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庶女重生之嫡女谋 > 第281章 患得患失

第281章 患得患失

作者:暖手宝宝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高冉冉手上的银针反手就要刺入身上人的指尖,却突然反手被人握住了双手,一双琥珀无垠的眼睛骤然在她的头顶深深的凝视着他,眼中有动人心魄的光华在流转,高冉冉感觉自己的魂魄都快被那双眼睛给摄了去着,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着。

    “你……你想干什么!”高冉冉以一个极其羞缅的姿势瞪大着眼睛望着夜怀,忐忑无比的想要捍卫自己的权利。

    听着如小猫一般酥酥麻麻的声音,夜怀动人心魄的眸子里有墨色的光波在轻轻流转,他居高临下的望着高冉冉,眼中有着说不尽的柔情,声音嘶哑,似藏着无限的性感:“嘘,别说话。”

    被夜怀钳制住身体的高冉冉被那迷人的声音撩了下心神,又开始用力的挣脱起他的束缚。

    “你放开我,放开我!”声音如同小猫一样,抓的某人心头越发痒痒无比。

    “你在玩火!”夜怀的目光幽深如海,眼中藏着巨大的隐忍,隐忍的*又仿佛就要破土而出,择人而噬。

    他是她最大的*,也是他最好的解药,明明是中了欲毒无解的人,可只要一靠近她,抱着她,他身上的疼痛却如同石沉大海一般,余下的只有满满的隐忍着的*,全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着,要了她……要了她……

    高冉冉察觉到他眼中*的隐忍,急忙闭上了眼睛,不去挑战他的极限,小脑袋也不禁缩了缩着,她可不想成为某个人清晨化身为狼之后的早餐……

    “你……”夜怀看着她这个可爱的模样不禁有些失笑的摇了摇头,手上禁锢她的力度也慢慢送了开来。

    就是现在!

    那边高冉冉一个用力,趁着夜怀失神片刻,翻身将夜怀压在了身下,又是一个迅速的起身,整个动作一气呵成,转眼之间,身着一身里衣的高冉冉已经起身站在了床边,目光挑衅的看向夜怀,顺手将床边的湘裙披在了身上,挡住了胸前透出的惷光着。

    身上的温香暖玉瞬间离怀,夜怀除了感到一阵失落,心口之处突来的疼痛让他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头,他的*还没有褪去,欲毒骤然发作,排山倒海的疼痛压的他有些喘不过气来,如玉的脸色骤然微变,白如薄纸。

    望着夜怀骤然蹙起的眉头,还有他额头上那凝聚滴落的豆大汗珠,高冉冉瞬间意识到了什么,猛然一惊,脸上得意的笑容在一瞬间转为害怕与担忧,也顾不得穿衣,瞬间就尚了床从床头的盒子里倒出了她之前配好的药丸给夜怀服下。

    服下片刻,夜怀紧紧皱着的眉头反而越发沉重了几分,额头上的汗珠也越落越大,整张脸因为突来的锐利的疼痛变得微微有些狰狞,即使是疼到了骨子里,那周身的高贵气度依然未减。

    “夜怀!”高冉冉一惊,玉手迅速的搭上了夜怀的脉搏,“你这不是心疾发作,难道你中了毒!”

    夜怀怔了怔着,伸手将高冉冉推开着,目光如炬,隐忍而痛苦:“你走!”

    “你如今这个样子,你让我怎么走!”高冉冉也被逼的急了,再次反手搭上了他的脉搏。

    他绝对让她发现自己还中了欲毒的事情,绝对不能……夜怀拼着自己最后的坚持,捂着胸口的手凝上了一丝内力,分神对付着高冉冉,眼神凶狠如豹:“本王说了,你滚!”

    这个时候,她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受苦,虽然不知道夜怀为什么不愿意让自己把脉,可是眼前的情况她根本来不及多想了:“你放手,我在给你诊脉,你不会有事的!”高冉冉目光沉静的安抚着夜怀,玉手再一次的搭上了夜怀的脉搏。

    夜怀闷哼一声,一股腥甜瞬间涌上了喉咙,他紧抿着嘴唇,不泄露一丝一毫他此刻的狼狈,全身上下都似有万只蚂蚁在噬心噬体,即使如此,他也不能让她为他诊脉!

    再次扫开高冉冉的纤细的玉手,他握住了自己的手臂,将自己禁锢在床上角落之中,以一种极其防备的姿势面对着高冉冉。

    “夜怀,你到底在顾忌什么!为什么不让我诊脉!”高冉冉几近怒吼,他再不让她诊脉,他会死的!会死的!

    高冉冉的眼泪就那么流了出来,一滴,两滴,三滴,四滴,一点一点,一滴一滴,慢慢汇聚成了泪的海洋。

    夜怀虚弱的坐在角落里,没有说话,一双琥珀色的眸子骤然心疼而痛苦的望着她,她哭了,她为他哭了。

    望着她哭,他的心也似乎跟着柔软了一般,她从来都没有为他哭过,那么倔强的一个女子,清冷高傲,信心十足,只要她笃定的事情似乎从来没有办不到的,如今,她居然为他哭了,曾经,他多少次也想看到她这样哭,可是真的看到她为自己哭的时候,他的心闷闷的,十分的难受,心一阵比一阵痛着,这种心痛远远比欲毒发作要来的更痛上几分……

    “别……”夜怀想要出声安抚她,刚发出一个音,就猛然意识到了什么,立刻住口了着,再不发一个音着,瞬间又恢复了之前的绝情郎君的神色。

    高冉冉目光在他性感的薄唇上一凝,哭着的小脸皱了皱着,他在隐忍,在隐藏着什么……

    她已经为他承受太多了,中欲毒的事情他不想让她知道,若是她知道了自己中了欲毒,定然会为了自己考虑从而与自己保持适当的距离,不让自己靠近着她,久而久之,甚至还会因此而疏远着他……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一旦一个人心中有了执念,这种执念就会在某个瞬间被彻底放大,因为感受到高冉冉的美好,夜怀现在最害怕的事情就是失去她,失去高冉冉……所以他才不想让高冉冉诊脉,一种患得患失的情绪在此刻左右着他,他的人生中第一次出现了犹豫。

    明明知道她不是这样的人,可是他容不得自己的判断有一丝丝的闪失,他太害怕失去她了……

    欲毒只要他再撑一下就会过去的,就会没事的,他调动起全身的意念不去想她,不去想她的美好,突然,闭上的嘴唇之上传来一阵柔软的触感,一如昨夜的美好,让他猛然睁大了眼睛,与此同时,另外有一只手搭上了他的手腕,轻轻的为他把着脉搏。

    他想用力的将她推开,全身的气力因为欲毒的发作仿佛在一瞬间都失去了应有的力气。

    就这样吧,就这样吧,他想,她迟早会知道的……迟早会知道的……他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伸手将眼前的人儿搂的更紧,一寸一寸,紧贴肌肤。

    现在,他的心底没有*,对她的感情干净的没有一丝杂质,他只是想轻轻抱着她,拥着她,享受清晨最美好的太阳,最美好的晨光。

    他第一次发现,原来与她在一起的清晨是这样的美好……

    高冉冉用力的撬开他的唇瓣,他紧抿的牙齿却抵制着她的入侵,似乎在捍卫着他最后的尊严,高冉冉察觉到他的敏感,也不着急,慢慢的用温情柔软他的心,让他慢慢的放下戒备,唇与唇之间无声的进行着心灵之间的交涉,终于,他放松了身心,在她柔软的攻势下慢慢放下了自己的尊严,微腥的味道入口,高冉冉被呛了一下,心神聚集,慢慢的引着他将口中的鲜血吐了出来。

    “为什么要隐着?你以为闭上嘴巴不说话就不会有人发现你受伤了嘛?夜怀,你最近到底在想些什么!”高冉冉也是气急了,鲜红的血液顺着他如玉的嘴角慢慢的在他胸前雪白衣襟之上开出一朵一朵触目惊喜的血花,红了高冉冉的眼眶。

    “夜怀,为什么,为什么你不让我诊脉,不让我看到你脆弱的一面,你让我走,又逼着我离开,到底是为了什么?”突来的状况让高冉冉早已忘记了手上诊脉的工作,她的心不比夜怀少痛上一分。

    夜怀虚弱的躺在床边,闭着眼睛,半晌没有说话,也没有回答着她。

    这些问题,他要怎么回答?那样的答案简直难以启齿,他到底要怎么回答?

    高冉冉抹了一把脸颊上的热泪,她是真的怒了,莫名其妙的让自己走,莫名其妙的生气,又莫名其妙的打掉牙往肚里咽,他就这么不信任她嘛?

    她也不是没有脾气的人,从跟他在一起之后,她就放下了仇恨,放下身段,用心的想要去爱他,不对他隐瞒任何事情,而他从昨天眼中的落寞,突然囔着要喝酒,这一切细细想来都似乎有些不太寻常,太反常了,他从来都不会是一个借酒消愁的人。

    望着他笼在脚边的手腕,高冉冉迅速的搭了过去,仿佛他隐藏的秘密只要她搭上他的脉搏一切就会自然清晰起来。

    夜怀察觉到她的企图,条件反射的将手缩了回去,一双眼睛森然防备的看着高冉冉。

    高冉冉被这双眼睛的冰冷的温度盯的森然不已,他还是信不过她!

    “如果你这么不想见到我,那我走!”既然他不需要她,那她走!

    -本章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