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魔界的女婿 > 第三百五十一章 不让人省心的萝莉

第三百五十一章 不让人省心的萝莉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治安官住宅的院落。

    帕格利乌正躺在那张金晶大床上,百般无聊地摆弄着公主坊的新产品扑克牌,这头死鸭子龙,居然把床摆到了院子里!

    是时刻想要享受睡在钱堆上的感觉,还是某种“炫富”的本能在作怪?[..com]

    陈睿回忆了一下,貌似自己认识的四头龙,无论是毒冇龙、翡翠龙、仙女龙还是水晶龙貌似都不是什么正常的类型,各有“奇葩”。

    龙族,都是这些奇葩的存在吗?

    就在这时,帕格利乌开口了:“丢丢,这次怎么挨了这么长时间?酒买回来了?”

    陈睿面色一僵,这午家伙,竟然让丢丢变成……出去帮他买酒喝!

    “快点拿过来!”帕格利乌毫不客气地说了一句,“知道刚才你一定又在外面偷喝了,这些别想分我的酒!”

    陈睿心念一转,走了过去,手中现出一瓶酒来。

    “一想到能够指使这个模样的家伙当仆人,就是痛快啊!让你这个贪婪的人类侵吞本大爷的宝藏!”帕格利乌接过酒,嘴里还嘟嘟囔囔的,打开酒塞,刚灌了一口,就喷了出来,“这是什么鬼东西!该死的变形虫!”

    话来没说完,就看到原本在远处休息的小黑马奔了过来,对着“丢丢”一阵亲昵,帕格利乌的眼睛顿时直了,要知道,梦魇兽一直对丢丢很不感冒,平日里不给它一记雷电算不错了,这次居然……

    毒冇龙蓦地反应了过来,从床上一骨碌爬了起来,嘿嘿一笑:“原来是你这个狡猾的家伙回来了!该死的,居然骗我,快拿瓶好酒来补偿本大爷!”

    “补偿你个头!指示我这个模样的家伙当仆人,很有意思吗?”陈睿摸了摸小黑马,塞给它一把灵果,对毒冇龙没声好气地冷哼道“刚才这瓶东西,是一头龙族回馈我的礼物,秘制醒酒汤,味道不错吧!”

    说起翡翠龙,陈睿确实有点无语,收了他好几颗宝石,居然回赠了一瓶上次在舞会上所谓的“秘制”醒酒汤,这个回赠的目的自然是想要更多的宝石。

    陈睿猜想,这瓶东西很可能还是她参加舞会时“顺”来的投资成本为零,标准的空手套狼。看来克萝贝露丝的属性除了爱财外,还有一条:一毛不拔!

    帕格利乌接过陈睿抛来的一瓶酒,为免再次上当,仔细地闻了闻,这才放心地灌了一大口。

    “你刚才说,龙族?”

    “说起来,这头龙应该算是你的熟人了……”陈睿把克萝贝露丝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

    帕格利乌露出疑惑之色:“克萝贝露丝?我怎么没听说过蓝龙有这样一个女人?你没搞错吧,拉涅利那个家伙有个怪癖,好像不喜欢龙族的女性。”

    陈睿一愣心中熊熊的八卦之火燃冇烧了起来,帕格利乌居然不知道有克萝贝露丝这个……这头龙?而且拉涅利还是个背背山?那么帕格利乌当初和蓝龙结怨……难道是因为拒绝了他的……那个爱老虎油?或者说两人是因爱生恨,“…

    看到陈睿古怪的眼神,帕格利乌心头莫名地一阵发毛,接着说道:“拉涅利那个家伙喜欢的是魔族的女性,尤其是大恶魔和魅魔,怎么会忽然多了一个龙族的女人还口口声声说要为他报仇?”

    “莫非是我弄错了?”陈睿自己也有点糊涂,难道此拉涅利非彼拉涅利?翡翠龙口中的“男人”另有其人?

    “肯定是你弄错了!”

    “或许吧。”陈睿忽然露出一个奇异的笑容:“不过有一件事,绝对没有弄错,这一次,我见到了你真正的老朋友。”

    “又是什么歪瓜裂枣?”毒冇龙用了一个学自陈睿的词汇,自觉得意,却不知道还有一个词叫物以类聚。

    “客观的说,是一位相当美丽的女性,紫发紫瞳,平时带着一副眼镜喜欢穿着长裙,在某些特定的时候……还会发呆,而且……”

    在说到紫发紫瞳的美女时,帕格利乌似乎已经想到了什么,后来的眼镜、长裙和发呆的特征让素来天不怕地不怕的毒冇龙脸色一变,艰涩地吐出几个字来:“你……你竟然见到那个女疯子了?”

    “如果我说,她和我一起来到了暗月,你会怎么样?”

    “别开这种玩笑!”帕格利乌吓了一跳。“要那个疯女人真的来暗月,我只有逃命了!”

    仙女龙的魔法天赋太过可怕,能轻易将威力极大的龙语魔法发挥到极致尤其罗拉还精通魔法阵等手段,可以说,是魔界最强大的魔法师。只有水晶龙和黑龙那种天生抗魔的

    就算是在巅峰时期帕格利乌都对这个女人忌惮七分,畏惧三分。不过在银匣子的巨大利益下,龙族的猎奇和贪财的天性使得帕格利乌最终主动发难,偷袭罗拉得手,随后就是屁滚尿流的逃亡生涯了,直到被神秘强者封印。

    以毒冇龙和仙女龙的恩怨,绝对是一上来就会痛下杀手,至少打个半死,再逼问宝物下落。

    “你还只是‘要逃命,而已!我可是刚从那女人的魔掌中逃出来!”陈睿咬牙切齿地说了一句。

    帕格利乌并非是完全畏惧罗拉,更主要的是罗拉关系到自身最大封印的解除,当下并未如平时那样抬杠,急忙问道:“别卖关子了,你究竟怎么和那个疯女人遇上的?快说说!”

    陈睿把在彩虹山谷度日如年的那段日子的遭遇说了一遍,说到悲催的桥段时,毒冇龙罕见的没有幸灾乐祸,而是感同身受地打了个寒颤。

    “哼!如果不是要从罗拉那里弄到破解你封印的方法,我会冒着生命危险再去那种可怕的地方当试验品?你倒好,脑瓜子里只有宝藏!”

    “真是难为你了,我最可靠的伙伴。”帕格利乌露出难得的良心发现模样,果决地加了一句:“既然是这样,我放在你那里的宝藏多分给你零点一成吧。

    “零点一成?”陈睿眼睛瞪圆了

    你确定,“一成”的前面没有其他的零碎?

    “零点一成!”帆格利乌一副大义灭亲的样子,仿佛在割肉舍身喂鹰。

    “……”

    陈睿相当无语,钱倒是小事整个宝藏现在都在他的手里,问题去...”俺在彩虹山谷拼死拼活的,就值……小数点后的一位数?

    看死鸭子龙的模样,分明还是忍着巨大的心痛说出这番话的。

    这头死鸭子龙,看来和某头母龙倒是有共通之处。

    陈睿摇了摇头:“我觉得,为了我的生命安全,罗拉那里还是不要再去的好。”

    帕格利乌眼角抽搐了一下:“零点二,这是最后的底线了,要知道你是在割一头龙的肉啊!”

    “上古符语对我来说还是难度太大了点。”

    “零点二决不能再动了!不然我宁可不解开封印了!”

    “……”

    “哎呀!”陈睿一副才想起的样子,故意自语地说了一句:“我差点忘了,这次计划用了很多钱,好像整个宝藏都没剩下多少了……”

    “什么?本大爷和你拼了!”被晴天霹雳击中的毒冇龙张牙舞爪地想要过去掐住陈睿的脖子,院子里走来了迪莉娅和阿西娜的身影。

    近来城里人口骤然增加,治安的难度相当大,阿西娜脸上带着明显的倦色。

    迪莉娅看到两人的架势,一愣:“丢丢你在和帕格利乌做什么?”

    “那不是丢丢……”阿西娜看着淡定的“丢丢”和暴走的毒冇龙,原本的疲累蓦地一扫而空,美丽的红眸泛出惊喜的颜色来。

    好不容易解释了宝藏的事情毒冇龙才停止了暴走,抢了几瓶酒,自顾自地喝了起来。

    从迪莉娅口中得知,洛蒙在陈睿的帮助下,邪王之眼进阶成功,还降伏了魔皇级的邪眼暴君为伴生兽回到暗月后,立刻开始了封闭式修行,以期力量有进一步飞跃。

    “这次如果不是队长,洛蒙已经没命了,更别说能突破或得到魔皇级的伴生兽,队长貌似还‘浪费,了一瓶复活药剂。”迪莉娅露出感激之色,“我知道那个没心没肺的混蛋从来都不会表达感情……”

    “他不是不会表达。”陈睿摇摇头,“而是不需要表达,你也一样迪莉娅。”

    阿西娜在一旁握住了她的手,迪莉娅看了阿西娜一眼,又看了看陈睿,目光泛出淡淡的神彩,点了点头。

    “不过,你那句‘没心没肺’我认为送给某个家伙更合适。”陈睿看了一旁的某头龙一眼。

    某头龙装着没听见,反正大爷的宝藏没事就行。

    就在这个时候,姬娅行色匆匆地赶到了院落,远远地看到陈睿,吃了一惊:“丢丢原来你在这里……”

    看到陈睿戏谑的眼神,魅魔立刻反应了过来,喜道:“啊是你回来了……”

    阿西娜问了一句:“姬娅,怎么了慌慌张张的。”

    “小公主失踪了!”姬娅显得有些焦急,“找了好久没没见到,后来有人说,几个小时前,她和陈睿……应该是丢丢,趁着三角犀出了东门,一路往东去了!这件事已经惊动了长公主。”

    “往东?”阿西娜顿时反应了过来,霍然齐声,惊呼道:“难道爱丽丝要去蓝池山脉寻宝?”

    “我也是这么想的,所以我立刻来找帕格利乌帮忙了。”姬娅点点头。

    宝藏的计划是最大的秘密,除了在场的几个人外,只有希亚和老高斯知道,并没有透露给爱丽丝。

    “宝藏”是帕格利乌和陈睿一手布置的,是一个魔法阵和龙语铭文结合的巨大迷宫,没有帕格利乌或者陈睿带冇路的话,即便是阿西娜她们都进不去,上次生命之泉的“发现”就是帕格利乌冒充了守卫军,指引她找到的。

    暗月如今聚集了这么多寻宝的人,却没有一个能真正破解,可见这个迷宫的复杂,而且里面还有不少魔法阵和铭文足以致命,所以姬娅才会这么焦急。

    阿西娜捏紧了拳头,露出自责之色:“她前几天还缠着我,说让我陪她去,但我太忙了,而且那里很很危险,所以没有答应,早知道,当初陪她去满足一下好奇心就好了!”

    小萝冇莉确实是个胆大包天的角色,以前阿西娜仅是中阶恶魔的时候,就跟着一起去了阴雨丛林这种险地,如今居然偷偷拉着丢丢跑去寻宝了。

    “这不关你的事,都是那个闯祸包闹的!我这就去蓝池山脉!”陈睿知道时间紧迫,霍然起身。

    刚回来还没来得及和阿西娜、姬娅亲热,就碰到了这档子事,看来小萝冇莉真不让人省,心。

    “恩,一定要把爱丽丝带回来。

    ”阿西娜知道宝藏那里的魔法阵错综复杂,自己跟去只会耽误时间,想到了什么,拉着他又加了一句:“你不要怪她,她最近心情好像不太好。”

    陈睿不以为意地点了点头:“放心,只是小孩子胡闹而已,我和她较什么劲。”

    阿西娜看了他一眼:“她……不是小孩子。”

    尽管有丢丢陪伴,但爱丽丝的处境依然危险,陈睿没有耽误时间,换了一副面容,骑上了小黑马离开住宅,出城后开始加速地朝东面赶去。

    沿途可以看到不少往返的探宝者,陈睿顾不得路人的瞩目,催动梦魇兽全速前进,路人远远地只看到一个黑点迅速放大成黑马的样子,风驰电掣般的掠过身旁后,不久又消失在身后的远处。

    陈睿一路疾行,以最快的速度来到了蓝池山脉“宝藏”的入口一带,小黑马虽然没有变化成梦魇兽的真正形态,但那种神骏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刚一下马,就被几个眼神不善的魔族盯住了,一看就是整日在这附近流荡的家伙。

    “喂!”一个似是小头目模样的大恶魔走了过来,“怪不得我找不到马了,原来被你这个混蛋偷走了!不想死的话,马上还给大爷,否则……”

    话还没说完,那个人牵着马走了过来,看了他一眼,这个大恶魔的话戛然而止,身体仿佛被什么慑住一般,不敢动弹,这个情形使得后面围上来造势的小弟也不敢动了。

    附近的探宝者知道这帮人向来欺软怕硬,看来这下是踢到铁板了。

    “我找两个人,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女孩,金色头发,还跟着一个男人…”陈睿没有时间和这种小角色计较,简单地将爱丽丝和“自己”的形貌描绘了一遍。

    “这两个人好像往那个左边的山道进去了。”大恶魔连忙答了一句,就感觉到那种可怕的眼神缓缓地移开来,但依然不敢乱动一下。

    眼看这个人消失在视线里,后面的几个小弟才敢围上来。

    “理查德森老大,你怎么不乱指一条路给这家伙?”

    大恶魔擦了擦脸上的冷汗,心有余悸地说道:“那个人太可怕了,只是看了我一眼,就让我有种灵魂湮灭的感觉,要是我敢乱说一句,只怕会立刻被真正湮灭!”

    陈睿无暇理会这些人的议论,将小黑马留在了一个安全的地方,嘱咐了几句,随即消失在“宝藏”的迷阵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