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冷酷皇后太难追 > 第两百六十章来生再见

第两百六十章来生再见

作者:荷包蛋蛋蛋蛋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越国和周国此时开战,两方的焦点都不会在鲛珠上,即使两国派人来观礼,也不过是小角色,云休也没有放在心上,云休要等得也只有南国而已。请大家搜索(品#书……网)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好,暂时没别的了,去办吧。”

    “是,主子。”墨零点头,云休好像已经完全恢复成了往昔杀伐决断的样子,但是自己心头还有一件大事押着,迟疑着不敢开口,云休看过去,墨零才淡淡的说道,“主子,还有一件事,我们不敢为墨年下葬,所以她的遗体还放置在她的屋子里,我们用香料和冰块保存着……”

    云休皱眉,觉得心口有些难以言说的刺痛,墨年,真的死了么。云休还是不敢相信,不是别人,而是墨年,云休下意识的想要把耳朵闭上,不想听到这残忍的事实。

    “主子?”墨零已经慢慢接受了墨年已死的现实,身死七日后还未下葬,这已经是对死者的大不敬了,可是墨青却固执的对所有人说,“让主子送墨年走吧,墨年最挂心的就是主子了,若是见不到主子,墨年是不会安心的。”就因为这句话,墨家人固执的留下了墨年的尸体,迟迟不肯下葬。

    墨零淡淡的叙述着墨青说的话,云休听着竟然眼眶再一次湿润了,在墨家人中,墨青最懂墨年的心思了。让云休没有想到的是,墨年竟然对自己有如此深的情谊,云休捂着心口,觉得那里好像被一把尖刀刺穿了,竟然有这么痛么。

    墨年、那傻姑娘,长久以来一直以自己的欢喜为欢喜,心心念念的都是关于自己的喜恶,如今连死了,甘愿违背习俗都要等着云休亲自见上一眼么,云休何德何能啊,能得到墨年的喜欢和到死方休的忠诚。

    “走吧,我去看看她。”云休苦笑,为什么身边对她好的人非死即伤,是自己让所有人都处在危险之中。云休懊悔不已,原先冷血的她已经变得温暖了,因为这些全心全意对她好的人,而这些人却慢慢的离她而去。

    墨零领着云休来到存放墨年尸体的屋子,还未进屋便感觉到冰凉的气息,墨零为云休披上披风解释道,“里面放了很多冰块,为了保证墨年的尸体不会腐坏,所以有些冷。”

    云休点头,推开了房门,原先的桌椅全数不见,这间屋子里除了不能挪走的,所有空余的地方都放上了冰块,每块冰块都冒着水汽,整个屋子的阴森气息让云休觉得寒噤噤的。

    墨年被放在一个水晶琉璃棺材里,四周包裹着各式各样防腐除虫的香料,不知道还以为墨年正睡在花瓣上休憩。再看墨年的表情,那么宁静,云休走近细看,墨年的肤质发灰且变得松弛,那不是活人该有的状态,云休轻声唤道,“墨年?墨年?”

    没有人回答,云休的轻唤在屋子里回响,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墨零转过头无声的哭泣了,此时,墨年就在眼前,云休的眼睛反而干干的,完全哭不出来。

    “我现在才真的相信,墨年没了。”云休淡淡的说道,看着琉璃棺材上发射的七彩光芒,都觉得刺眼,可是墨年却静悄悄的躺在里面,一动不动,“墨年,我欠你的太多,你不会生我的气吧?是我不好,为什么要带你进宫呢,我该让你待在宫外的,这样你也不会死了。”

    云休自责不已,若是自己没有进宫,就不会中毒,墨年不会死,鲛珠也不会被抢走。这一切的始作俑者正是自己啊!

    “主子,这不是你的错……是墨素那奸人!她骗取了我们的信任,不仅恩将仇报,最后还残忍的杀害了墨年!一切都是墨素的错!”墨零不忍看云休如此伤心,墨年之死不是云休的失误,而是墨素处心积虑的阴谋!

    云休看看墨零,知道墨零是在安慰自己,想起墨素,云休心中更加愤恨。墨素那个丫头,原来是装疯卖傻,竟然骗过了自己,让自己也以为她是个单纯简单的人,没想到知人知面不知心,云休不禁暗骂自己真是大意了!

    “南国三番五次与我作对,不仅一直追杀我,如今更是处心积虑的派人潜伏在我身边,墨素居然是南国派来的奸细!”云休后悔自己竟然主动把墨素留在身边,简直是引狼入室。

    “主子,南国欠我们太多人命了,我们可不能就这么放过了!”墨家人接二连三的死在南国手中,云休也是被南国的清虚下的毒,如今楚离歌也是受南国所害,这简直是血海深仇!

    云休心中已经有了打算,手碰触在琉璃棺材上,看着不会再开口说话的墨年,坚定的说道,“墨年,你不会白死的,我会替你报仇,让那些害你的人全都死无葬身之地!在此之前,你就待在这里等一等,很快就能结束了……”

    云休一旦决定了,就不会动摇,墨玉接到墨零的通知进宫,云休在楚国新帝的寝宫等着,楚离寰死后,这里进行了修葺,完全是按照楚离歌的喜好,云休待在这里觉得很熟悉,心都静了下来。

    往日墨玉的性子是动静皆宜的,自从墨年死后,墨玉就性情大变,每日不说话只是看着天空发呆,到了饭点也不吃饭,整个人瘦了一圈。

    墨华看不下去,强制的把墨玉绑起来喂饭,谁知墨玉却滴水不进,咳嗽的满脸通红也无法咀嚼。墨玉不想咽下去,也咽不下去,衣服上都是吐出来的秽物。

    墨玉是多么爱美的人,此时却狼狈的像是个乞丐,他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看的所有人的心都揪在一起。

    “墨玉!我们都很伤心,不是只有你一个人,你再这样下去,墨年会安心么,你怎么就不懂!”墨华用力的摔下勺子,瞥了一眼失神的墨玉,失望的往外走。

    墨华不顾嘴里的米饭,哭着冲着墨华的背影吼道,“我知道啊,我知道,可是她死了!她死了,我没有照顾好她……”墨玉现在想来,以往和墨年吵嘴的时候,墨年总是让着自己,而当初自己刚加入,墨年也是在用这种方式帮助自己习惯这个大家庭。

    如今墨年只能躺在那个棺材里面,靠着冰块和香料保持身体不腐,自从墨青安排好,墨玉一次也没有去看过,好像不去看她的遗体,她就没有死一样。

    墨华站在门后听见墨玉的忏悔般的吼叫声,心疼的难以自持,靠着门蹲了下来,抱着头脑子嗡嗡的疼,墨玉的感性是墨华最欣赏的部分,可是若是因为墨年之死,墨玉就不再是以前那个嬉笑怒骂恣意表现在脸的墨玉了,他会多么心疼,又会多么痛恨自己。

    所以墨玉听见云休醒来了,然后让他进宫,他本不想去,墨零却传来了一句话,“墨华说了,若是此事能圆满结束,他愿意和你一起江湖漂泊,听你唱戏。”

    墨玉抱着纸条哭了,哭的很不像话。原来墨华都是清楚的,墨玉默默的喜欢着墨华,但是墨华却一直是个木疙瘩,不反应也不拒绝。

    所以墨玉喜欢和墨年在一起斗嘴,也想看看墨华会不会生气,可是时间一长,墨玉发现自己是真的喜欢和墨年在吵嘴,看着墨年生气脸红的样子,墨玉才觉得自己不是孤单的一人,到了最后以至于墨玉连自己喜欢挑衅墨年的初衷都忘记了。

    云休看见墨玉像个游魂一般的走进来,整个人只剩下骨架,衣服都空荡荡的。

    “墨玉,你又何苦折磨自己。”云休同时又送了一口气,原来牵挂墨年的人那么多,下辈子,墨年应该不会寂寞了吧。

    墨玉扯了扯嘴角,笑的比哭还难看,“主子,我愿意做,不管什么事都愿意。”

    “你想清楚了?这件事一旦被发现,后果可不是杀头那么简单。”冒充皇帝,一般都是五马分尸或是凌迟处死,虽然此事败露的可能性不大,云休还是要墨玉考虑清楚。

    “想清楚了。我要为墨年做这最后一件力所能及的事情,我要那些南国的奸人死绝了。”墨玉凄惨的笑起来,“我要是不做,她会怪我的,我不能让她在底下还怪我。”

    “好,你用心准备吧。”云休看着这样的墨玉,觉得他长大了,墨年的死对所有都是一个巨大的打击,要承受大家雷霆之怒的正是南国。

    墨玉点头,往外走,突然想起什么回头,笑中含泪,“主子,其实我是知道的,我知道墨年喜欢我,可是我没办法给她想要的未来,我是不是很坏,我利用了她,竟然还假装自己不知道她的心意,她肯定很恨我。”

    云休哑然,墨年对墨玉的好感,自己是看在眼里的,云休同样也看见了墨玉对墨华的关心,一厢情愿总是悲伤的,所以云休不曾点破,想到此处,云休更加痛心。

    “呵呵,我欠墨年的下辈子再还,主子,到时候你帮我作证,这辈子我没办法了。”墨玉淡淡的扯开了一个笑容,那无力的笑容看的云休几乎要窒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