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道门生 > 第455章 此城必屠

第455章 此城必屠

作者:莫麻公子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半日后,东方墨站在山谷外,神色古怪的看着斜斜靠在一颗古树旁的凌亦。

    凌亦正不断仰头,习惯性的痛饮着壶中的烈酒。任由酒液将他的衣衫浸透,也没有丝毫在意。

    如今他眼中已经浮现几分朦胧的醉态,不过每一次拿下酒壶,都会带着一抹怜悯神情的看向前方。

    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只见在山谷中,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女,正跪在一座足有十余丈巨大的新坟前。此女似乎泪水已经流干,如今正用带着鲜血的手指,在一面墓碑上,刻画着什么。

    不消多时,少女终于放下了手臂。

    只见在她面前的墓碑上,则刻着“夏之墓”三个醒目的血字。

    做完这一切之后,少女双掌放在地上。

    “咚……咚……咚……”

    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

    随即她站起身来,将玉颈一偏,顿时三千青丝垂落。此女拿出了一柄短刃后,抓住自己如瀑的长发,举刀一挥。

    “哗!”

    一把长发被她斩断,拿在了手中。

    少女向前走去,将自己的断发,放在了坟头黄色的新泥上。

    “各位夏家族人,此生清伊只为杀尽南阳山修士而生。”少女看向巨大的新坟,神色坚定的说道。

    语罢,她后退了两步,而后伸手拿出了一只造型奇特的石球,更是挥手连连,不断地打出法决。

    霎时,就听轰隆隆的声音响起。

    在她面前的巨大新坟,被她利用夏家遗留的阵法,沉入了大地当中。而后山石滚落,将原地填的满满当当。

    少女驻足了三五个呼吸,就决然转身,向着东方墨和凌亦二人走来。当走到凌亦面前后,更是“扑通”一声跪了下去。

    “小女子夏清伊,大恩无以为报,愿为恩公做牛做马。”

    语罢,此女双掌撑地,就要磕头。

    然而凌亦一挥手,一股轻柔的力量就将她的娇躯抬起,让她始终无法叩下去。

    醉醺醺的看了她一眼,凌亦道:“不用了,起来吧。”

    少女僵持了几次,依然无力抵抗那股轻柔的力量,于是放弃挣扎,但还是跪在地上。

    这时,一旁的东方墨终于有机会,将面前的少女仔细打量一番。

    只见此女身着白色宫装长裙,身形颇为高挑。不过如今浑身沾满了血渍和泥土,看起来极为狼狈。

    透过她凌乱的长发,能够看到一张精致的面容。而满脸的泪痕,则为她平添一分楚楚可怜的娇弱感,让人忍不住生出怜惜之意。

    “走吧!”

    东方墨看了此女一眼后,便收回了目光,转而看向凌亦说道。语罢,他率先转身,向着前方走去。

    凌亦擦了擦嘴角的烈酒,瞥了一眼东方墨的背影,便步伐有些虚晃的跟了上去。

    “恩公!”

    这时,名叫夏清伊的少女连忙起身,追了两步。

    凌亦闻言转过身来,不解的看向她。

    “清伊如今族灭家亡,此生发誓必杀尽南阳山的人。可孤身一人实力低微,厚颜恳求恩公再助清伊一把,清伊愿做牛做马,报答恩公的再造之恩。”

    听到此女的话,东方墨迈动的脚步一顿,更是转过身来。看了看凌亦,又看了看叫夏清伊的少女,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神情。

    凌亦眉头微微皱起,但片刻后,他就开口道:“你要我如何助你?”

    “这……清伊想请恩公带我离开此地,夏家已亡,若是清伊继续逗留,必然会落在南阳山的手中。”

    凌亦将酒壶往腰间一挂,又将三尺青峰扛在了肩头,略一思量后,就一声坏笑。

    “你之前说,小生救了你,那你做牛做马都愿意对吗?”

    闻言,夏清伊身躯一颤,像是想到了什么。但片刻后就紧紧咬住嘴唇,并倔强的点了点头。

    “好,走吧。”

    看到此女这幅模样,凌亦眼中闪过一丝异样的神采,而后一声轻笑,就转身向前走去。

    东方墨看着他一副轻佻的样子,又看了看只是一愣,就立马跟上凌亦脚步的夏清伊,神色越发不快起来。

    ……

    七日后,东方墨和凌亦的身形并列着,不急不缓的,向着正东的方向疾驰而去。

    只是在两人身后,还有个身着宫装的白衣少女,额头隐隐见汗,极为吃力的紧跟二人步伐。

    “凌兄平日里都是这般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吗。”这时,东方墨看向凌亦问道。

    身后的夏清伊只有筑基中期修为,实力堪称低微。而他们此行可是要去灵元城,找到那座地底的双向传送阵,必然是危机重重,带上此女无疑是累赘。

    就如这些时日,若是按照他和凌亦以往的速度,应该早就赶到灵元城了才对。可就是因为此女的存在,硬生生的被拖慢了进程。

    “哪里哪里,她和我不过同病相怜,所以小生才出手相救而已。”凌亦解释。

    “小道看你应该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东方墨嘿嘿一笑。

    “东方兄想多了,小生可不是那等伪君子。”凌亦哪里听不出他话里的意思,便直言否定道。

    “哦?不是伪君子,难不成是真小人?”东方墨依旧打趣着他。

    闻言,凌亦面色不善起来,却不知如何作答。

    于是他瞥了一眼身后的夏清伊,转而看向东方墨露齿一笑的开口。

    “你觉得此女如何。”

    东方墨毫不忌讳的转身,再度将夏清伊上下打量了一番。

    片刻后他心中点了点头,此女的姿色,比起南宫雨柔已经不逊色多少了,绝对的美人儿。但他回头过来,却看向凌亦摇了摇头。

    “胸太小。”

    “你……”

    凌亦先是一愣,随即看向他怒目而视道:“无耻之徒。”

    语罢,他身形一花,竟然来到身后法力近乎透支的夏清伊身旁,更是在此女一声娇呼当中,一把搂住了她的纤腰,随即脚下一跺,化作一道青光,刹那间消失在远处天边。

    东方墨大有深意的看了凌亦的背影一眼,摸了摸下巴后,便身形一花,跟了上去。

    ……

    又是四日眨眼即过,东方墨等人的身影,终于出现在了一座巨大的城池前。

    当凌亦驻足看着此城足有数十丈高度的巨大城墙,以及城中连绵起伏的山脉后,眼中浮现出一抹复杂的追忆之色。

    虽然有些许变化,可此城依然给他一种发自内心的熟悉感。他甚至记得哪些山头,是谁人的洞府。

    只是十年过去,早已物是人非。当年的凌家,已经不复存在了。

    “你二人等在此地。”

    凌亦放下夏清伊后,右手持剑,左手再度拿起了酒壶,三步一饮,向着灵元城中走去,只给东方墨和夏清伊二人,留下了一道萧瑟的背影。

    “唰!”

    东方墨身形一晃,就挡在了他的身前,更是双目凛然的看着他。

    “你可要想清楚,大局为重。”

    他当然知道凌亦想做什么,然而他就早通过影子,发现灵元城果真如他猜测的那般,有着近十万人。

    虽然城中没有化婴境修士的存在,却有二十余个凝丹境修士。凌亦若是还想屠城,那此举,无疑有着以卵击石之嫌。

    看到东方墨挡在前方,凌亦脚步一顿,而后目光同样一凌。

    “此城,非屠不可!”

    语罢,他径直向着前方走去,身躯就像一柄利剑,锋锐的气息,似能斩开一切。

    东方墨嘴角抽了抽,片刻后,还是后退了一步,为凌亦让开了道。

    就这般,凌亦的身形不急不缓的,随着前方的人群,进去了灵元城。

    “轰隆隆!”

    不消片刻,灵元城中忽然传来一阵剧烈的法力波动。不时还能看到一抹撕裂苍穹的青光闪烁,伴随着声声惨叫,以及阵阵怒喝传来。

    “这……”

    见此一幕,犹如一朵白莲矗立的夏清伊神色微变,仅仅是数个呼吸,她立马反应了过来,眼中突然就有了泪光。

    几乎是毫不犹豫的,此女玉足一踩,伸手同样拿出了一柄精美的长剑,就要向着灵元城冲去。

    然而她脚步刚刚抬起,东方墨便淡淡的瞥了她一眼。

    “嗡!”

    其肉身之力鼓荡,一股吸力顿时将夏清伊的身躯摄住,使她玉足“咚”的一声踩在地上,再也无法抬起。

    夏清伊转身,看向他极为愤怒。

    “你要是不想当累赘,就好好在这儿待着。”

    东方墨说话之际,甚至没有看此女一眼。

    而听到他的话后,夏清伊身躯一颤,随即手中长剑无力的滑落了,“哐啷”一声掉在地上。

    包含的泪珠也像是长剑一般,终于落了下来。

    她想进入灵元城,想将南阳山的修士斩杀,想为夏家的族人报仇。只是那道士说的不错,她的实力太过于低微,在高高在上的南阳山面前,就像是蝼蚁。

    久久之后,此女止住了泪水,捡起了地上的长剑后,转而看向东方墨问道:“凌大哥他为何会如此。”

    因为神识无法穿过有着禁制的高大城墙,所以东方墨双目紧闭,脑海中回荡着影子带回的画面,并没有理会此女的意思。

    “凌大哥他为何会如此。”夏清伊还不死心,看向东方墨又一次问道。

    闻言,东方墨依旧没有睁开眼睛,不过却有些不耐道:“和你一样。”

    听到他的话,夏清伊神色一怔,极为吃惊。她当然明白东方墨所说那四个字,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时,她忽然就明白当初凌亦救她时,曾说“同是天涯沦落人”那句话的原因了。

    “轰隆隆!”

    只是半盏茶的功夫,忽然间灵元城的护城大阵毫无征兆的打开,一层冲天而起的倒扣碗状光幕,将此城封锁。

    好在影子就在城中,所以东方墨依旧能够看到其中的画面。

    夏清伊并不了解眼前这一幕,此刻吓得花容失色,看着被封锁的灵元城,此女银牙紧咬,心中满是担忧。

    就这般大半日时间过去了,即使透过护城大阵,这半日中,东方墨也能察觉到城中不时传来的剧烈波动。

    直到傍晚时分,灵元城中的巨大动静才渐渐平息,最后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见此,夏清伊脸上的担忧之色非但没有减弱,反而越发的浓郁。

    某一刻,东方墨“唰”的一下睁开了眼睛,如今他心中满是震撼。

    没想到凌亦竟然真的将整座灵元城给屠了,城中可是有数十个和他同阶的凝丹境修士,甚至其中不乏有凝丹境大圆满者。

    由此他对凌亦此人的实力,又有了一个新的认识。恐怕就算灵根变异,他和此人之间的胜败,也在五五之间。

    想到此处,东方墨一阵唏嘘。当日在天云城中,好在二人最后都收手了,否则吃亏的必然是他。

    摇了摇头后,他迈动脚步,当先向着前方行去。

    一旁的夏清伊一怔,就连忙跟上了他的步伐。

    当二人走近之后,不知是否是巧合,大地忽然震颤起来。随即护城大阵的禁制光幕降落,被封锁的灵元城,终于开打。

    于是二人毫无阻碍的走了进去。

    看着满城的废墟,还有顺着街道汩汩流淌的鲜血,东方墨心中隐隐有着一股共鸣的振奋。不过他没有任何停留的,继续向着前方走去。

    很快,二人就来到一处类似于武斗台一样的地方。

    抬头一看,一个修长的身形,正极为虚弱的盘坐在台上,脑袋无力的低垂着。

    “凌大哥!”

    当夏清伊看清此人正是凌亦之后,立马向着前方疾驰而去,来到其身旁。

    此时的凌亦浑身染着鲜血,不知是他自己的,还是别人的。其气息虚浮,在前胸和后背,还有数条血淋淋的伤口,其中一条,甚至深可见骨的样子。

    “呼……呼……”

    从他粗重的呼吸,看得出他异常疲惫,几近虚脱。

    而他那柄古朴的三尺青峰,仿佛一柄普通的青钢剑,掉在了数丈之外的地上。

    东方墨走上前来,看着近在咫尺的凌亦,瞳孔不由一缩。如此进的距离,他有八九成的把握将此人斩杀,以报当初那颗天雷子之仇。

    然而这个念头只是刚刚升起,就立马烟消云散。不知为何,按照他以往睚眦必报的性格,此时竟然对凌亦生不起丝毫的杀机。他深知,这可不仅仅是因为他对那传送阵感兴趣的原因。

    “走吧。”

    足足一炷香的时间过后,凌亦终于抬起头来,此时他已然恢复了不少力气。

    夏清伊早有准备的,将那柄落在数丈外的三尺青峰捡起,放在了凌亦的手中。更是毫不在意他满身的血污,伸手将他扶了起来。

    凌亦看了看满目疮痍的灵元城,嘴角勾起了一丝细微的弧度,任由夏清伊搀扶着,向着城中某个方向走去。

    东方墨念头一转,就紧随二人身后。

    约莫半个时辰,三人就来到了灵元城中,一处破败,但却极为壮观的山门前。

    看着山门旁一颗布满灰尘的巨石上,刻着一个大大的“凌”字,东方墨摸了摸下巴,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不过这时,凌亦已经迈步走了进去。

    东方墨警惕的看了看四周,最终还是信步跟上了他的步伐。

    (为了本书一个重要人物,所以稍费笔墨,让东方无脸打了几章酱油。大家有兴趣可以加本书书友群:2084515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