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我是个阴阳符师 > 一百二十九章 命妇

一百二十九章 命妇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黄符****而出,直奔老太太面门,甭管她是个老鬼,还是阴神,雷令符下不可能一点反应都没有,事实也正如我预想的那样,老太太对迎面而来的黄符甚是忌惮,面无表情的脸上皱了下眉头,身躯一晃,躲开了黄符。

    老太太躲黄符都那么优雅,全身上下动都没动,恍惚了下就换了个位置,就是这么一个恍惚,老太太控制庙祝的力道弱了三分,铃铛很是机灵,趁老太太躲闪的功夫,大声念诵了句咒语,猛地一扯,庙祝惨叫了声,嗖的被收进了铜镜中。

    收了庙祝,铃铛把铜镜往回一转,咬破食指在铜镜表面画了一道禁咒,我以为铃铛收了庙祝,老太太会勃然大怒,自己冲上来跟我们火拼,并没有,老太太依然保持着优雅的风度,但是从她的身上却散发出一种肃穆的气息。

    老太太突然转身,朝着村口那十四座牌坊优雅的拜了三拜,是那种半蹲着的,古代女子特有的礼节,三拜过后,老太太转过身来,与此同时,十四座牌坊冒出十三股青烟来,青烟缭绕飘到老太太身边,幻化成一个个妇人。

    十三个妇人围绕着老太太显露出真身,各个都是盛装,服饰却各有不同,明朝服饰的七个,清朝服饰的六个,俱都是华丽到了极点,妇人年纪也是有大有小,最小的看上去有四十多的年纪,最大的看上去得有七十多了。

    毫无疑问,包括老太太在内的十四个妇人,就是村子里明清两代的贞洁烈妇了,哥们惊讶的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甭管有没有牌坊,死了不应该都去地府投胎吗?牌坊村怎么就这么特殊,每块牌坊里竟然藏着已经死去并且受封的命妇阴魂。

    我惊讶的都快说不出话来了,寇真走到我身边,朝窗户外面看了看,对我道:“伟哥,进村之前我就跟你说过村子有古怪,你不信,这会知道我说的没错了吧?”

    我指着窗外的十四个妇人,扭头问寇真:“为什么?”

    “因为……咦,她们怎么跑了?”寇真一指,我急忙回头去看,十三个妇命妇各个端庄,围着老太太转了一圈后,朝她施施然行礼,化作一股股青烟朝着村子而去,这情景十分壮观,仿佛在看一幕老旧的戏曲,还没开始就到了结尾,有种曲终人散的感觉。

    老太太追着章慧来的,章慧没拿下,庙祝被铃铛收了,能这么轻易放手?而且她们之间的动作很是诡异,我不相信老太太把其它十三个命妇拜出来只是溜达一圈,必然要发大招了,我急忙掏出几张黄符递给寇真道:“去走廊把黄符贴在楼梯旁边,再去把慕容春叫来,这件事她脱不了干系。”

    寇真接过黄符,对我道:“瞧好吧,拉开门出去,我又给了铃铛两张黄符,让她保护好章慧母子,章慧很是感谢,一个劲的说谢谢,吴进一直阴森森的,直到这时候才突然开口道:“是我把老祖宗放进来的。”

    说完这句话,抬头瞧着章慧,目光中满是凶狠,尖声道:“你害死了我爹,你该有报应!”

    每个心里变态的人,内心都隐藏着一个惨绝人寰的故事,吴进如此痛恨自己的母亲,想必是看到了什么,我想应该是那件事吧,而且父亲的惨死对他影响很大,造成了心里扭曲,哥们现在也没心思去研究他的家庭伦理大戏,最重要的还是解决了眼前这件事。

    章慧的出现,只是一个契机,或者说是阴谋,从慕容春带着我们到小庙,进村,发生的事来看,必然有因果联系,开始她对我说的,太平天国,张青山,龙脉,窥探天机做出的手机,我还有那么点相信。

    现在不确定了,我想要个合理的解释,可关键时刻慕容春不见了,不来了,丫的阴魂不散的劲没有了,会不会她是钱老板的帮手,给我们讲的故事只是个烟雾弹?

    我走到窗户外边,朝外看去,就见老太太还静静的站在青石的街上,优雅却仿佛还带点悲伤,明亮的月光照在她华丽的衣服上,意境相当足,如果不是哥们没时间,我真想把这一幕画下来,取名牌坊下的古代女人。

    没准还能一举成名呢,我都有点跃跃欲试了,寂静的村子突然喧哗了起来,鸡在飞,狗在跳,更有许多人大呼小叫,整个村子像是突然苏醒了,村里人三五成群的气势汹汹朝着我们所在旅馆而来,我心里咯噔一下,感觉大事不好,正好寇真回来了,我扭头看了一眼,却发现他身边没有慕容春。

    “慕容春呢?不是让你叫她来吗?她人呢?”

    “不在屋子里,楼上楼下的都找了,不知道去那了。”寇真说着话来到我身边,朝外一看,村子里的人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男女老少都有,差不多有几百口子了,有手里拿铁锹的,锄头的,菜刀的,棍子的……

    寇真喊道:“我知道了,伟哥,那些穿古装的老太太们,不是跑了,她们是给村子里的人托梦去了,肯定是那个明朝的老太太柳氏拜托那些老太太的,你想想,十三个牌坊的获得者,基本上整个村子都是她们的后代了,只要托梦让村子里的人收拾章慧,村子里的人又惊又怕的,谁敢不听话?卧槽,咱们全身都是铁,也干不过整个村子的人啊。”

    我急忙竖起耳朵去听,吵吵嚷嚷中,果然听到有人喊道:“我家老祖宗托梦了,说村子里有章慧这么个贱女人是对村子的玷污,要是不把她处理了,咱们村子几百年的名声就臭了,老祖宗还说留下这个女人是个灾难,十四座牌坊都会倒,她们也会离开,从此以后咱们村子永无宁日……”

    “我们家老祖宗也是这么说的,特妈的,我早就看这个女人不顺眼了,咱们这么贞洁的村子,几百年家家户户的女人守贞洁,却来了这么个贱货,要是搁在以前,早就浸猪笼了……”

    “祖宗几百年的贞洁,换来这么十四座牌坊,不能让章慧那个贱女人给毁了,她早就该死了,就是因为她的出现,咱们的日子才越来越不好过,老祖宗都震怒了,干脆把她给埋了……”

    “不杀了她,也得把她赶出去,她不配在我们牌坊村……”

    “哎,哎,我们家也都梦见了老祖宗,穿着诰命的衣服,活灵活现的,你们说是不是章慧又干啥不要脸的事了?要不然老祖宗们咋突然一起出现了呢……”

    大呼小叫之中,哥们能听到的只有这么多,寇真说的没错,最先出现的那位优雅的老太太肯定是柳氏,村子里第一个贞洁牌坊的所有者,否则不会有那么大的影响力,能让十三座牌坊里的妇人听她的话。

    吴家在古代绝对算的上是大户人家,几百年的传承,不客气的说,随便从家里拿点什么东西出去卖,都是一笔大钱,这也是为啥章慧死了老公,还能带着个孩子活的很滋润的原因。

    可村子里第一个贞洁牌坊获得者家里,却出现了出轨的女人……不得不说这是个莫大的讽刺,柳氏因此被拆了庙宇,送出了村外,这事搁在谁身上都得怒了,不过,为啥柳氏一直没动静,偏偏我们来到村子突然想起来收拾章慧了?

    难不成还是跟那个小庙有关系?吴家门口摆放着的穷奇,慕容春招惹庙祝,然后带着庙祝进了村……特妈的,慕容春肯定知道什么,没准是慕容春早就算计好的,怪不得现在跑了个无影无踪,哥们恨的牙根直痒痒,却不敢离开,我们依仗着小楼,还有一拼之力,要是出去逃命,能躲得过村子里几百人的追杀?

    “伟哥,闹大发了,村里的人群情激奋,要不,咱们把章慧交出去?”话是寇真说的,这小子有点胆怯了,我跟章慧也没交情,可就算是交出去,就能没事了?打从进村,事情就接连不断,钱老板,慕容春,柳氏,章慧……这些看似不挨着,却一定有其联系。

    牌坊村的人气势汹汹,章慧交出去,不死也得扒层皮,章慧虽然做出了不道德的事,但也罪不至死,要是我们没搀和进来,完全可以看热闹,可人家投靠你来了,你拿不出办法,还把人交出去,我咋感觉那么不得劲呢?

    要是章慧死了,是不是因为我的怂害了她性命?以后真的就能心安理得的活下去?难道不会有愧疚?从小我就懂得一个道理,人这一辈子啊,甭管活的好,还是活的坏,都不能有愧疚,否则一辈子都会不安。

    我深吸了口气,对寇真道:“不交人,大不了拼了。”

    说出我的决定,哥们心里顿时感觉轻松了下,本以为寇真会跟我对付两句,没想到这小子一指窗外,惊讶道:“卧槽,那不是慕容春三人吗?她们要干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