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回到明朝当王爷 > 第271章捡到宝了

第271章捡到宝了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271章捡到宝了

    成绮韵见杨凌脸色臭臭的,不由眨了眨眼,笑道:“大人怎么了?”

    杨凌摸着鼻子道:“这算不算王昭君出塞和亲?”

    成绮韵忍着笑道:“不…….算吧?如果算的话,那也是倒插门的”。

    成绮韵刚刚说完就放声大笑,毫不拘束、毫不做作,笑的开心极了。杨凌从未见她在自已面前这样放开地欢笑,声音清脆之极,受她感染,杨凌终于也忍不住大笑起来。‘

    门口的亲兵和丫环诧异地往里边探了探头,又赶紧的缩了回去。

    杨凌笑罢坐回椅上,意味深长地看了成绮韵一眼道:“成大军师的‘上策’,不可取。你呀,虽然智计百出,有些想法终究还是脱不了一个女人的桎梏,那就是国事家事掺合在一块儿分不清楚。再说不谈朝廷体面,就是本官个人,为了这个目的去…….也是君子不为。看什么看,难道本官不是君子?”

    成绮韵俏皮地皱皱鼻子,抚额想了想,然后眼珠一转,狡黠地道:“那么…….只有连骇带诈,双管齐下…….。”

    “哦?此话怎讲?”杨凌狐疑地看了她一眼。

    成绮韵对他低低说了一番,杨凌听了想了想,似笑非笑地道:“看来本官是休想从你这儿听到什么光明正大的计策了,呵呵,姑且一试吧…….。”

    阿德妮通汉语,但是并不认识汉字,这也不奇怪,那些走私跑船、甚至跑到西洋人船上当水手的汉人大多不识字,她能在短短两年交往中把汉语学的这么溜利。已是非常聪慧了。

    杨凌每日仍有大量的公文需要处理,不过现在成绮韵赶到了,许多事务就可以由成绮韵代劳。所有重要的公务,各部司衙门都送往杨凌书房,杨凌阅后,捡必须自已处理的留下,其余地就着人转送成绮韵书房,这项工作就交给了阿德妮。

    这件事阿德妮倒是胜任愉快。而且阿德妮显然很厌烦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整天躲在闺房里的生活,一有了工作,哪怕是些最简单的事情,也让她整个人都变得精神起来,眼神亮亮的,充满了神采。

    杨凌一旦约集军政税刑工各部司官员以及当地少数民族头上议事,谈及政治、军事、经济、行政、税赋、用工等各方面问题,阿德妮只要在场。都侧耳倾听,显的十分注意。

    尤其是当杨凌谈及许多超越现在这个时代的比较现进、科学的理论和观念,更是令阿德妮目泛异采,显得极为钦佩。房中只有两个人时,杨凌批阅着公文。阿德妮就在一旁轻摇着羽扇,奉茶侍候。

    “唔,想不到琉球驻军这么一件小事,反响会这么大。大明是头一次在国外派遣常驻军。周围诸藩小国反应强烈,有的希望循照此例,请大明驻卫以保安全,有地则紧张万分,担心朝廷会对他们干预太多呀”,杨凌指着一份来自厂卫的密报说道。

    阿德妮已知道琉球的地理位置和大明以及诸国的关系,闻言俏皮地一笑道:“那是自然,越是具有一定实力的国家。越是不愿受制与人。其实大明周围的小国至少都已成立数百年,有着完善的体制,只要臣服藩属就够了,大明国力如此强大,人口众多,为什么不向更远的地方发展,开拓殖民属地呢?”

    “殖民?”杨凌怔了怔。

    阿德妮道:“是呀,很多地方没有统一地国家。是一些松散的部落组织。占据着广袤的土地,很容易征服。占据这些地方。设立总督官,即便不以它为抢掠为目的,只要把它做为自已的原料产地和销售市场,也将为国家生成庞大地财富”。

    杨凌想了想,摇头笑道:“不可能。我们汉人传承数千年,已经形成了大一统的国家观念,思想上不想向外拓展,可以借由开海通商逐渐改变人们的意识,但是政治体制上,朝廷是不会允许一个独立的强大武装存在于中央政权之外,远在海角天涯无法制约”。

    阿德妮轻轻蹙了蹙眉:汉人地想法真是奇怪,这个问题她的国家根本不会有人去考虑。看来放诸西方而皆准的东西,在东方未必行的通。

    但是阿德妮不服气,她仔细想了想,又道:“如果…….这些地方产生的财富足以令朝廷动心,而且不需要朝廷象派遣重兵屯驻琉球一样,耗费大量财力、人力,这些地方还能纳入帝国的统治,皇帝也不会允许吗?”

    杨凌直起腰来,感兴趣地道:“说下去,你的意思是?”

    阿德妮成竹在胸地道:“我刚刚说过了,有许多地方只有许多松散的部落,而且极其落后,以明军地武器装备,少量部队就能征服。

    这些地方原本与朝廷毫无关系,现在能纳入帝国的版图,提供大量的财富,倾销生产出来的商品,我想没有一个有作为的帝王会目光如此短浅,会对它毫不动心…….。”

    杨凌点了点头,道:“那么持续的统治呢?既然那里有广袤的土地,显然不能靠这区区少量军队去维持,如何保证那里的秩序、制订相关地法律,运送大量地物资,收取税赋,实行统治?”

    阿德妮似乎被他的诘问打断了思路,她不悦地皱了皱眉,有点忘形地道:“大人,打断一位女士地话是很不礼貌的行为”。

    她倒底年轻,虽有知识。却无城府,一辩论起来根本就忘记了对方的身份,全然没有想到在大明,女人随意打断男人的话,才是极其无礼地行为。

    杨凌却不以为忤,他眉尖一挑,好笑地点点头,赶紧闭上嘴巴听她说下去。

    阿德妮想了想。继续道:“至于说到担心派遣大批远征军,天涯海角,如同自立为王,最终遭到反噬,这种情况不会出现。首先,只要保证中央政权的强大和统一,殖民地就很难产生反叛,毕竟它的存在要依附于中央政权。要独立需要许许多多的条件,可谓困难重重。

    其次,那些地方由于原来根本没有一个强大的、统一的政权,所以不需要大量军队,一支一千人的大明军队。凭借火炮和刀剑就足以征服那些装备简陋的部落。帝国会连一支千人地队伍也害怕吗?

    以后的统治,可以在当地招募土著官员和雇佣兵,雇佣国外的人听命于自已的军队,我的国家就是这样做的。这样一来,该地的最高统治者属于大明,但是他们占少数,凭借的是帝国地权力来征服当地,没有胆量造反。

    而且总督可以三年一换,根本不给他建立绝对听命于个人的私人武装的机会。而当地的土著慑于帝国的武力,同时他们地族人中有许多人被帝国雇佣,成为利益共享者。所以也难以组织有效的反抗。要知道,他们原本没有国家,只要不过于苛待他们,就难以有一个共同的信念来形成强大的反政府组织”

    她说地兴起,又忘形地拉了把椅子,坐在杨凌对面,继续说道:“或许,几百年后他们会有力量反抗。但是那有什么关系呢?做为现在的皇帝来说。他只派出一个千户,一个原本不属于他的地方将为他的朝廷效忠几百年、提供几百年的财富。即便有朝一日弃去了,对大明来说也没有任何损失”。

    杨凌怦然心动,他捏着下巴想了半晌,呵呵笑道:“好似有些道理,现在大明北有鞑靼、南有倭寇,待平靖了这些地方,开海通商也有了成效,我们的水师也更加强大、熟悉远近诸国和海上行军、作战,一切条件都已成熟了,我会向陛下进言的”。

    阿德妮听了抿嘴一笑,得意洋洋地站了起来,根本没有注意杨凌目中闪动的神色,带出了一丝意味深长地笑意。

    杨凌时常边阅公文,边捡其中的要点说与她听,起初阿德妮还装的懵懂不知,不知一个一向被人认为诚实、纯朴的好人一旦装起象来,最易让人在毫无戒心的情况下被蒙蔽。

    杨凌最初只是技巧地询问在她的国家是如何处理这些事情的,只让她表述该国操作的事实,这样一来纵然有所吐露,也不会与一个村姑地身份不符,何况阿德妮十分习惯女人参予政事地行为。

    随着勉强吐露、适当叙说,直到她对杨凌表现出的一些见解‘忍无可忍’,愤愤地进行驳斥,被杨凌这个熟谙他人心理、最善于辩论地对手一步步带动下,不着痕迹地提高自已的见解,阿德妮说出来的也越来越多,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已所表达的东西早已和她的身份不相符了。

    阿德妮虽然知识渊博,但是毕竟是个年方十八的小姑娘,对于官场人物的狡诈哪里了解那么多。更何况这个东方国度存在了数千年,它的官场远比西方,远比她那个不足大明一省的小国家要复杂的多,杨凌在这个官场中纵然是个新丁,要对付她也是游刃有余。

    杨凌已经不是第一次和她讨论政事了,她也不知不觉地习惯了这种近乎幕僚内参的身份,而且对于能表现出自已的聪明才智颇有点自得其乐。

    杨凌听她侃侃而谈言之有物,常有独到见解,所以遇到些疑难问题时,便随口说与她听,两人各抒已见,有时聊的忘形,甚至争得面红耳赤。

    每到这时阿德妮就象一个好胜心切的小孩子,全然忘记了自已女奴的身份,拉把椅子大马全刀地往杨凌对面一座,就开始提事实、摆依据,无论政经军工都讲的滔滔不绝。根本没有注意到杨凌戏谑、好玩的眼神。

    杨凌毕竟来自现代,思想意识比她还要先进了数百年,有时驳得阿德妮哑口无言,她仔细想一想,就会坦然承认杨凌是对的,这种坦率地性格很是招人喜欢。

    但是过于超前的意识在当时的环境、条件下很多都是不切实际的,有时杨凌自以为放之现在正确无比的想法一提出来,阿德妮提出几个实现它所必需的基本物质条件和意识要求来便问住了杨凌。每到这时阿德妮就弯眉一挑,得意之色溢于言表,那神情说不出的妩媚。

    不知不觉间,两人变的熟悉起来,彼此地关系不象是大人和女仆,倒象是office里的上司和女职员,非常的随和融洽。作为独处异国,没有亲戚、没有朋友的一个外乡人。尽管阿德妮是那么的独立自强,感情上对杨凌的依赖还是越来越重。

    这里就是马可波罗游记中描述的那个东方大帝国,在它的海洋上漂洋了两年多了,终于踏上了它地陆地,做为一个奴隶。

    幸好。这里比马可波罗描述的世界还要文明,这里的大人并没有把女奴视同可以随意处置的私人物品,他…….这位东方的侯爵大人,对我很尊重。他有着渊博地知识和尊贵的教养。

    她悄悄看了眼杨凌,杨凌赤膊穿了件丝织的坎肩,正专注地看着一份公文。浓密而乌黑的头发,那笔挺坚毅地鼻梁,还有那线条流畅的脸庞,专注有神的双眸,悄悄地撩动着阿德妮少女的情怀。

    这是我见过的最英俊的东方男人,而且谈吐风趣。故国。我是再也没有可能回去了,他将是我一生陪伴的男人么?或许,对一个女奴来说,已经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事了,毕竟他是这般优秀地男人。

    统帅数十万大军的总督,天呐,我的国家所有的老弱妇孺都算上,才一百万人口。他总督的六省。比我们的王国大了六部。

    阿德妮曾经的梦想,希望有一位英俊的骑士。能骑着高头大马来到她地身边,单膝跪地,在她地手上轻轻一吻,然后带着她回到自已的庄园和城堡。现在虽然不是想象中地场景,可是他却应该是命中注定属于自已的王子了。

    飘流万里,一个少女在狼群中辗转往来,直到这么幸运地遇到他,难道不是上帝的恩旨? 这样的交往真是疯狂,没有舞会,没有酒宴,没有月光下的约会,也没有他亲手为自已采下的玫瑰花儿,自已就要成为他的女人了,而且…….自已好象真的爱上他了。

    阿德妮的心象小鹿般怦怦地跳了起来,长这么大,她的心里还真的从没有驻扎进一个男人的身影,因为她从五岁起就开始学习贵族的礼仪,淑女的谈吐还有舞蹈。

    她还要学习击剑、骑马、射击。在语言,历史,哲学方面她有全国最好的名师教导,精通拉丁语,希腊语,法语,西班牙语和意大利语。

    她是阿加维的骄傲,葡萄牙上流社会最出风头的淑女,不知多少英俊的骑士、年轻的男爵、子爵们围着她的石榴裙子打转,把她当成最高贵的公主一般,而现在她却沦落成为一个女奴。

    阿德妮轻轻叹了口气,她注意到,杨凌的双眉也锁了起来,脸上有抑制不住的怒气。那份拿着公文的手在轻轻发抖,她不由停了手中的扇子,关切地问道:“大人,发生了什么事?”

    杨凌没有象以往一样对她谈起公文中的内容,望着她的目光甚至带着一丝厌恶和憎恨。阿德妮不由吃惊地退了一步,杨凌垂下眼帘,强行压抑着怒气,过了半晌才冷冷地道:“把这份公文交给成大人,要她马上阅览”。

    阿德妮乖巧地没有再问,她答应一声接过了公文,急急忙忙走到门口,就听杨凌唤道:“等等,唔…….如果成大人那里不太繁忙,叫她看了公文后来见我一趟”。

    “是的,大人”。阿德妮慌慌张张地答应一声,赶紧溜掉了。

    成绮韵的房中坐着两位穿绿袍的官员,似乎正和她谈着公事。阿德妮一直很怕成绮韵那双似乎洞悉一切的眼睛,她或许没有自已那么渊博的知识,懂得那么多技艺,可是她对人性的了解,对于人心地透澈,常常使阿德妮在她面前有种无所遁形的感觉。所以她经常不自觉地躲避着成绮韵。

    重复完了杨凌的话,阿德妮默默地退出了房间。杨凌从来没用这么冷淡的语气和她说过话,看她的眼神会带着厌恶之色。如果杨凌一开始就把她当成一个予取予求的女奴,而不曾尊重过她,她或许不会那么在意杨凌的态度,但是现在她的心里很难过。

    阿德妮刚刚走出门去,就听成绮韵一声怒叱:“禽兽!”

    阿德妮吓了一跳,她不由自主地止住脚步。左右看看见门外没人,便向旁悄然一闪,扶着葡萄架侧耳倾听,只听房内一个官员惊问道:“成大人,出了什么事?”

    成绮韵似余怒未息。冷斥道:“满刺加地佛郎机海盗趁我朝集兵扫荡倭寇,趁隙占据屯门岛,偷袭东莞县境,劫掠妇女儿童。那些生番凌辱妇人,生吃儿童,真是一群魔鬼!”

    阿德妮大骇:佛郎机海盗偷袭明廷了?她知道出身自已国家的这些海盗凶残成性,一路上对那些小国多有侵辱,杀人更是家常便饭,但是以她所在的海盗船来说,由于一直没摸清这个庞大帝国的真正实力,所以对大明有所忌惮。还很少主动招惹明朝,不知道满刺加的海盗有多少人,竟敢直接袭击大明本土。

    不过说到生吃儿童,阿德妮心里倒是颇觉委屈,明人一直把他们当成野人生番,殊不知他们一路东来,也总是担心那些长相衣着怪异的国家土著会是食人番

    她所在的海盗船上雇佣有大明百姓,那些人日常谈笑就常说昔日错怪了夷人。见他们容貌鬼异。民间就传说他们来自食人国度,还绘声绘色地说他们最好吃小孩。常以铁锅蒸笼把小孩蒸身透汗,然后以铁刷刷去苦皮,此时小儿犹是活人,这才开膛破腹去肠胃煮熟了吃。听得阿德妮都直作呕。

    可是她也不敢回头辩解,因为那些被掳走的妇人必然会受到凌辱,最后和那些儿童一起被卖到印度或西方做奴隶,这是海盗拐卖人口地主要目的,同样是充满了罪恶,她又有什么好辩解的?

    难怪杨大人以那样的眼神看自已,原来是因为这个原因。

    阿德妮更觉的委曲了,她们地国家可不象大明,那里国家小而多,种族也极多,因为宗教信仰不同,动不动就打的不可开交。所以贵族最注重家族群体,根本没有现在明朝人这么强烈的国家意识、族群意识。所以她不会因为那些海盗是佛郎机人就觉得亲切,也不觉得自已该为出身与佛郎机的海盗承担责任。

    可是阿德妮虽这样想,她也知道东方人却不这么认为,否则也不会有株连九族这种在他们地刑律中无法理解也不可能存在的东西了,这是由东西方千百年社会体制沉淀下来的不同思想意识催生出的法律基础,阿德妮只好闷闷不乐地返回杨凌房中。

    这一日杨凌都对她极是冷淡,府中所有的下人和来往的公人对她的态度也悄然发生着变化,作为需要群体生活的人类,尤其是她已经逐渐适应了这里地环境和氛围,这种被所有人抛弃的冷漠,让阿德妮变的郁郁寡欢,晚饭都吃不下了。

    到了第二日,阿德妮对杨凌照顾的更是无微不至,端茶沏水、打扇手巾,但杨凌忙忙碌碌对她虽十分客气,却不见了往日的亲切,快到晌午时,成绮韵忽然匆匆赶到房中喜滋滋地道:“大人,佛郎机…….”。

    她说到这儿才注意到阿德妮也在,忙对她说道:“阿德妮,你先离开一下,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和大人谈”。

    阿德妮默默地施了个礼,悄然退了出去,她转过门扉沿着廊道走了几步,一退出房门内的视线。就跨过栏杆,提着裙裾蹑手蹑脚地潜到窗根下蹲了下来。这里爬满了藤萝,里边是杨凌书桌摆放的位置,如果成绮韵要和大人谈公事,在这里应该听地最清楚。

    她听到成绮韵提到佛郎机,自已这两日受尽旁人冷落,就是因为这件事,自已今后被人如何处置恐怕都要系于此事。她怎能不关切?

    阿德妮蹲在窗下,只听杨凌问道:“有了什么消息?”

    只听成绮韵道:“大人,我地秘探冒充行商,已和佛郎机海盗船上的大明子民取得了联系,对他们晓以大义,并许以重金,他们已答应今天夜间乘小船逃离海盗船,如果方便再携带一门小型佛郎机炮。如果不方便也没关系,他们已懂得那种炮地制造和使用道理,同我们的造炮工匠画影图形,描述一番就可以制造了。”

    “好!太好了!”杨凌兴奋地道:“安排重兵接应,务必保证这几名水手安全上岸。我们的战船和火炮虽能对付这伙无恶不作的海盗。但是火力上终究要略逊一筹,如果熟悉他们火炮的构造和威力,要取胜就容易的多了,哈哈哈…….”。

    阿德妮一奇:“原来大人派了奸细买通海盗船上的水手。要盗取火炮的秘密。他…….他那日问我是否熟悉西洋火炮,也是为了这个原因么?我…….还以为他对我地身份有了怀疑…….”。

    阿德妮正想着,就听成绮韵又道:“大人,你已知道阿德妮懂得使用剑术和火枪,一个民女可能懂得这些东西么?一个被拐卖的奴隶,如果说海盗为了卖个高价,保留她的处女之身自然大有可能,可是海盗船来到大明。又容留她在船上待了两年才卖出,这怎么可能?如今咱们要和佛郎机人开战,她是佛郎机人,留在大人身边太危险了”。

    阿德妮几乎叫了出来:“那些海盗被杀掉和我有什么关系?卑鄙,她是要把我从大人身边赶走”。

    只听杨凌迟疑的声音道:“我看…….阿德妮性情纯真,心地善良,不象个心怀歹意的人,再说那些海盗作恶多端。她也是海盗的受害者。怎么能怀疑她?”

    阿德妮心中一暖,一股感激和幸福的暖流涌遍了全身。

    只听成绮韵冷哼一声道:“大人。她既然擅使火枪和长剑,怎么可能对火炮全然无知?大人那日询问她,为何要瞒着大人?她既是被海盗掳来的受害者,又何必对大人隐瞒真实地身份?

    大人一身系于六省安危,所谓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卑职对大人的安全负有责任,怎能容一个身世成谜、可能对大人有危险的人留在大人身边?无论她是不是奸细,这样的人不能留在大人身边,请大人三思”。

    阿德妮咬了咬嘴唇,心中暗自着恼:这个女人一定是嫉妒,早看出她喜欢大人,想不到她竟然陷害我,我的身份地确特殊,可我…….我何曾想过要害大人,我是不敢说出自已的身份啊。

    房中沉默了片刻,只听杨凌的声音低沉地道:“那么…….你打算怎么处置她?”

    一听到这句话,阿德妮犹如一盆冷水直浇下来,她绝望地垂下了头,两颗泪珠儿轻轻滴在翠绿的草叶上,只听房中成绮韵地声音冷酷地道:“她只是海盗送来的一个身份不明的女人,还能有什么地方安置?不如杀掉算了”。

    阿德妮身子一震,只听杨凌急道:“不可以!”

    成绮韵马上又道:“那么…….卖入青楼妓馆好了”。

    阿德妮咬的嘴唇都快出血了:“女人!果然只有女人才是女人真正的敌人,嫉妒象一杯毒药,让她们变得如蛇蝎般狠毒!”

    “不行!”杨凌再次阻止,他叹息一声道:“唉!我真的希望阿德妮是个可以信赖的人,可惜我们现在和佛郎机人在打仗,而她身份未明,留在这个军机要地确实不太合适。罢了,我…….我回头再问她一次,如果她仍不肯对我坦诚相待…….,,她一个异族女子又无法生存,帮她找个肯要外族女子的人家,把她嫁了吧”。

    阿德妮委曲地眼泪扑簌簌地往下淌,房中成绮韵站在杨凌对面,眉尖一挑,无声地对他使着口型:“大人,你也、越来、越邪恶、啦”。

    杨凌也用口型回答:“跟你学的”,然后两人相视而笑。

    成绮韵已经离开半天了,阿德妮才缓缓移开窗口,扶着有些发麻的大腿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地走回门口,在那儿站了许久。

    杨凌正在翻阅一堆公文,没有注意到她的出现,阿德妮咬着嘴唇,挣扎了半晌,终于鼓足了勇气,挺胸抬头扬声道:“大人!”

    杨凌愕然回头,瞧见是她,便颔首道:“阿德妮?进来吧”。

    他说完了转过头去,忽然觉得有些古怪似的,又转过头来瞧着阿德妮。这个十八岁的异国少女,仍是那身大明女子的服饰装扮,但是那种总是谦卑、甚至带着点懦弱的笑容不见了。

    她一身女装,身子却站得笔直,身上散发出矜持、尊贵、优雅、自信地气质,似乎…….还有点上刑场般地悲壮。她那恬美而富有异域风情的脸蛋上,由于紧张和严肃,娇嫩红润地薄唇紧紧抿在一起,明亮动人的双眼、翘挺笔直的鼻子,妩媚中透着一股勃勃英姿。

    杨凌皱了皱眉,疑惑地道:“阿德妮,你怎么了?”

    阿德妮一副全豁出去的表情,她猛吸了口气,然后一脚迈进房门,双足“啪”地一碰,挺胸抬头,昂然立正,说出一串语音古怪的话来。

    杨凌没有听懂,他放下手中公文,站起身刚要询问,阿德妮已用中文又重复了一遍。

    她目视杨凌,很认真地,一字字的说道::“葡萄牙皇家海军上尉、圣.佛郎西斯科海事学校教官、雅丽.阿德妮男爵,参见大明钦差总督、杨凌阁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