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种田吧贵妃 > 590 不正常

590 不正常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梁玉是承平帝的心腹,原是忠臣之后,因其父战死沙场,太祖就将他带到身边养着,自小给承平帝做侍卫,功夫高绝,对承平帝忠心耿耿。

    当年先皇驾崩时承平帝在外巡视河道,等他接到皇命往京里赶的时候,心怀不轨的秦王便派半路劫杀,承平帝险中其招。后来便命身边心腹扮作他的模样,分别经不同的路线进京,而深入虎穴从秦王藩地入京的便是这位梁玉。

    后来承平帝继位,梁玉便得到重用,先是虎贲卫副指挥使,再后来承平帝重启锦衣卫,便将他擢升为锦衣卫指挥使,由皇帝直接管辖。

    梁玉不过二十五岁,比承平帝只大一岁,但为人颇有谋略,短短数月锦衣卫便进入正轨,搜集各方情报得心应手。

    原本秦王造反,柴榕请战,承平帝先是不许的。

    柴榕明阳府出身,承平帝在没弄清楚他的身世背景之前是不会冒然将此重任交出去的。后来是梁玉派了锦衣卫八百里加急,两天之内搜集了关于柴榕资料递到他手里,承平帝亲自见了才允了柴榕之请。

    若他与秦王府有瓜葛,哪怕无人可用,承平帝都不会允他出战。

    “……那微臣告退。”梁玉道。

    承平帝皱眉,“你那边有急事?”他话还没问完呢,这么急着走?

    梁玉嘴角翕翕,“微臣以为陛下要见武进伯……所以……”

    “既然无事便不急,”承平帝摆手,放下手中的御笔。“是谁放出的风声查出来了?”

    梁玉知道承平帝问的正是柴榕杀秦王小世孙的消息。

    “回陛下,是定国公府的人。”

    “嗯。”承平帝点头,他本来心中便有定数,运用锦衣卫不过是确定而已。“继续盯着定国公府。”

    梁玉应声,然后就见承平帝眼神发直望着前方不知名的方向,手指有节奏地在书案上敲打。这是承平帝典型要坑谁的节奏……就是不知道是谁。

    如果联系上下文的话那肯定定国公跑不了。可是他们这位承平帝的心思一般人猜不准,东一耙子西一扫帚,男人的心思你别猜。

    “赵嘉,要休妻。”半晌,承平帝才道。

    这些天定国公追着他屁股后面求情想把秦王世子妃接回去送到别院去养,在他这里行不通之后又走后宅路线,先是找骆皇后,后来又找到终日吃斋念佛的皇太后,反正挖门盗洞能找的关系都找遍了。

    就这时候秦王世子主动要休妻,特么两家子真合拍!

    ……哈?

    梁玉瞅了一眼眼观鼻鼻观心的胡进忠,承平帝这个和他说什么?和他说得上吗?

    还是纯粹就是想找个人念叨念叨?

    “陛下的意思?”梁玉谨慎地问。

    承平帝冷笑,说他夫妻俩有多伉俪情深,他是不信的。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秦王世子虽然一向是个好名声的,但如今成了阶下囚名声就显得不是那么珍贵了。

    不过这个时候秦王世子休妻,不会有人说他狼心狗肺,反而要赞他一声有情有义。

    给秦王世子妃休回定国公府,那人家是享福去了,如果跟着秦王一家子最好就是个终身囚、禁,衣食住行仆人照应自然是比不得定国公府的。

    秦王世子这番作为分明是想卖定国公府个人情,将定国公府彻底拉下水。

    如果说只听说秦王世子妃王氏疯了,定国公府就已经能背后操纵舆论想要左右圣意,针对武进伯柴榕。那么一旦将王氏接回成国公府,亲自见了疯了的女儿,日!日相对,那么只会将他们原本的恨意加剧。

    秦王一家子是想将定国公府彻底拉过去,替他们秦王府出气报仇呢!

    赵嘉,果然是个狡诈的伪君子啊!

    “朕哪里敢有意思,要看赵嘉的意思,赵擎的意思,还有王菁的意思啊。”

    承平帝又不好好说话了,梁玉一听他分别将秦王世子和秦王还有定国公连名带姓的叫,就知道这位气大发了。

    赶紧想坑的是这么一串人,怪不得思考的时间明显比以前要长。

    不只人多,这几个都是脑子好使的,对付脑子好使的,承平帝显然也要更费神。

    正这时武进伯到了。

    “好了,你先退下吧。”承平帝打发了梁玉。

    梁玉呆了呆,他以为承平帝留他下来是有吩咐交待,结果……只是要见柴榕之前一段打发时间用的?还是用完即抛型……

    他服!

    梁玉告退,往外走正和柴榕走个对脸,梁玉目不斜视地走了过去——

    这不正常,承平帝忽然意识到,怎么说这二位也是同朝为臣,相互点个头什么的又不用交税,梁玉不是那般高傲之人,尤其知道柴榕是要受到重用的。可别这俩又有什么私怨,承平帝怒,他平时用人就得各种防着他们彼此不对付,当然有时这种相互制衡时用比较好,可是真要相互协作,就让人头疼了。

    所以人事运用方面承平帝也很有心得,只是有时也很头疼就是了。

    承平帝留了心,却见柴榕见了梁玉,反而一愣,先后看了两眼。

    这绝逼不正常!

    承平帝若有所思地看着梁玉离开,御书房的门关上,柴榕跪到了书案前。

    “爱卿平身。”

    顿了顿才道:“朕听闻你在武进伯府外仗势欺人,将自家亲戚给打了?”

    胡进忠抬起眼皮,不想错过武进伯的精彩回答。

    “不是我打的。”柴榕正气凛然地道。

    承平帝和胡进忠默默地对视一眼,为他的回答挑起了大拇指,锅扔的好生顺手。

    “那是谁打的?外面为何都传是你打的?”

    柴榕这才将柴文抛妻弃子惹怒全家人的事简单说了一遍,语言十分乏味,不过承平帝倒听不出柴榕有丝毫觉得自己有愧于心的意思。

    人是他兄弟打的,为何打他,是因为他不是人……

    嗯,这理由很正直。且能让人接受。

    “只是爱卿啊,”显然柴榕的反应取悦了恶趣味的承平帝,使他的好奇心得到了满足。事实证明这位武进伯与朝中任何一个臣子的都不一样,画风相当之清奇,自成一格。

    “你现在身为武进伯,要爱惜羽毛——我是说要爱惜名声啊,不然会被御史弹劾,为百姓所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