

    “啊!”白南柠被他的话吓了一跳,果然女孩子不管自身有多强大,还是对这些神啊鬼啊的挺害怕的。

    张横懂他的意思,当即紧蹙眉头,询问道:“难道这么多年过去了,那遗体还没有腐烂枯萎,甚至还可能尸变?”道衍眼神凝重,沙哑地说道:“不好说,尊主你要知道,如果这七星棺真的问题不大的话,为什么要用七星柱布置出七星法阵来封印?而且雁翎刀为什么要如此执着地守护

    着它?”“难道真的是那个失去了帝位的人?”张横愣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