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江山权色 > 第028章 香车美人

第028章 香车美人

作者:彼岸三生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有了胡掌柜的指引,寻找生有茶花的地点就轻松了许多。

    随后以曹家的名义将这块山地购为私产,再以书信通知徽州的陆凡,吩咐陆凡在此处筹建茶坊。

    如今陆凡可是驻徽州茶坊的大掌柜,茶业生意更是遍布整个江南以西。

    由于江南以东多为沿海州府,商业的发展自然比内陆迅速,因此以叶宇这种以内路发展起家的商贾,很难在浙东等地打开局面。

    从这次为了挤兑史浩,动用浙东二十四家粮商来看,就能看出迄今为止中华商号的粮食生意,依旧未能打进浙东这这块市场。

    否者也不会有求于这些粮商,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所以叶宇对这件事情很是上心,若是有曹家作为中华商号进驻浙东的据点,这无疑是一个突破性的进展。

    要想商通天下,浙东这块难以啃下的骨头,只有从曹家的身上着手。

    关于商业合作的事情,叶宇特意与曹赞进行了恰谈。虽然他已经不再经商,但是这中华商号依旧是他赖以生存的底蕴。

    人生在世,追求的不过是名、利、权、情四个字,他叶宇是俗人一个,自然不能例外。

    所谓财可通神,很多事情不是有权利就能办好,这商业上的财富有时候也能起到辅助的作用。

    只要保持那一颗惠及万民的经商之心,叶宇觉得身为商贾没有什么不好。至少以他如今背后的财富,没有必要去做个贪官。

    曹赞虽然是做玉器生意的,但是对于经营茶业也是颇感兴趣,最重要是这个生意是叶宇提议的。

    未来女婿想要打开浙东的市场,他这个做岳父的又岂能不鼎力相助,别说这经营茶叶生意是稳赚不赔,就是明知道会赔,他曹赞也是极为乐意去做。

    虽然叶宇从始至终没有确立两家的关系,但是曹赞与叶宇心中皆以明了各自的想法。

    绍兴的知府以及通判双双被斩,如今绍兴府上下官员人人自危。

    所以叶宇为了在离开之后免生混乱,于是让禁军指挥毕再遇暂代知府一职,管理绍兴府一切职事务。

    对此叶宇还特意上奏了一份奏章,举荐临安知县岳琛担任绍兴知府,同时表彰毕再遇此次协助之功。

    处理完绍兴的事情之后,叶宇终于踏上了行程。

    此次出巡的队伍没有兵分两路,而是直接以仪仗队为主,直接开赴宜州庆元府。

    绍兴府的事情震动的朝野,邻近的宜州自然是早有防备。因此各个州府都会做出伪善的面孔,将粉饰太平的手段显示到了极致。

    所以这就预示着,接下来的过往州府,都不会有太多的事情发生。

    这种情况即便是微服暗访,也已然是收效甚微,不如堂堂正正的坐着车驾来的坦荡。

    这一次叶宇履行了自己承诺,将曹雪莹带在了身边。

    仪仗护卫队浩浩荡荡的向宜州开拔,这一路上倒也极为的安静,并没有之前的暗杀事件。

    坐在马车里的叶宇,百无聊赖的撩起车帘,向骑马悠然地百里风问道:“百里兄,这前方是不是柳江县?”

    “不错,正是柳江县,不过以这个进程,今夜恐怕进不了县城……”

    “那也无妨,既来之则安之”

    叶宇随后将车帘又放了下来,坐在车内闭目养神,与对面的曹雪莹形同陌生人。

    虽然二人共处一车之内,但至今是很少说话,因为叶宇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看着叶宇对她依旧是少言寡语,心中难免失魂落寞。

    又回想起远离家乡离别父母,这种积压已久的委屈难以自抑,坐在车里换手抱膝,垂着头竟低声抽泣起来。

    听着委屈的抽泣声,叶宇缓缓睁开双目,十分无奈道:“曹小姐,若是想家了,我这就可以差人护送你回去……

    话音刚落,这抽泣之声就更大了。

    “有话好好说”

    叶宇最见不得女人哭,尤其是在这车驾之中,周围都是侍卫环绕,若是传将出去岂不是很失体面。

    见曹雪莹抽泣之声不止,叶宇只得挪了挪位置,坐到了曹雪莹的身边拍了拍香肩以示安慰。

    这个时候的叶宇是十分的君子,不敢有半分暧昧的举动。

    因为他被眼前这个女子冤枉怕了,产生了本能的抗体……

    可不曾想叶宇刚触碰到曹雪莹,就被两条玉臂环住了腰身。

    紧紧地贴着叶宇的胸膛抽泣着:“我若是想家,就不会不顾矜持的随你同行……”

    “既然如此,那你为何哭泣?这一路上,可没有亏待过你”叶宇佯作不知,明知故问的搪塞道。

    曹雪莹皱了皱鼻子,幽怨道:“你对我形同陌路人,这难道不算是亏待么?”

    叶宇一听这话顿时觉得无语,心说我被你感情绑架我都没说什么,现今你倒是意见颇多了。

    “我说过,不喜欢有心计的女人”

    曹雪莹扬起那美丽的玉颜,认真地看着叶宇:“可是我已经改了呀。”

    “改了?那你如今所做的,难道不是么?”叶宇露出少有的冷笑,指了指环在他腰间的手臂。

    “我……”

    看着一脸诧异的曹雪莹,叶宇突然勾了勾那细挺的俏鼻,温和一笑道:“好了,开玩笑的”

    “夫君你坏死了……”

    “你的这些小聪明,若是能成为贤内助,倒是我所愿意看到的”

    叶宇的感叹之言,听在曹雪莹的耳中,自然能够体会叶宇的深意,旋即点了点头:“一定会的”

    依偎在叶宇的怀中,眼圈有些泛红的曹雪莹,渐渐地进入了睡梦之中。

    美人在怀,阵阵女人香让叶宇有些难以自持。

    其实叶宇这些时日有意疏远的原因之一,就是怕两人靠的太近把持不住。

    试想叶宇出京已有几个月有余,一直是洁身自好三月不知肉味,如今又有美人同坐一车之内。

    朝夕相处下来,难免会想入非非,因此这些日子,叶宇虽然是神情平淡,但心中也似如猫抓一般的难受。

    此刻二人紧紧相拥在一起,叶宇真的有些控制不住。

    孔老夫子都因为三月不知肉味而嘴馋,何况他这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

    无意间手臂碰到曹雪莹的·酥·胸,只觉娇弹弹圆耸耸的,加上马车的颠簸,晃得他真的有些神魂颠倒。

    如今已经是初夏的天气,虽然算不上很热,但两人贴的如此紧密,难免会燥热难耐。

    天气的燥热倒是其次,身体的火热才是根源所在。

    叶宇此刻尚存一丝清醒,本意要放下安睡的曹雪莹,却不料这曹雪莹像似贪睡的猫咪,在怀里甚有节奏的蠕动着

    这慵懒半睡的媚态弄姿,使得叶宇心里边更是难耐。

    叶宇虽然知道这是曹雪莹故意调情,但是有的时候明知是个套,还是义无返顾的钻进去。

    此时曹雪莹假意活动身子,把腿略微一抬,腿根上竟碰到一条硬硬沉沉的巨物,隔着裤子还透过温热来。

    啪

    叶宇的右手轻轻地拍在了曹雪莹的翘臀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此刻微合双眸的曹雪莹再也假装不下去了,睁开美眸委屈的望着叶宇。

    那勾魂的双眸之中,已经隐隐有了一层水雾。

    “你故意的是不是?”

    曹雪莹环臂挽着叶宇的脖子,面色羞红的低声道:“雪莹试想用身子留住夫君的心……”

    “这些都是谁教你的?都快有那胡媚儿的火候了”这个时候,叶宇真的想起了那个媚态众生的胡媚儿,这些日子不见还真是有些挂念。

    “看了婚嫁枕边书《春宫图》……”

    “春宫图?这古人的启蒙教育,还真是有一套啊……”

    叶宇口中嘀嘀咕咕说了一堆,曹雪莹由于羞涩一句话也没有挺清楚。

    不过女人最为过敏的仍旧是女人,于是带着疑惑的口吻询问道:“对了,这胡媚儿又是谁呀?”

    此时的叶宇那里还有心思回答这个问题,两只魔爪到曹雪莹的身上乱探,不时钻到衣裳里去了,所触皆暖滑软腻

    只弄得曹雪莹媚眼如丝,娇喘吁吁,方才还稍有矜持的她,却再不阻拦叶宇的攻势。

    摸进衣服里的一只手探到了她胸脯上,拿住一只丰美软弹的玉峰,稍稍用力握了握,只觉手掌都软了。

    丰腴之度,实难言语所能表达。

    早已情动的曹雪莹不禁眼饧骨软,春情波动。

    车厢内一阵春光,车外的队伍仍旧在秩序而行。

    嗖

    就在这时空中传来怪声,紧接着北堂墨就从前面调转马头,来到了马车前:“公子,这里有……”

    很明显,北堂墨听到了车厢内的喘息之声,他不知这个时候该不该打扰叶宇。

    而他所猜的没有错,叶宇这个时候正在紧要关头,若是北堂墨迟来一步,他就可以攻城拔寨定鼎中原,

    过了片刻,叶宇整理好自己的衣冠,这才撩开车帘:“发生了何事?”

    “公子,请看”

    叶宇接过北堂墨呈上的东西,方才还平淡的脸上,顿时变得有些阴沉。

    一支羽箭,上面绑着一方丝巾,丝巾上赫然写着四个大字。

    队伍继续前行,而坐回车内的叶宇,出神的看着丝巾上的四个字,陷入了久久的沉思之中。

    一旁的曹雪莹大致的整好衣裳,挽了挽云发,见叶宇仍神情不定,便为他拭了拭额头的汗珠,随后静坐在一旁不敢打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