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特级诡兵 > 第三百九十九章 老大飞走了

第三百九十九章 老大飞走了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姓名。”

    “武立春。”

    “性别。”

    “男。”

    “年龄。”

    “37。”

    “说一下你的杀人动机。”

    “什么杀人动机,是他们劫持我,想要杀了我好吗!你们警察都是这么办案的吗?”

    一听眼前这个老警察话锋急转,在商场也混了一段时间,不可能说中招就中招。

    “哼,铁证如山,你还想说什么?现场只有你和那人在那里,地上躺着两具尸体,你说说看,不是你杀的,是谁?”

    张局长冷哼一声,瞪着武立春说道。

    “你是耳聋还是脑袋有问题,能不能换一个正常点的人来审讯?我已经说过了,我是被劫持的,是那些人想要杀了我。”

    武立春也瞪着他,心说,“你不是跟我玩弯弯绕吗,好,我也跟你玩。”

    “你……”张局长被气得血往上涌,点指着他说道,“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是吧。”

    “怎么?难道你们还想对我动私刑?”武立春眼睛一瞪,俩人就这样瞪起眼来。

    “笔录怎么样了?”张局长气哼哼的看着武立春,话却是与身旁的年轻民警说的。

    “完了。”民警把笔录推到了张局长面前,张局长低头看了片刻,嘴角一挑的笑道,“好,让他按手印,签字画押。”

    “按什么手印……”武立春愣了愣,被两个五大三粗的民警押着来到桌前,低头只看了一眼笔录,当时就急眼了,“我次奥,你们这是栽赃陷害,我什么时候承认我是杀人凶手了,凭什么让我按手印,放开我,放开!”

    正如武立春所说,张局长让他签的这份笔录,正是他一手操办出来的假笔录。只要强迫武立春在上面按了手印,他想翻身都难了。

    隔壁,马紫风冷笑着站起身来,双手微微一动,手铐就‘当啷’一声掉在了地上。转而回身看了看身后的墙壁,缓缓抬起右手,拳头之上莹莹白光闪烁间,猛地轰了过去。

    “轰——”

    张局长正在得意的笑着,眼看着武立春的手就被按在笔录上了,身后的墙壁却在一声巨响中,轰出了一个大洞。

    砖石飞溅中,更有几块着重的砸在了除武立春外,所有人的身上。

    “什么……什么情况……哎哟……疼死我了……”

    张局长栽倒在地,浑身是灰的他回头看去,惊愕的发现了一道人影,正从破洞中走进来。

    此时,外面的人听到声音,脚步声急匆匆的朝着这里赶了过来。

    马紫风却不管不顾,走过去,左手拎起张局长,右手抡圆了就是‘啪啪啪’的一阵打耳光。

    “哐当——”

    “不许动!”

    一群警察冲了进来,纷纷将枪口对准了马紫风。

    中间一个中年民警排众而出,看了看里面的情况后,瞪着张局长喝问道,“张树,告诉我,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你又为什么在这里?”

    “我……我……”

    张树同志被马紫风抽的是嘴巴漏风,一时半会儿也说不出来话。

    “联合日本人,做假供,明目张胆的栽赃陷害。”

    他说不出来,马紫风却冷冷的开口了。他冲着地面上那个笔录一点指,那个笔录就莫名其妙的飞到了那个中年民警手中。

    “这……这是……”

    民警愣了愣,看着手中的笔录,发现上面的名字赫然是神风集团的武立春时,当时就愣住了,“武总,你是神风集团的武总?你为什么会在这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哼!”武立春冷哼一声,指了指那个张树,狠声说道,“我被人挟持,并差点死在人家的手上。幸好我大……哦,幸好我兄弟及时赶到救了我。可谁知道,事情刚刚搞定,这个人就突然出现,把我们带到了这里。我倒是想问问,我是平海新安市的人,为什么你浙江省嘉兴市的警方会跨省跑到我那里去抓我?又为什么那么凑巧的赶到事发现场?”

    这一番话下来,张副局长已经是浑身在颤抖了,后来的那个中年民警更是脸色阴沉的快滴出水来。

    “张树!看看你干的好事!”民警从牙缝里蹦出这几个字,然后面色稍缓的看向马紫风说道,“这位先生,您好。这件事情我已经知道了,我是嘉兴市公安局局长,萧腾,这件事情交给我来处理就好了。我会尽快给贵公司一个结果的。”

    “好,姑且相信你所说的话。如果你光说不做,我不介意亲自出手调查一番。”

    马紫风松开手,任由张树双腿一软跌坐在地,冷冷的说道。

    萧腾皱了皱眉,有些不悦的问道,“口气不小,敢问阁下何人。”

    “苍狼!”

    这个名字,马紫风是用神识告诉萧腾的,其他人都听不到。

    “苍……”

    萧腾心中一惊,瞪大眼睛上下打量了马紫风片刻后,脸色一变的说道,“好……好的,我一定会全力调查的。

    马紫风满意的点点头,走到武立春身旁,轻轻一托他的腰,下一秒就没了踪影。

    “我……滴……天……”

    在场所有人都惊呆了,四下里看了看,哪里还有二人的身影,全都惊呼了起来。

    “果然是当下国内的传奇人物,就是与众不同……”

    萧腾在心里感叹着,看向张树的眼神也就越来越冰冷了。

    ……

    一路回道了新安市,神风集团大门口,当武立春缓过神来的时候,马紫风已经在缓缓的走进大厅了。

    “老……老大……”

    武立春心中感叹老大的牛x,在后面追了上去。

    “我和你说过,神风集团将来会越做越大,你的安全问题也要有保障。可你是怎么做的?”

    马紫风头也没回,声音有些冰冷的问道。

    “我……我……”

    武立春哑口无言,其实他很想告诉马紫风,这次的意外,绝对是意外。因为,如果是平常没事儿的时候,自己出门都会带着几个保镖。可今天他是打算独自一人去约会的……

    “等等……约会!为什么那些人会知道今天我会独自一人出去?而且还如此准时的赶在我出门那一刻杀到。难道……”

    武立春心中一惊,不由得轻声说道。

    “什么?约会?”马紫风诧异的停下脚步,回身问道。

    “咱们到办公室再说吧,这件事我觉得有些蹊跷。”武立春沉吟片刻,按了按电梯的按钮,也不顾那些保安惊喜的眼神,与马紫风走了进去。

    一路默默的来到了总经理办公室,武立春关好门,又给马紫风泡了一咖啡,这才坐下缓缓道来。

    “大约在一个月前,我遇到了一个女子……”

    马紫风耐心的听着武立春在那讲述自己的爱情故事,开始的一切都很温馨与甜蜜。可一说到后来,他的眉头也就皱了起来。

    “今天出门没带人是因为,我约好了与她去见面,并准备向她求婚的。可谁知道一出大门就……”

    说着,武立春痛苦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首饰盒,打开来看了看里面的钻戒,长长的叹了口气。

    “恩,他们应该是一伙的,这一点是无疑的了。对了,法良在哪?既然你出事了,他那边应该也不会太平。”

    马紫风点点头,忽而又问道。

    “对啊!他还在上次地震那里,进行着震后重建工作呢。”武立春惊得站了起来,掏出手机就开始拨打电话。

    电话刚刚接通,他就看到了骇人的一幕。

    马紫风信步走到了窗边,抬手打开了窗户,然后冲着他淡然一笑就纵身跳了出去。

    “老大——”

    武立春惊声跑到了窗前,却看到了让他一生难忘的一幕——马紫风踏剑飞走了。

    “喂!喂!春哥,老大怎么了?喂喂……”

    电话里,法良听到了那一道惊呼,急急忙忙的在里面狂吼着。

    “老大飞走了……估计一会儿就到你那了。”

    武立春没回过神来,嘴里不由自主的的说道。

    “啊?春哥,你喝多了?还是刚睡醒?”

    电话那头,法良带着安全帽,在工地上大声咆哮着。正喊着,肩膀却被人拍了一下。

    “谁啊?”

    法良纳闷的一回头,当时就惊呆了,手里的手机脱手掉了下去,被来人一把抓在了手里。

    “喂?春子,我到了,这小子目前还活蹦乱跳呢。”

    “哦,老大,好的。”

    听到法良的声音换成了马紫风,武立春都傻了,机械性的回了几个字,就听到电话那边刮断了。

    “我……真的跟了一个神人啊……”

    武立春嗫嚅着倒退了几步,一个踉跄坐在了沙发上,脸上居然还带着一副幸福的微笑。

    另一边,法良呆若木鸡的看着马紫风,半天都没缓过劲儿来。

    “你小子傻了是吗?”马紫风抬手给了他一脑瓜崩,笑骂道。

    “疼,不是做梦……”法良傻乎乎的抬手摸了摸脑袋,愣愣的说着。

    马紫风失笑,伸手拉着他就往工地一侧走去,没好气的说道,“你春哥遇刺,我来看看你死没死。”

    “遇刺?他也遇刺了?”法良一惊,回过神来愕然的说道。

    马紫风也愣住了,急问,“什么叫‘也’,难道你已经被刺杀过了?“

    “是啊。”法良满脸无辜的点点头。

    “那你……”马紫风上下打量了一阵,也没看到他缺胳膊少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