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空间之哥 > 第178章 :

第178章 :

作者:五行八卦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一百七十八章:

    午饭结束后,收拾的活计就轮不到张瑾了。大伯母鲁葵花带着俩儿媳妇与三婶孟青竹四个女人麻利的就给包圆了。顺便还能把剩饭剩菜也给分了。

    有林外婆以及他带来的那群明显不是普通人的众人在, 就算张爸爸舍不得, 中午的剩菜也是不好意思晚上拿出来继续招呼丈母娘的。因此在大嫂和弟媳帮忙收拾的时候, 就交代二人, 直接把厨房的剩菜带走。

    鲁葵花和孟青竹自然没有不愿意的,本来农村也没几个人会讲究剩菜不能吃什么的, 尤其是生活水平一直不高的卧牛村人。相比张爸爸家现在飙升的生活水平,他们俩家就算搭了顺风车, 也没有不吃剩菜的水平和道理。更别说那剩菜大多都是肉,随便一盆汤, 都比村里一些家庭殷实的人家平时开荤吃的好。

    唯一让二人纠结的是现在不是冬天,否则就今天这些剩菜, 以她妯娌俩平时那节俭的水平, 能让家里一个星期顿顿带荤, 还吃得心满意足。

    “你说那事儿能是真得吗?”洗盘子的时候,鲁葵花支开俩媳妇和孟青竹妯娌俩蹲在一个大木盆边小声的说。

    孟青竹瞄了一眼张家小楼, 面上同样带着压抑不住的激动:“我觉得说不好就是真的, 人林, 咳咳, 那个林姨不是在饭桌上都说了吗, 能假的了?”看那人也不是信口开河的,再说回来坐的那大车,肯定比他们这边的房子贵。

    “那真是……”鲁葵花闻言有些压抑不住的兴奋。本来因为张老二盖了高楼,就算知道那盖房子的钱, 肯定不能是张家老爷子的养老钱。但那心里嫉妒恨的时候,还是会忍不住往乱七八糟的地方想。毕竟张家兄弟三个,张老二家原先是最穷的,大多数时候给孩子们开荤,还是老丈人出的力。现在一下盖了上十万的房子,怎么能不让他们这些一直以来自鸣得意,觉得自己在村里也算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人眼红?

    现在好了,有了那位年轻的姓林的女人的话,他们俩家最次也能在玉林街上有一栋小别墅。

    小别墅呢,听说随便一套就是十几万的!搁一般人家,那是什么都不干,就能吃喝半辈子的钱。早前她娘家弟媳妇还在她面前炫耀,说是有亲戚在玉林街有房子,以后做什么都方便,现在好了,她再也不用羡慕别人了,因为自己家很快就能有一套。

    “那,那你是要玉林街的,还是山里面儿的。”想到玉林街的房子,鲁葵花就激动的难以平静下来。那南山里面儿的房子,她也不是没见过,但她不稀罕。玉林街多好啊,现在那边可是比南山镇看着都气派,将来也只会更热闹,他们家若是能搬到那边去,想干点什么都方便。

    他们家能做什么生意呢?鲁葵花自问,然后只是一会儿的时间,她就已经想到了好几种住在玉林街的好处了。

    孟青竹毕竟也就一没见过世面的农村女人,就算平时表现的大方得体,这会儿面临着眼看就能到手的相当于几十万的东西,也是掩饰不住的心里激动。

    “呵呵,说实话我倒是很想要玉林街上的。”孟青竹说着,“不过这事儿得看老三,大嫂你又不是不知道他那人。”

    鲁葵花点点头,她也知道张家老三,别看人在外面看着老实,其实在窝里厉害着呢,当他要做决定的,孟青竹这个在外面看着厉害的媳妇,其实说啥都没用。更别说是这样相当于几十万的大事儿了。

    “话是这么说,但你也得好好劝劝你家老三,不说那玉林街小别墅有多好多漂亮,我听说那样的小别墅,就是北津市那边的城市人,一般都是住不上的。这玉林街都建成这样了,以后肯定比南山镇还热闹,到时候不管是做什么生意,肯定都来钱。那大山里的房子是气派,可这大山里面,咱们都住了半辈子了,也住够了。”

    “呵呵,是住够了。”孟青竹轻笑着低声说,“我是住够了,可人老爷们不一定住的够啊!我们家老三可是对咱家的老房子情有独钟啊,一到夏天就不忘记嘀咕他爹给盖的房子冬暖夏凉,还什么气派宏伟。前儿还跟我嘀咕,若是真有人跟他换,他是说什么都不给换的。瞧把他给能的。也不看看这啥年月,人家现在都认准了红砖瓦房和小楼房,土砖的房子,早被人看不起了。以前爹给建那房子的时候,十里八村的的确是谁都说好。可现在不一样啊。就我们家老大说媳妇,人家只要一听我们家还是土砖结合的房子就不干了。老大都二十四了,再晃更难找到媳妇了。”

    “唉,这道也是,我们家老二当初结婚的时候,二媳妇娘家可不就是逮着砖瓦房不松口。不过说句良心话。”鲁葵花沉吟了片刻,又小心的看了一眼背后的小楼道,“爹当初给建那房子的时候,那的确是用了心的,连我爹都说咱老公公舍得得很,给咱建的是百年老屋,就是住一百年都不带倒的哪种。那做支柱的房梁的木材最次都是好几十年的好东西,几根大柱子据说还是上百年的好木头。搁别人家的砖土房子住了这么二三十年,那梁柱早不被虫蛀空了,可你看看咱们俩家的房子。除了那些土砖有些破损的以外,其他哪里不好,刮风下雨,别人家漏雨漏的跟什么的,咱俩家漏过没有?”

    “哎呀!”孟青竹发出一声压抑的惊呼,“大嫂你还别说,你不说我都没注意啊,你看我这迷糊的。我们家前后左右,哪家下暴雨的时候不是漏雨漏的跟啥似得,那谁谁家去年下大雨的时候,都淹到床面前了。可我们家这么多年,除了厨房,大屋愣是没漏过雨。”说着一拍大腿,“怪不得他张老三老说自己老子好,以前我还觉得那混账是特意维护他爹呢。原来是真得好啊!”

    “可不是,你知道吗?虽然是家丑不可外扬,但咱们妯娌也没什么不好说的。就现在咱们都看不上的这老房子,咱那有点文化的大媳妇可是惦记的很,也不知道听谁说的,愣是时不时的就给咱说,什么时候把咱房子里的两根柱子给拆了装他们房子去。

    她真当我傻啊,我老爹当年可交代了呢,就那两根柱子,过个几十年还能卖几百上千块的。”

    “什么!”孟青竹发出一阵惊呼。

    鲁葵花捶了她一下,她才好不容易压了下来。不过平时面和心不合的妯娌俩,这会儿却因为房子的事儿,心心相印起来。

    卧牛村里此刻是什么景象不重要,张家这天吃过午饭后,才算是真正进入认亲的环节。

    当然,就算卧牛村木匠张家与张外爷再熟悉,这认亲环节在此刻与他们也没多大关系。毕竟人林外婆和张外爷才是一家人,实际上与他们有关系的也就娶了张妈妈的张爸爸。张大伯和张三叔俩家说起来那都是隔了好几层的。

    就算是张爷爷也在林外婆与小辈们真正认亲的时候,自动的出门溜达去了。

    林外婆的认亲环节在张家二楼举行,被一群小辈围绕着,看着挺像那么回事,其实也就是由张妈妈带着,让孩子们再次一一见过自家的外婆,顺便磕个头。毕竟这么多年没有见,给长辈磕头也是应该的。

    经过一个中午的接触,林外婆林婉如对除了张瑾以外的,自己剩下的四个孙子孙女也是非常满意。不说他们未来到底能有多少武学上的成就,就只单单作为一个贫穷落后村子出来的孩子,能做到大方得体的,谦逊有礼的接人待物,就能看出他们在教养上的丰满。

    这并非不是林婉如心思苛刻,而是张家的孩子们基本上已经定性。而张家如今的情况,也注定他们没有多少适应时间,就必须很快的被迫进入复杂的古武世界,正确又健康的人生观,将对他们将来的发展起到决定性的左作用。

    索性有老公的引导,以及女儿的淳淳教导,五个孩子,不管是亲生的,还是捡来的,都教育的都非常谦逊有礼。

    孩子们如此出色,作为长辈的林外婆自然要给予奖励,只是拿出早就准备好的见面礼时,林外婆又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有张瑾那牛气的护身符朱玉在前,她这外婆后面真是送什么都不得劲。

    所以在孩子们见完礼接受了礼物后,她不得不一脸愧疚的对自家女儿和孙子孙女解释:“你们外婆虽然在古武界有点地位,但其实也是个俗人,要按照武林世家的风俗给见面礼,其实外婆应该送你们些匕首护身符之类的。可惜老二速度太快,有他的护身符在前面,同类型的东西,外婆我就不好意思拿出手了。索性这些年外婆在外面别的本事没有,也就赚了点钱。今天外婆也就不专门分类了,一人送你们一张一百万的□□,外带一套房子吧。房子有在沪市的,也又在京城的。不喜欢你们可以互换,或者怎么样处理,你们自己看着办。至于手里的钱,你们的父母不会干涉。嗯,拿去赌的话也可以。”

    一百万的惊喜还没震惊完,张文豪就被林外婆后面那话吓得脖子一缩,虽然现在人多,估计他爹妈不会当场发作,但是——

    不知道怎么的,他总觉得他妈妈看他的眼光当即就变了。

    张文豪:外婆什么的,真是太讨厌了,明明说了喜欢他的,还老揭他底。

    张妈妈惊讶后就是皱眉,还轻声道:“妈,他们才多大,你给他们那么多钱干嘛?给套房子也说得过去,给钱,这群小混蛋还不得几天就花光了。”

    林外婆一摆手,非常的理直气壮道:“花钱算什么,我林婉如的孙子若是连花钱都不会,那说出去多丢人。你放心好了,这些年妈和你爹亏待了你,但是绝对不能再亏待我的孙子孙女们,现在古武界谁不知道,我千机门的富裕。除非他们以千万上亿的资金去赌博,否则就是大手大脚的花十辈子也花不完。而且他们也都这么大了,有自己的思维,你并不用事事都跟着孩子后面耳提面命。

    倒是你和小兵,我觉得你们没事的时候应该多出去走走,顺便帮妈妈多花花钱。你妈我一直就很会花钱,不信问你爹。而且我一直觉得会花钱的人,也才会有赚钱的头脑。嗯,我们家老二现在就非常不错。这半年的时间不说为我们张家笼络了不少武林高手,还随随便便就赚了少说几个亿的净利润。老大和老三,还有群群笑笑以后有机会可要向他多学学。”

    几个亿!还随随便便?张妈妈和张爸爸本想说自家老娘的话尽是歪理,可听到自家老二居然半年赚了几个亿,瞬间就目瞪口呆了。眼睛直直的看过去,心说:这是他们儿子吗?

    被教唆着要向其学习的另外几位,也是同样的瞠目结舌。他们五兄弟姊妹里面,谁不知道张老二抠门抠到天边去了。早前还有人预测这抠门的铁公鸡,将来一定会是个守财奴,还是没有钱的那种。

    但,但现在居然有人说人家随随便便就能赚几个亿,这样打人脸的行动,真得好吗?

    张瑾淡定的站着,面上没有什么表情,但了解他的人都知道,这小子这会儿心里肯定正紧张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