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玉堂金门 > 第二百九十六章 抱

第二百九十六章 抱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闻春意姐弟不曾见过那位曾家小姐,只听说过是一个性情谦恭的小女子。然而从闻秀玉的言行上面,他们分明感觉到这位曾家小姐不一般。闻府亲戚朋友之间来往的小女子众多,闻秀玉从来不曾把一人瞧进眼里过。

    闻春意瞧了瞧闻秀玉的神情,想想补两句说:“哥哥,你跟曾家姐姐说,就说我很好相处,不象外面流言所说的那般难处。有机会,她又方便,我们可以约在外面相见。哥哥,等我们和曾家姐姐见过一次后,下一次,你再跟着出来,可以装作巧遇。”闻秀峻听闻春意的话后,他拍桌子大笑起来,说:“雪朵,你教哥哥扮偶遇,那样做得太假了,给人一瞧,就揭穿了。”闻秀玉闷头写着条子,由着弟妹两人在一旁说话逗乐。

    闻春意和闻秀峻交换下眼神,两人都瞧见闻秀玉红了的耳朵尖尖。闻春意笑瞧着闻秀玉,原来世间依旧有一见钟情,只是她不曾有机会碰到而已。她对与曾家小姐在外会面的事情,不抱有任何的希望。闻大少奶奶说过,曾家小姐是典雅的官家小姐,出入都有人陪同着,轻易不会出家门。那曾家女子要守的规矩,比闻府规矩还要多。曾家小姐们的婚配,从来都让人惦记着上心。

    这个冬日,在闻春意的心里,白日开始漫长起来。闻府除去她一人外,暂时再无未出嫁的女子。闻朝磊和闻朝城两家人,今年冬天依旧不会回到安城,两家的院子里,都只有几个留守的粗妇。府里的未曾入学堂的孩子们,在冬日里,寻不到好的去处,互相拉扯着来寻闻春意这个姑姑说话做伴。闻朝青和金氏乐见孩子们亲近闻春意,室外孩子们的喧闹声音里,他们觉得四房也能这般的热闹起来,两人相顾脸上笑意浓郁。

    这个冬日,闻春意放三丫出府嫁人,又在闻大少奶奶的安排下,选了两个小丫头来身边。她没有再顺着丫字排下去,而是直接叫她们为喜鹊和喜庆。闻大少奶奶和闻春意商量后,决定让人先调教两个小丫头一番,等过些时日,两个小丫头规矩行事能入目,再来服侍闻春意。经林家少爷的事后,闻大少奶奶待闻春意又上心了一些,她总觉得闻春意迟迟未曾定下亲事,就是他们夫妻识人不清拖累的结果。

    林家那边传来的消息,依旧是平静无波的消息,那位林家少爷仿佛严守着规矩的人。然而闻大少奶奶听闻秀桦提过,他对这桩亲事不抱有希望,凭林家少爷的性情,只要他先生的女儿有心,只怕最终还是能成事。闻秀桦只不过是守着与林大少爷的诺言,静等着最后结果的来临。闻秀桦叹息着说:“我现在盼着不能成事,虽说有些对不住四叔四婶和十八。但是总比成事之后,十八一辈子生活在那种人身边来得好。”

    闻大少奶奶因此一着,偶尔会试探闻春意的心意,发觉她对林家少爷也是平常心后,她安心了许多。闻春意经闻大少奶奶试探过两三回后,总觉得闻大少奶奶心里另有打算,而那打算对她来说算不得坏事,她便不再上心。玩心计这种高成本的东西,她从来没有那种天赋。她早早想好了,在闻府里安份过日子,时不时想法子挣一点高端银子进口袋。出嫁之后,有嫁妆在手,只要夫婿不错,想来能自由许多。

    林家的家风不错,对家中妇人的管束,相对也自由许多。听说林家大少奶常和朋友聚会,又能出城赏花赏景。闻春意想着林家少爷多情,大约在这方面不会太过限制她。林府那么多出嫁的姐姐,目前也只有两三人内宅清平。闻春意不信林家的家规,能限制得了一个人多情的心思。林家少爷待先生的女儿,尚且这般明知还能珍惜对待,想来日后,更加会珍惜身边娇柔可爱的人。

    闻春意伸手摸了摸脸,她两世为人,都做不了那样一个可爱的人。然而悔亲这事情情,她话到嘴边无数次,又被现实打击得咽回去。闻朝青和金氏提及林家少爷的口吻,让她无法把话说下去。闻秀玉和闻秀峻两人对这桩亲事表现出的淡漠,常让金氏当着闻春意的面嗔怪不已。“谁家少年在年少时,就会行事那般的规矩?”金氏这般对闻春意说着话,惹得闻春意笑说:“娘,我们府里的少年人,和来往人家的少年人,行事大多规矩守礼节。”

    林家那位少爷明显是被家人宠坏的人,所以才会行事那般的不拘礼节。金氏听闻春意的话,瞧着她的面色,问:“雪朵,你可是极其不喜林家少爷?”闻春意沉思一会,想了想说:“遇见这么一个人,我怕林家的家规,是管不了他这样的一个人。”闻春意觉得闻秀桦夫妻都不是那种讲究繁文缛节而不切实际的人,两人的心思清明着。当这一桩亲事,对闻府再无多大的利益,只会拖累一府兄弟之情时,这桩亲事,能不能继续两说。

    金氏的脸色沉了下来,她悠悠一声说:“林家内宅清平,你嫁过去,用不着跟人斗心眼。”闻春意只是笑而不语,还不知将来的事情,她用不着跟金氏纠结。闻秀玉和闻秀峻不会眼睁睁的瞧着她去跳深坑,他们两人只不过是再等着明年春天的来临。闻春意最近非常注意闻秀节的动向,她觉得这一个弟弟,比起两个兄长来说,性情太过温良,待小女子们瞧着太过温存了一些,容易无意中惹了人祸。

    闻春意原以为闻秀玉会是那个多情人,结果瞧着如今他的举止,方知自家兄长只怕是难得的专情人。闻秀峻这般性情的人,天生就让人不会为他着急。只有闻秀节那种憨憨性情的人,才让人暗自为他着急着。特别是听着他嘴里的姐姐妹妹们如何的事情,闻春意和闻秀峻双双脸色大变。闻秀峻容忍不了的跟他说:“节弟,你小小年纪,心思不要用在女子们的身上。”他这话一出口,闻秀节听得怔愕起来,惹笑了闻春意。

    闻秀节开口辩解道:“哥,我说的都是自家的亲戚姐妹,她们是姐妹,不是别家的女子们。”闻秀峻头大的瞧着他说:“节弟,两位伯母和五婶家的亲戚的孩子们,算不上我们家真正的亲戚,你年纪虽小,但是也到了避嫌时。你几时听人说过,我和哥哥似你这般大小,无故去亲近小女子们?”闻秀节瞪大眼说:“每次大嫂都说,来往的人家,都是我们自家的亲戚们,要我们好好招待他们。何况那些姐妹们,待人都非常的好。”

    闻春意和闻秀峻交换下小眼神,那些小女子的心思,可没有闻秀节想象的那般好。目前,闻秀节算是府里这一代年纪最小的人,因为他性情非常的不错,来往人家的少爷们,大多喜欢和他说话,没事也爱逗逗他。闻秀节的人缘,在一定的程度上,远远超过两个兄长的总和。而那些小女子,心思奇多,又借着彼此年纪尚小的原故,自是来跟闻秀节亲近说话,顺带帮着家中姐姐们打听一些事情。

    闻府来往人家当中,也有互为姻亲的人家。有些人,更加是在宴会上,男女先有了意思,双方家人又赞同成就的喜事。每年都有几桩喜事发生,而这当中,少不了各家弟妹们在宴会里中打听牵线的作用。闻秀峻容不得别人来利用闻秀节,他谨记得拉着闻秀节在身边。何况他最好的朋友钟池春如今游学在外,闻秀峻同别的人,都是一般的交情。在宴会上,他有大把的时光,守着自家弟弟,来好好磨砺他去防范各家小女子的小心眼。

    闻春意听闻秀峻说了一些事情,她照旧不去参与别家的宴会,她宁愿守在闻府里,由着外面因她不露面,风传她种种的不是。近来各家的宴会,非常奇怪,常有少年男女行事不端,被人捉现场的事情发生。闻春意总觉得只要不是傻子,都不会挑这样的场合,被人当场捉住把柄。金氏和闻春意去大房见闻大夫人和闻大少奶奶,大家坐在一处说着话。闻大夫人也赞同闻春意不去赴宴,说:“如今的风气,不比从前风气正。人的心思多起来,害人的终害已。”

    闻大少奶奶点头不已,前两日,她去赴人家的宴会,结果那宴会就发生一桩事。众小女子在湖边玩耍,当中一对嫡姐庶妹不知因何事争执起来,众女子跟着劝和起来,人越挤越多起来。有人在这当中不小心挤到湖里去,当时就大乱起来,众小女子尖叫起来。天气这般的寒冷,远远候在一旁的粗妇,已经急急往这边赶了过来。而不远处,男子那边,很快的跑来几人,前面脚快一人,还抢在粗妇前面,直接跳进去,直接把小女子紧抱着出了湖。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