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永镇仙魔 > 第一百零九章 夜遁

第一百零九章 夜遁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个世界上从来不缺赌徒。

    陈羲今天的赌注很大,赌的是自己和陈叮当的命。毫无疑问到现在为止他已经赌赢了,因为他的到来蓝星城四大帮派的老大没了一个。而那个本来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鬼疤却还没有反应过来,实在不知道为什么死的会是

    和神司关系最好的邱三业。

    陈羲朝着城主抱了抱拳:“多谢城主。”城主的心情似乎不错,对陈羲笑了笑:“何必谢我?虽然邱三业是我选的四个管事之一,但给的是你们神司的面子。当初在皇都的时候邱三业就是你们神司布置在黑道上的

    眼线,他从来就不是我的人。如果你今天要动的是他们三个其中任何一个我都会管,唯独你说杀邱三业我不会有一点意见。”

    “爷,这是怎么回事?”

    鬼疤下意识的问了一句。城主道:“神司得到消息,邱三业暗中出卖了神司在青州的几个暗桩,结果满天宗大战的时候有人装作不小心把那几个暗装都拔了。所以神司才派了这位裁决到蓝星城来,

    本来就是要除掉邱三业的。”

    鬼疤还没有从震撼中苏醒过来,脑子里还是一团浆糊。毫无疑问的是,陈羲的计策成功了。他本来的计划是打算进蓝星城以神司裁决的身份带走一批人为他效力,但是当他了解了蓝星城的状况之后立刻把计划改变了。他不能

    表现出一丁点的谦顺怯懦,因为神司的人不可能这样。他在一瞬间决定将目标从鬼疤改为邱三业,正是因为他知道了邱三业是神司的人。既然邱三业和城主不是一条心,那么城主自然很乐意拔掉一个神司布置在蓝星城的钉子。陈羲告诉城主他是三十六圣堂黄家的人,神司要除掉他。而陈羲又不想死,所以

    必须先把神司的钉子除掉,城主和陈羲不谋而合。

    也许换做一个胆子和陈羲一样大的人这计划不会成功,因为陈羲在胆子大的同时还具备着强大的冷静的思维能力。

    这种随机应变,不是随随便便一个人就能做到的。

    “神司之前有个眼线到了蓝星城,那是我的人。不过好像正是被邱三业的人扣下了,现在在哪儿我不知道,他叫展青。”

    陈羲对城主说道:“这个人如果城主大人留着没有用处,还请放出来给我。”

    城主却摆了摆手:“不急不急,这些事都可以稍后再说。现在咱们最先要说的……”他指了指陈叮当:“这个人怎么办?你说这个人是神司送来接替邱三业的,那么他就是第二个邱三业。我配合你杀了邱三业的事如果被神司知道的话……你猜会有什么后果

    ?”

    陈羲道:“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把他留下,我会带他离开。至于日后若是神司的人问起来,城主大人完全可以把这件事推到我身上,反正我是要返回黄家的。”

    城主满意的点了点头,如果陈羲说要把陈叮当留下接替邱三业的位置,那么他就会出手将这两个人击杀。

    城主看着陈羲问道:“不过,有件事我不明白,你们黄家的人有不少在满天宗,而且我听闻黄圣堂的弟弟黄希闻前辈也在满天宗,为什么你不去满天宗寻求庇护?”

    “我们黄家在满天宗的人……都死了。”

    陈羲叹了口气:“正因为如此,我才不得不想办法逃离。如果我去满天宗,那么我就会死的更加名正言顺。”

    城主大惊:“满天宗那边居然如此的惨烈?连黄希闻老前辈都陨落了?”陈羲道:“何止是我们黄家的人,赵家的人,药门的人,包括药婆都死在满天宗了。说起来你可能都觉得不太真实……谁也想不到满天宗里居然有那么多高手,攻打满天宗

    的修行者折了十之八—九。而且满天宗开启了护宗大阵,各家的人马都被困在里面了。”城主脸色变幻不停,沉默了好一会儿后才叹了口气:“我本以为国师不出手,满天宗必灭无疑。现在看来我对外界的了解还是太少了,但又何止是我?只怕连攻打满天宗的

    人都没有料到,满天宗居然有这么大的能量。”陈羲不想在这件事上多说什么,他抱拳道:“既然我的事已经了了,也顺便帮城主除去一个心腹大患,那我就要告辞。请城主下令放出我的人,我们三个会尽快离开。回到

    皇都之后我还要找个地方暂避,不能马上就回黄家。不过城主今日相助之恩义,日后我必然会报答。”城主点了点头:“既然如此……卫道理,你替我送送裁决。我还想费心思选个人出来接管城北的事,邱三业的手下不能不除,拔草根可比割草要麻烦的多。卫道理,马洛,

    鬼疤你们三个今夜集合手下,把邱三业的根子都给我拔了。这件事我自然是不知情的,至于邱三业怎么死了我还是不知情。”

    “是!”

    卫道理他们三个垂首答应,心里早就乐开了花。尤其是鬼疤,他本以为是自己必死无疑,现在非但不死还能抢城北的好处,真是太爽了。

    陈羲起身告别,卫道理代替城主送他们出来,其中还有城主府的奴七,他奉命去城北放出展青。在陈羲他们离开城主府后不久,城主看着外面淡淡的吩咐道:“等他们三个出城一百里就除掉他们,这种祸事我不想和蓝星城牵扯上。三十六圣堂也好,神司也好,都是咱

    们惹不起的庞然大物。都死了才好,死无对证。”

    “是!”

    鬼疤和马洛答应了一声,对视嘿嘿一笑。

    ……

    ……陈羲接着展青的时候,这个原本高傲倔强的年轻人看起来很不好。虽然他没有受什么伤,但是被禁锢在地牢里的日子显然不好过。看到陈羲来了,他就好像看到了亲人一

    样。陈羲这不是第一次冒险帮他,所以他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才可以报答这恩情。他想说什么,却被陈羲阻止,陈羲在假装为他检查伤势的时候压低声音说道:“不要多说话,跟着我们走就是了。一会儿出了城之后听我的话行事,现在什么都不需要做。

    ”

    展青示意自己懂了,一言不发的跟在陈羲身后。

    卫道理不方便露面,他就在北门外等着。那个奴七在把展青带出来之后就回了城主府,陈羲总觉得那个家伙看自己的眼神有些诡异。“黄裁决,我还要去抢邱三业的地盘就不能远送了。这次我还要多谢裁决,若非是你到来我们也不可能除掉这个人。邱三业仗着神司做后盾历来跋扈,连城主的话都不是特

    别在意。现在好了,蓝星城里总算是干净了些。以后咱们就是朋友,若是得空的话欢迎你再来蓝星城做客。”

    陈羲寒暄了几句,随即出门。卫道理看着陈羲的背影,嘴角上勾起一抹冷笑:“城主是断然不会在蓝星城里动手除掉你的,借你的手除掉邱三业对于城主来说是好事一件,他当然不会反对。可是这件事

    若是传扬出去,城主只怕也难以自保……年轻人,只能怪你命不好。”

    陈羲等人出了蓝星城,一直往北走。

    走出去一段之后陈羲压低声音对陈叮当说道:“陈叔,你感应一下有没有高手跟过来。”

    陈叮当释放出神识,然后摇头:“暂时没有,你担心那个城主会杀人灭口?”

    陈羲笑道:“蓝星城这种地方,杀人灭口不是再正常不过的了吗?如果他不这么做,他也就没资格坐稳蓝星城的城主位子。

    “你早就想到了?”

    陈叮当诧异的问。陈羲点了点头:“不管我是动了那个鬼疤还是动了邱三业,城主都不会放过咱们。所以咱们出了城不是出了狼窝,恰好是进了虎口。我从来都没有担心过会在城里出事,担

    心的是出来之后怎么办。”

    展青愧疚道:“都是我办事不得力,连累了恩公和掌座大人。”

    陈羲摇头:“说这个干嘛,我不可能不来救你。现在先不说这个,还请陈叔做几件事,只有这几件事做好了咱们才有可能全身而退。”

    “做什么?”

    陈叮当立刻问道。

    陈羲看了看四周,然后笑了笑说道:“请陈叔浪费些修为,四周都是黄土地,陈叔你弄出一些动静来,飞沙漫天咱们才好脱身。”

    “往哪走?”

    陈叮当问。

    陈羲语气平淡的说道:“从别的城门回蓝星城。”

    ……

    ……蓝星城北城的这个夜晚,血腥暴戾。卫道理,马洛,鬼疤的人毫无征兆的杀进来,将邱三业的手下杀的支离破碎。一直持续到了后半夜这场杀戮才勉强结束,大街上到处

    都是尸体。那股子血腥味被风一吹能送出去好远,就算家家户户紧闭门窗也挡不住这味道往鼻子里钻。

    鬼疤快步跑到一个青衣皂靴的仆人身前问:“这满地的尸体怎么处理?”奴四冷冷看了他一眼:“城主选你的时候不会是因为你傻,这样的小事也跑来问你不觉得丢人?尸体就是垃圾,垃圾随便找个地方埋了就是。你们现在要做的是立刻找到那

    个神司的裁决,如果找不到那三个人,我想城主见到你们无功而返的话不会很高兴。”

    鬼疤打了个寒颤,立刻去找卫道理和马洛。那个裁决身边有个灵山五品以上的大修行者,他们单打独斗都没有把握能赢。所以必须三个人一同行动,才能保证万无一失。

    奴四看着鬼疤离开,也转身回去复命。

    不远处,鬼疤的一群手下把大街上的尸体装上马车往城外送。尸体太多了,以至于一时之间找不到那么多的马车可用。两个中年汉子抬起一具尸体扔在马车上,借着火把的光芒看到尸体右手手背上有个淡青色的剑形纹身。其中一个中年汉子骂了一句:“纹个剑就牛—逼了?还不是被我们的

    人杀了。”

    马车装满了尸体之后出城,赶车的两个汉子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他们谁也没有注意到,马车上有几具尸体动了动。出了城之后就变得黑暗起来,他们两个聊天的声音不由自主的加大来给自己壮胆。那几具动了的尸体从马车上悄悄下来

    ,趁着夜色钻进路边的树丛之中。

    看着马车远去,陈叮当啐了一口:“老子是堂堂灵山境的修行者,你让我装死!”

    陈羲耸了耸肩膀,脱掉身上的血衣:“何必拘泥这种小节。难道不比你辛辛苦苦杀出来一条血路要好?”

    陈叮当叹道:“我以为你和你爹一个性子,现在看来你和他还真是不一样……反正他是断然想不出这种法子的,你比他阴险多了……”陈羲说了声谢谢,然后率先往远处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