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黄庭仙道 > 59.妙手回春,因果兼作将来算

59.妙手回春,因果兼作将来算

作者:归卧故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些事情是莫闲所允许的,大派在世间也有名声,为世俗间的好道者留一条上升之路,也为自身能够获得优秀弟子来源,一般做法都是将一些基础的知识流传世间。

    次日一早,莫闲便领着几位弟子,直接来到了王严的府邸,于吉上前敲门,大门打开一条缝,一个脑袋伸了出来:“谁呀?”

    “莫闲师徒受王公子相邀,特来赴约。”于吉说。

    那个仆人上下打量着于吉,又看向于吉身后几个人,刚才他没有留意,但是眼力还是有的,见几个人气度不凡,便说:“你们等一下,我进去通报。”

    说完之后,便将大门重新关上,进去通报。

    王严早晨起来,想起昨天的事,心中懊恼又生,正在此时,有仆人来报,一听说是莫闲师徒,立刻跳了起来:“在哪里,快有请,算了,我亲自去迎!”

    门大开,王严迎了出来:“道长果是信人,快请!”

    莫闲一拱手:“冒昧来访,多谢昨日援手之恩,于吉,快送上贺礼。”

    贺礼是一支老山参,说它老,不过三十年,是于嘉乾坤袋中药材,不过莫闲给它配上了一个漂亮礼盒而已。

    来旺接过,王严将几人迎入客厅,手下仆人上茶,王严说:“道长光临寒舍,真是不胜荣幸。我还担心,昨天忘记了地址,道长会找不到这里。”

    “王家是大户人家,我只要一打听,自然知道。”莫闲一笑,倒是几个他身边的几个人有些奇怪,明明不是这样,为什么要这样说。

    “我忘了,原来道长通过这种方法找到了我家,对此,我深感抱歉,既然来到这里,不如我们到花园中一聚,如何?”

    “客随主便。”莫闲说,他见此家中好像只有王严,略一沉吟,他已知端由,既然如此,正好借此机会,了结这一段因果。

    这段因果说起来很小,只不过是几串糖葫芦的因果,但普通人寿命很短,一生转眼就逝,如果转世之后,受人滴水之恩,就得涌泉相报,虽不至于很大,莫闲到时也许已飞升仙界,但因果这玩意,只要在这个世上,没有看透大道,就有可能相牵,他的弟子们可能会牵入其中,莫闲虽不畏因果,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几个人随着王严,到了花园之中,园中各色鲜花姹紫嫣红,纵使莫闲他们是修行人,但几个女弟子爱美之心依然,这里的鲜花虽是凡俗品种,但也是百里挑一。

    莫闲坐在凉亭之上,身后站着于吉,至于其他三女,已经去赏花。王严也坐在凉亭中,来旺站在他身后,手中端着茶壶,莫闲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这园林是费了心思,老员外和老夫人是不是疾病缠身?”

    “道长果然明眼,每年到冬季,他们病命就会加重,到春季稍稍好过一些,到夏季最为轻松,能够下床,秋天又开始加重,医生关照调养,病已经三年,甚至他们本人都已放弃,我这几年,在家侍亲,不然的话,我早就出去博取功名。”王严说。

    “贫道这几个弟子,于嘉专攻医术,擅万灵之术,要不然她给令慈看看?”莫闲说,他早已知道,两人年纪偏大,又加上早年辛劳,从兵荒马乱中走出来,见证了大康的建立,留下病根,在世间来说,只能调养,不过对莫闲来说,只是小病一桩,他们不是生机耗尽,而是生理机能上出现问题,只要将生理机能调顺,病便会不翼而飞。就算他们生机耗尽,莫闲也有办法,不过此为逆天之举,莫闲不为也。

    王严脸上一喜,心中也有些失望,莫闲没有出手,却叫他的弟子出手,弟子已能如此,师傅可想而知。他不知莫闲这么做,心中也有考量,让于嘉施恩于王严,一方面了结眼前因果,另一方面,他见王严富贵之气盈身,将来肯定能作高官。虽然修行人一般不跟世俗官场打交道,但也有修行人借助高官成就自己的功德之举,毕竟做功德之事,说服一个高官,要比自己独干容易得多,何况,他的器修之道有许多技术之类,如能得世俗官方相助,推广起来容易得多。

    不一会儿,三女回来,莫闲说:“于嘉,你去看一下王公子的父母,他们有病,你去帮他们治疗一下。”

    “是,师傅!”于嘉领命,王严叫来丫环,陆冰宜说:“我也去看一看?”

    “你去当然可以,但要记住,不准干扰于嘉的治病。”莫闲说。

    “难道在师伯的眼中,我就是一个捣蛋鬼?”陆冰宜不服气的嘟嚷着,莫闲装着没有听见。

    烟晓寒笑到:“既然她们去了,那我也去,看看于嘉妹妹的手段。”

    莫闲点头:“也好,你去,正好管住冰宜。”

    陆冰宜嘟着嘴,三个人在丫环带领下出了花园,莫闲和王严继续谈话,在谈话中,莫闲知道了王严的确胸有才华,更难得的是,不拘泥于书本。

    莫闲心中一动,不觉谈到一些这个世界所无的知识,这些知识属于器修所有,当然,莫闲没有谈起性命之学。

    倒是王严向莫闲请教怎样养生,莫闲也就泛泛而谈,语多出自《内经》,王严也赞叹不已。

    一个时辰后,丫环来报喜:“恭喜少爷,老爷和老夫人觉得沉疴尽去,现在已经在人服侍下,进来向三位仙子道谢。”

    “真的好了吗?”王严第一次失态,从莫闲见到他开始,还是第一次见到他如此,证明他心中爹娘很重。

    “是的,少爷,不过,于仙子说,老爷和老夫人身体还虚弱,需要多多调养,大概三个月之后,身体就完全好了。”

    “太好了,道长,你的徒弟果真不凡!道长,你这一身所学,不用于社稷,未免太可惜了!”王严说到。

    “贫道一个山野之人,不求闻达于诸侯,自在惯了,受不了那种拘束,至于弟子,那他们有他们的想法,就不是我所能做得了主的了。”莫闲笑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