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我是个阴阳符师 > 二百八十五章 忽悠

二百八十五章 忽悠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人老精,鬼老滑,尾生活着的时候是多么淳朴的一个人啊,死了两千多?14??不去投胎,学坏了,竟然知道要证据了,哥们那有证据给他?呛的我直翻白眼,有点想发火,强忍了下来,对他道:“尾兄啊,能查到这些已经很不容易啊,你当我是阎王老子吗?你不能要求我给你找证据,地府又不是我们家开的,你应该相信天帝使者的人品,我还能诓你吗?”

    我说的很认真,尾生听的也很认真,却还是摇头道:“你别劝我了,就算是有证据,等不到花娘,我也不会轮回转世的。”

    尾生说完这句话,又坐回原地,靠在石栏上去看孟婆喝汤,一根筋的让我相当无语,我算是看出来了,尾生肯本就劝不动,哥们很是头疼,用强还不到时候,再试试别的办法,可该用什么办法呢?

    凭我的经验,对付鬼怪,无非是抓,收,超度……超度,红娘也说过超度,哥们要是把尾生直接给超度了是不是就ok了?值得试一试,不过,试之前,还得忽悠,哥们组织了下语言,蹲下对尾生道:“尾兄,听过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吗?”

    尾生点点头:“听过,我还不够心诚吗?都在奈何桥上等了两千年了啊。”

    一根筋的人认死理,我发现根本说不过尾生,翻了白眼,耐心道:“心诚是心诚了,办法却不对,这样吧,我教给你一段咒语,你跟着我念,勤念多念,兴许能感动老天,就让你见上花娘一面了。”

    “还有这等咒语?兄台快快念来!”尾生眼睛又亮了,哥们沉浸心神,盘膝对着尾生坐下,对着他捏了个法决,轻声念诵:“尔时太上道君,与诸圣众,在八骞林下,七宝台中……广设法要,为诸众生,演说是经,名曰解冤拔罪,流布于世,利益存亡,若有善男子善女人,一心专志,入静持斋,焚香行道,六时转念是经,吾当随愿,保佑其人,使宿世冤雠,乘福超度,幽魂苦爽,各获超升……”

    经叫太上道君说解冤拔罪妙经,是道家超度的经文,作用当然是有的,尾生跟我念诵当中,原本灰乎乎的摸样,变得鲜活了起来,怎么形容那种感觉呢?像是个活人了,有了生气,哥们精神振作,不停念诵,正起劲呢,尾生突然就不念了。

    哥们纳闷问道:“尾兄,怎么不念了?”

    “我心里突然清净了许多,有点麻木,身上变得轻飘飘的,甚至有点想不起来花娘的样子了,这经的确有妙用,但我不能念下去了,我怕我会忘了花娘,辜负的了她一片心。”

    卧槽,功败垂成的感觉真特妈的让人沮丧,看着倔强的尾生,我真想给丫的一巴掌,深吸了两口气,问道:“你一定要见到花娘是不是?”

    “是,不见到花娘,我就在这等她,等到天荒地老,等到天地俱灭。”

    “行,你在这等着,不用你等到天地俱灭,我帮你找去!不过,我先跟你说明白了,整个魂魄是够呛了,残魂行不行?”哥们本来就要暴走了,关键时刻怀里的魇祟突然动了下,一个主意在我脑海里浮现,尾生的执着,不就是要见到花娘嘛,那我就给他个花娘,让魇祟变成花娘的模样,哄骗他喝了孟婆汤不就行了。

    问题是哥们也不知道花娘长什么模样啊,照着***整肯定是不行,我还是得问尾生,可经过这两次折腾,尾生已经有点不太信任我了,半信半疑道:“你能把花娘找来?真要能,你刚才为啥不找来?你不是说花娘已经投胎转世去了吗?”

    “刚才你也没跟我说花娘长什么样子啊,何况我能找来的是残魂,你当了这么多年的鬼,应该知道人有三魂七魄,天魂,人魂,地魂……”哥们快速找到了个借口,不等尾生继续说话,接着道:“你得相信天帝使者的能力,不过这都几千年了,叫花娘的何止千万,你详细跟我说下花娘的模样,也好找点。”

    “花娘是个美女,具体形容就是,玉质凝肤,体轻气馥,绰约窈窕。聪明俊雅,仪容秀丽。白皙如玉。十指尖尖。姿容秀美,丰采动人。面如粉团,鬓似乌云绕。眼横秋水,如月殿姮娥,眉插春山,似瑶池玉女……”

    听得哥们一愣一愣的,尾生形容的是人吗?脑海里怎么也勾画不出花娘到底是个什么模样,词句很美好,却没有一句管用的,我忍不住打断了还要继续形容下去的尾生道:“具体点,眼睛是大是小,眉毛什么样子,鼻子呢?塌鼻梁还是高鼻梁,小嘴还是大嘴,脸型什么样?爱穿什么颜色,样式的衣服……”

    尾生信了我的邪,不在用那些美好的句子,认真告诉我花娘长什么样子,其中有些细节也记得不是那么清晰了,想想也是,两千多年了,在怎么记忆好,毕竟时间过去了那么久,记忆肯定有些模糊,如此一来,哥们反倒是多了不少信心。

    详详细细的问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哥们觉得差不多了,该记起来的尾生都记起来了,记不起来的也就记不起来了,哥们时间不多,以我现在的功力,神魂出窍,也就是一天一夜的功夫,这次要是解决不了,回魂后怎么也得休息一个星期才能在神魂出窍,哥们没那个耐心。

    “尾兄,耐心等待,我去去就回。”说罢四下看了看,捏了个隐身决,然后朝着桥那头快跑,没办法,总不能在过一次奈何桥,只能是往回跑了,可往回跑,要是让尾生看见,丫的又会怀疑,只能是隐身行事,在一个也是让尾生看看哥们的神通,增加他对我的信心。

    哥们跑回到彼岸花海那里,把魇祟从怀里掏出来,这小东西竟然睡着了,我把他拍醒,让他幻化出花娘的样子,按照尾生说的,十八九的摸样,身穿湖蓝长裙,身高一米六,脸型……魇祟非常听话,跟橡皮泥似的可塑性极强。

    我俩差不多折腾了一个小时,连花娘的声音都改了好几次,哥们仔细回想了半天,觉得没什么疏漏了,又教给魇祟该怎么对尾生说话,以及相对的应变,让魇祟好好练习了几遍,无论是走路,说话,觉得都差不多了,这才带着魇祟往回走。

    哥们的信心一半一半,不知道能不能瞒过尾生,不过只要魇祟有七八分像,基本就能过关,毕竟两千年过去了,有点变化也在情理当中,难不成还能一点变化都没有?再说说辞哥们也都教给魇祟了,何况从尾生的心理来说,等待了两千年,终于等到了要等的人,看到花娘的模样,肯定会很激动,心思也就不会那么缜密了。

    走到奈何桥上,哥们深吸了口气,让魇祟袅袅婷婷的往前走,我和魇祟的举动很是古怪,来往的孤魂野鬼都好奇的看向我俩,连鬼差也不例外,却没有一个管闲事的,甚至鬼差都不跟我对视,看到我的目光就躲闪,肯定是崔判官传下的消息,让它们少搭理我。

    哥们乐得没人搅合,小心翼翼的跟在魇祟身边,生怕它露出什么破绽来,魇祟倒也争气,步子走的很慢,幻化出来的花娘痴痴迷迷的,走在阴气弥漫的奈何桥上,竟然还有那么一丝风韵,很快就倒了奈何桥中央,尾生还是坐在桥头,伸着脖子四处张望,看到了魇祟之后,整个人一下子就呆住了。

    如同石化了一样,再也不动,魇祟已然痴痴迷迷向前走,尾生却突然站了起来,同样痴痴迷迷的迎面而来,画面很感人,哥们却没觉得感动,因为我知道尾生眼里的花娘不过是魇祟幻化出来的,心里有点不得劲,如此痴情的一个人,我骗他应该吗?

    哥们真心不想欺骗尾生,可人都是自私的,为了找到慕容春,哥们也只能违心的继续欺骗下去了,尾生步子走的很慢,眼神中流露出来的没有激动,却有着深深的哀愁,他伸出手,轻声呼唤:“花娘,花娘,真的是你吗?”

    魇祟听到尾生召唤,身躯颤抖了下……挺像那么回事的,幸亏哥们之前把尾生所有的反应都揣摩了下,让魇祟有所应对,魇祟身躯颤抖了下,目光看向尾生,仍是痴痴迷迷,却仿佛想起了什么,问道:“你是……”

    “我是尾生啊,尾生,咱俩约好了在桥下相见,我一直在等你,一直在等你……”

    “尾生……我好像记起来点了,你……我感觉你好亲切!”

    “花娘,花娘,你是怎么了?”尾生泪眼凄迷,走过来抓住了魇祟的手,魇祟痴迷道:“我在水里,好冷,好寒冷……”说完还颤抖了下身躯,卧槽,魇祟这小东西演的太特妈好了,简直是影帝级别的啊。

    “花娘,花娘,我在这里,我在这里陪着你,不会在让你感觉到寒冷了,没事了,别怕……”尾生语气轻柔,好像魇祟幻化出来的花娘是一朵花,一个不小心就能折了一样,真真是个痴情的男子。

    “前面有汤,热乎乎的汤,我要去喝汤,我很冷,很痛苦,我要去喝汤,你陪我去好不好?”

    “好,我陪你去喝汤,忘记以前的痛苦,我陪着你,你做什么我都陪着你……”

    眼前这一幕,让我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感觉韩剧什么的都弱爆了,同时也很欣慰,只要尾生喝了孟婆汤,哥们的任务也就完成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