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凤回巢 > 番外之成长(二)

番外之成长(二)

作者:寻找失落的爱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上书房里的动静,不出半个时辰,便传进顾莞宁耳中。

    顾莞宁沉默片刻,轻叹一声:“萧家的姑娘,个个都这般倔强!”

    阿娇的倔强形于外,不必多说。看似温柔内敛的玥姐儿,实则外柔内刚。连圆滑伶俐的瑜姐儿,也有这般固执果决的一面。

    琳琅见顾莞宁心生唏嘘,低声劝慰:“娘娘以养胎为重。这些事,便权当不知就是了。”

    顾莞宁年过三旬,再如何精心保养,身子总不如年少时康健。怀这一胎,着实吃了不少苦头。每日吃多少吐多少,整个人日渐清瘦憔悴。

    等闲小事,琳琅和玲珑等人便会自行处置,不让顾莞宁烦心。

    顾莞宁回过神来,冲琳琅笑了一笑:“放心,我知道轻重,不会累着自己的。”想了想,又吩咐玲珑一声:“母后一直挂记着达哥儿,你去慈宁宫送个信,将此事告诉母后。”

    玲珑应了下来。

    不出所料,闵太后知道这一出之后,眉头皱了许久。

    玲珑安静地站在一旁等候。

    闵太后终于张口道:“小辈们的事,且由着他们自己折腾去。哀家一把年纪,烦不了这些了。”

    说完,又长长地叹息一声。

    闵太后如何不知道,自己若要成全闵达和瑜姐儿,只要下旨赐婚便可。

    只是,闵家不情不愿,总是不好。她便是太后,也没有强逼闵家提亲的道理。

    ……

    此时的闵家,也已乱成了一团。

    承恩公被宫中马车送了回来,随行而来的,还有天子近侍贵公公。

    “皇上有旨,请承恩公安心在府中静养,待身体痊愈了再上朝。”贵公公宣完天子口谕,又特意对着双目泛红的承恩公夫人说道:“徐太医亲自为承恩公看了诊,已无大碍。只要定时服药便行了。”

    承恩公强撑着笑脸道了谢,送了贵公公出去后,再回转,便在承恩公床榻边哭了起来。

    闵大奶奶一双眼早已哭得红肿。

    闵大爷也是一脸黯淡憔悴。

    闵大爷嘴上喊得凶,说是不要这个不肖儿子了。哪里真狠得下这个心?昨夜在府外找了一夜,直至凌晨收到消息,听闻闵达进了宫门,闵大爷才松了一口气。

    却未想到,闵达在外又惹了祸。

    “家门不幸!”承恩公闭着双目,声音里露出颓然:“这个不肖的混账东西,将我这张老脸都丢尽了。”

    闵大爷闵大奶奶哪里还站得住,一起跪下请罪。

    承恩公已没了力气再动怒发火,无力地挥挥手:“罢了,怪你们两个还有什么用。达哥儿闹成这样,京城文武百官都知道了。便想遮丑也遮不住。”

    承恩公夫人用帕子擦拭眼角,一边低声道:“要不,就依了那个孽障的心意吧!”

    承恩公没吭声。

    “闹到这一步,便是想为达哥儿求娶一门好亲事,也是不可能了。”

    承恩公夫人心中百般不甘,无奈认命:“再闹下去,不但我们闵家难堪,便是皇上的脸上也不好看。”

    “瑜姐儿到底是天家血脉,是皇上侄女。魏王府犯了事,郡主的身份却未丢。太后娘娘,待她也有怜惜之意。”

    “再者,瑜姐儿相貌出挑,又聪慧伶俐。日后嫁给达哥儿,生下的孩子,必也聪明伶俐。我们闵家儿孙里,实在没什么出众的。说不定下一代的希望就落在他们身上了。”

    原本极不情愿,怎么想怎么嫌弃。

    现在转过念头来,又觉得这门亲事也不是那么差。

    闵大奶奶心中欢喜,面上不敢流露出来,悄然竖长耳朵。

    半晌,才听承恩公长叹一声:“让人去宫门外等着。一散学,便将达哥儿带回府。”

    这么说,便算是默许了。

    闵大奶奶松了口气,再转眼看丈夫。就见丈夫也是一脸释然。

    夫妻两个对视一眼,还未来得及展颜。已有丫鬟跑着来禀报:“三公子回府了!”

    ……

    “这个孽障,总算是肯回来了。”承恩公夫人忿忿地骂了一回,见丫鬟没动弹,又怒道:“还愣着干什么,快些让他进来!”

    片刻后,闵达进来了。

    跳脱张扬的闵达,此时像没了魂魄的木雕一般,进来后,扑通一声跪在床榻边,然后咚咚咚地磕头。

    原本还打算沉着脸唬一唬孙子的承恩公夫人,被吓了一跳:“达哥儿,你这是怎么了?”

    闵达也不吭声,继续磕头。

    很快,额头便磕破了,血迹流至面颊,看着触目惊心。

    承恩公今日当众丢人出丑,心中憋着闷气,此时闭着双眼,只当没听见。

    “达哥儿,你快些起来。”

    承恩公夫人按捺不住了,连连出言催促。

    闵大奶奶也是满面急切,听到婆婆张口发话,立刻伸手去扶闵达。

    “娘,儿子做了错事,令祖父难堪,遭人耻笑。”闵达沙哑着声音说道:“让我跪着,给祖父再磕几个头赔礼。”

    闵大奶奶心疼得直掉眼泪。

    闵大爷却道:“你知错便好。今日就罚你在你祖父床榻前跪上半日。”

    闵达低头应了。

    ……

    时间一点一点滑过。

    将近傍晚时,屋子里的烛火被点燃。

    睡了半日的承恩公,精神气力恢复了不少。被小厮扶着坐直身子,目光瞥了跪得笔直的闵达一眼。

    闵达跪了半天,思绪混沌,脸上的表情也是一片僵硬。一时并无反应。

    承恩公怒气消退不少,咳嗽一声,吩咐道:“起身吧!”

    闵达还是没动弹。

    承恩公的怒气又去了几分。

    到底是嫡亲的孙子,自小疼到大。便是亲事上犯犟,让人头痛,也不至于真得撵他出家门。

    “别跪着了,起来吧!”承恩公语气略略和缓了一些:“周家的亲事作罢。待过些日子,你祖母自会进宫,为你求娶明瑜郡主,也算全了你的心意。”

    闵达抬头,愣愣地看着承恩公。

    承恩公瞪了闵达一眼:“还跪着干什么!莫非要我亲自扶你不成!”

    闵达张张嘴,泪水涌至眼眶:“祖父,瑜妹妹今日来找我,说以后再也不想见我了。”

    承恩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