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总裁的大嫂不能当 > 一六六 孟骄阳的提醒

一六六 孟骄阳的提醒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阴谋的表层土壤开始松动,我看到一个黑漆漆的种子破土而出。

    我的弟弟,孟回……就是那个最会骗人的漂亮男人。

    —*—

    从苍梧道搬至东辉道之后,孟宅的佣人换了一批,原来孟宅里的佣人只有兰姨和刘妈两人,刘妈仍旧是和其他园丁一起打理庭院,韩愈好几次看到她在走廊上搬盆栽,不过兰姨就很久没见了,听管家说是请假回乡下了。

    马上就快到下午三点,韩愈今天没有太多的事务要处理,她开车到孟宅的时候,就看到孟谦正坐在轮椅上,笑着和小霓玩棒球。这时的阳光分外美好,没有朝阳的刺眼,也没有夕阳的微醺,清清淡淡,如同一池透明的泉水,就这么看孟宅里的黑色郁金香,颇有几分岁月静好的味道。

    “回哥哥!你回来了?”小霓嬉笑着跑过来,手里拿着白色棒球馆,穿着红格子短裙,还调皮的扎着两个马尾,韩愈忍不住摸摸她的头,问:“赢了吗?”

    “赢了,大哥让着我呢。”小霓笑着说,像平时一样,挽住了她的胳膊,“回哥哥,你也来玩嘛。”

    “好嘞。我去换件衣服。”韩愈推门而入,却看见很久不见的兰姨正在客厅里收拾抱枕,“兰姨,从乡下回来了?”

    “是的。三爷。”兰姨低着头,恭敬的说。

    “你忙,我换件衣服,陪大哥和小霓打棒球去。”韩愈换上拖鞋,来到二楼。

    “呃?!”韩愈拧开门把,“二哥,你怎么在我书房里?”

    “找两本书。”孟骄阳拿着手里的两本硬壳书,笑着说。

    “哦……”韩愈关上门,虽然觉得怪异,但还是赶紧回房换了运动衫,她出来的时候,孟骄阳就站在门口,“二哥,你要吓死我么?”

    “没有。”孟骄阳看着她 ,问:“去打球吗?”

    “二哥……你要和我说什么?”韩愈觉得今天的孟骄阳有点欲言又止,她摸摸自己的后脑勺。

    “其实,二哥希望,你和程仲夏,能保持一定距离。”孟骄阳原本一肚子的话,都想好了很多措辞,但他发现一张口,舌头就不听使唤了。

    “我……”韩愈正想说话,在楼下收拾抱枕的兰姨就问:“三爷,有两个抱枕脏了,我拿去洗洗?”

    “嗯,好,谢谢兰姨。”韩愈刚想开口,孟骄阳就摆摆手道:“当我没说。”

    “可是你已经说了,而且,我也记在心里。”韩愈拍拍孟骄阳的肩膀,“换件衣服,一起打球。难得偷来的休息日哦!”

    “嗯。好。”孟骄阳莫名的跟着韩愈的笑容轻笑起来,韩愈撇嘴道:“不要用看小孩子的眼神看着我!我还比你年纪大呢!”

    “你最近真的很像回到了十几岁。”孟骄阳使劲揉揉她的头,说:“先下去,呆会儿杀得你们片甲不留!”

    “我好怕啊~“韩愈”噔噔“的下楼去了,那略显沙哑的笑声,让整个屋子都充满惬意,孟骄阳缓缓的下楼,看着韩愈一溜烟跑向前院。

    —&—卷轴界—&—

    一颗凌空腾起的棒球稳稳当当被卡进棒球手套中!

    “啊呵呵!“韩愈站在沙地上,手里拿着棒球手套,”接到了!“她无奈地冲撅嘴的小霓耸耸肩,”接到咯!“

    “回哥哥好坏!阴谋,是阴谋,你刚才还说自己不会打棒球呢!“小霓看向孟谦,”大哥,回哥哥耍阴谋!“

    韩愈脱下手套,用袖子擦擦额头上的汗,她确实不会打棒球,完全是因为程惜小时候喜欢打棒球,程远陪着他打,她也自然就陪着打,况且那还是轻量级的儿童棒球,她用笨重的手套给脸颊扇风,“我真的没练过,我发誓。呵呵~“看到小霓一副心不甘情不愿的模样,韩愈立刻想到了自己那任性的女儿程依依,她重新戴上手套,”开始吧!“

    孟谦在旁看着,第二局,孟回趴在地上摔了一下,没有接到棒球!她又开始让着小霓了。孟谦了然的摇摇头,他看向在佯装失手很挫败的孟回……从救了这个女人到现在,孟谦从来没问,她过去是做什么的,她到底是谁?许悠然和孟骄阳都知道,他却不知道。

    不知道的事情有很多,也不差这一件。孟谦只认为现在这个女人是自己的弟弟孟回,这就够了。

    “小回!专心点,别耍宝了!“孟谦喊道。

    韩愈吐吐舌头,听到小霓的胜利欢呼,她比自己赢了还开心,再看到孟谦脸上了然的笑容,她就眨眨眼睛,扔了一球过去,“嘭!“小霓越战越勇,一棒子挥过去,那颗棒球弹起来,她这回还没接住。

    “我的!“不知何时从身后冒出来的孟骄阳接住了这颗怪球,”got it!“

    韩愈笑了,伸出左手,孟骄阳也伸出左手,二人击了一下掌,“手疼吗?冲劲很大,这只球?“韩愈幸灾乐祸的说。

    “你能不把所有倒霉事都点破吗?“孟骄阳甩甩手道。

    “因为你是我二哥啊,我关心你的手~“韩愈又吐吐舌头,闪到一边。

    “弟弟太聪明,做哥哥的也很有负担呐。“孟骄阳勾住他的肩膀,不满地说。

    “我一点也不聪明,真的,不过,好像稍微、大概、也许、或者……比你聪明了一点点,大哥,你说是吗?“韩愈推开孟骄阳,跑到孟骄阳身边,笑着说。

    “大哥,孟回聪明,还是我聪明?“孟骄阳的不停把球扔进手套里又拿出来,口吻粗犷的说。

    “……当然是大哥最聪明。“孟谦认真的说。

    “啊哈哈~啊哈哈~“小霓放下棒球棍,被他们三个的对话都得哈哈大笑,一群叽叽喳喳的麻雀降落在草场上,然后扑棱一声全都飞走了,韩愈眯起眼睛,看着这群精神抖擞的小麻雀,脸上的笑容一再满溢而出。

    孟骄阳趴在他肩膀上,也看向那群麻雀,说:“越漂亮的男人,越会骗人,尤其是……程仲夏那样漂亮的。“

    “嗯?“韩愈转过头,狐疑的捏住孟骄阳的下巴,”二哥你也很漂亮呢,你也会骗人吗?“

    “大男人,说什么漂亮不漂亮?“孟谦摇摇头,戴上棒球手套,”继续玩儿!“

    “三爷,有您的电话。“兰姨气喘吁吁的跑过来说。

    “谁的电话?“韩愈脱下手套,放到孟骄阳手上。”我去接个电话,回来也杀你个片甲不留。“

    “我好怕啊~去吧!“

    韩愈小跑着回到室内,“喂,你好,我是孟回,请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就挂电话了。“

    电话那头的声音有点喘息,程远把手机换到左耳边,“说那么快做什么,就这么不耐烦和我说话?“

    “啊,程远!“韩愈意外的大声叫了一声,兰姨听到后就转身离开客厅,她在孟宅接到程远的电话,这是千真万确的第一次,难道真像艾思羽说得那样,这两个人……

    “好好说话。“程远又把手机换到右耳边,他越这么义正言辞的说,韩愈就在那头用甜腻的声音不停说,”程远,你在干什么呢?程远,你现在应该在上班吧?程远,为什么要打电话给我呢?程远……“

    “再这样,我挂了。“程远说。

    “啊,程远。嗯……什么事呀?“韩愈确定那头的程远很囧很无奈,她㊣(6)坐在沙发上,抱着电话,满含笑意的问。

    “明天是程惜的家长会,我要个人充数。“程远想了一下,说。

    “充数啊?那韦静,你的未婚妻呢?“韩愈暗讽的开始看自己的指甲。

    “不愿意?“程远笑着反问。

    “要我去也行啊,但我要去锦城最大最豪华的游乐园玩一天,你要全程陪同!“韩愈的大拇指在其他四个指头上来回摩擦上,确实有太长时间,她和程远,没有陪孩子们一起去游乐园了。”不准说什么很忙啊,有会要开啊,臭着脸啊,不配合啊,诸如此类的。“

    “你也一样,九点钟我去东辉道1号接你。“

    程远立即挂掉手机,韩愈冲自家的古董电话机努了努嘴,开始想明天该穿什么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