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永镇仙魔 > 第四百九十一章 最喜欢看你们后悔的样子

第四百九十一章 最喜欢看你们后悔的样子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林器乘曾经思考过无数次,当初为什么国师会同意让那些已经老迈的黑袍道人在皇宫里生活。这些老道人都知道如何操控天地大阵之法,虽然不懂开启之道,可是只要大

    阵开启,如何闭合如何运作他们都极熟悉。有传闻说,那是当初老圣皇林骥麟的要求,国师倒也不敢违背。但是这一刻,林器乘对这个传闻产生了质疑。以前他也不相信,因为国师那样的人怎么可能会把手里的牌送到别人手里?要说国师惧怕他的父亲林骥麟,林器乘更不信。

    别说是他,很多人都知道是大楚圣皇离不开国师,而不是国师离不开大楚圣皇。

    既然如此,那么就是一种表态?国师把这些黑袍道人放在皇宫,是想告诉林骥麟,我对你没有异心?曾经林器乘是这样判断的,这也是唯一合理的解释。然而,当这十几个看起来已经老迈的黑袍道人轻车熟路的布置好阵法的时候,这唯一合理的解释轰然崩塌了。一个可

    怕的念头在林器乘心里浮了出来,他后背上一瞬间就被冷汗打湿。

    为什么?为什么这些老道人的配合如此默契?根本就不像是第一次合作,他们分工明确,动作迅速娴熟,而且针对性极强?林器乘虽然修为算不得绝顶,可是他也看得出来那阵法

    就是专门用来封住父亲林骥麟的。每一个步骤,每一个细节,全都是针对林家皇族的功法,而且也针对皇族的体质!不仅如此,这阵法之中还有一种林器乘不能理解的东西,林器乘是圣皇子,也是皇族血

    统最纯粹的人之一,可是林器乘却很确定,哪怕现在被那十几个老道人的阵法封住的是自己,也不会这么稳定坚固。

    国师!

    林器乘的心开始颤抖。

    国师为什么要训练一批人专门针对父亲?现在看起来,这些老道人被送进皇宫,根本就不是什么表态,而是早有准备!似乎国师早就在提防着有一天林骥麟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这些老道人的使命就是等待着这

    一天。他们如此默契的配合,绝非是一朝一日就能形成的。就在林器乘诧异的时候,十几个老道人同时盘膝坐了下来,然后双手向前平伸。每个人的手心里都分别有一只诡异的眼睛出现,如果陈羲看到的话,一定也会惊讶。这样的眼睛,陈羲已经见过两次了......第一次,陈羲是在那些老道人居住的别院门口看到的,那别院有一对很大很大的门,两扇门上分别描绘着这样的一只眼睛,大门关闭的时候

    ,就好像一个巨人冷冰冰的注视着别人。第二次,陈羲是在和阳照大和尚东行的路上看到的。那一双诡异的眼睛出现,封印主了陈羲他们,那种奇诡的空间阵法,陈羲他们没有任何办法冲破。所以才会逼得阳照

    大和尚化身成佛,虽然最后被那条神秘的金龙将封印阵法攻破,可也促使了阳照大和尚的伤势进一步恶化。现在,这些黑袍老道人每个人的每一只手的手心里,都有一只这样的眼睛出现。每一只眼睛里,都有一对小鱼儿来回游动。这两条小鱼儿似乎被设定好了似的,头追着尾

    ,一直那么转,周而复始。这些老道人盘膝坐下来之后不久,天空之中厚重的云层被一种莫名的力量撕开,云层呈现出一个巨大漩涡的形状。然后漩涡里出现了一只眼睛,和那些老道人手心里的眼

    睛一模一样。只是这只眼睛是巨大的,看起来无比的冷酷,阴冷的俯瞰人间。当这只眼睛出现的时候,整个皇宫的气温好像骤降了几十度似的。明明皇宫悬空岛上有法阵维持四季如春,可是眼睛一出现,皇宫里很快就披上了一层冰霜。没多久,那

    些从各地移植过来的珍稀植物就被冻住,地面上先是浮现出一层白,然后就变成了冰层。

    就连林器乘这样的修为境界都感觉到了寒冷,正常的天气对他来说应该毫无影响才对!林器乘觉得自己的心已经停止跳动了,手心里的汉水被那奇寒似乎也给冻住。可是外界的气温再低,也低不过他心里的温度。一个可怕的让他全身冰凉的阴谋似乎已经浮

    现出来,而这个阴谋的一切源头都直指国师。如果这个阴谋是真的,那么......林器乘心里悲怆的想到,或许皇族根本就是一个笑话。林器乘不可能知道的是,在远隔数万里之外的地方,陈羲几乎是和他差不多的时间想到了一个可怕的推测。他们两个人的推测其实相差无几,而林器乘是因为看到了所以

    推测,陈羲则是靠着变态的思维能力推测......

    ......

    ......只用了大概十分钟的时间,原本暴躁凶戾的林骥麟就被那诡异的封印法阵压制住。然后十几个黑袍老道人同时起身,向前迈步,随着他们不断的前压,法阵的规模也在不

    算缩小。然而缩小的法阵,威力更为巨大。黑袍老道人向前走,天空之中那只巨大的眼睛也在不断的向下。封印的力量开始凝集加固,慢慢的林骥麟连活动都不能了。他的四肢被一种无形的力量抓住向四周拉伸,

    就好像被绑在了十字架上似的。不但如此,他的脑袋也被这种可怕的力量强迫的向上抬。到了这一刻,人们才真切的感受到了天空之中那双眼睛有多大有多恐怖。那眼睛从云层里面出现,然后落在了皇宫之上。眼睛就在皇宫最高的建筑物上面停下来,距离那

    舞姬可能连一米的距离都没有。皇宫最高的建筑物当然很高,可是相对于眼睛的大来说这种高度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眼睛几乎和皇宫悬空岛等大,所以不只是林骥麟有一种被盯着的感觉,在皇宫悬空岛上除了那十几个黑袍老道人外的每一个人,都有一种自己被盯住的感觉。林骥麟被强迫抬起头和那只眼睛对视,几秒钟之后他的眼睛里开始往外流血。血顺着眼角往下淌,很快就流到了下颌。看到这一幕,林器乘再也忍受不住了。他向前一指

    :“把这些道人给朕拿下!居然敢伤了圣皇,死罪!”林器乘这只是一种本能,一种眼见着父亲被困后急切的本能。这那么一个瞬间他忘记了自己对父亲的生疏和敬畏,也忘记了自己这样做有可能将疯狂的林骥麟再次放出来

    。他只是不想,不想让自己的父亲受辱。忠于林家的侍卫们开始向前,可是根本无法靠近那些黑袍道人。距离几十米之外,他们就被封印法阵的强大力量隔绝在外。各种本命,各种法器,却对封印法阵丝毫作用

    都没有。

    “陛下!”一个黑袍老道人阴测测的说道:“陛下不要冲动!您也应该看得出来,老圣皇根本不是苏醒了,而是被什么邪祟的东西侵染,现在的老圣皇根本就不是老圣皇,他体内一定

    有什么肮脏的东西。如果不将老圣皇的身躯封印,谁也不知道老圣皇会变成什么样......难道陛下愿意看到老圣皇变成一具行尸走肉?!”听到这句话,林器乘的心猛的一震。之前那种急切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后怕。他不是后怕自己之前那种对父亲的亲情突然出现,而是后怕这些黑袍老道人会对他

    出手。既然那些老道人敢对林骥麟出手,还有什么不敢对他出手的忌惮?在国师眼力......不,在那些昊云宫天机府的道人们眼力,皇族根本就没有任何威严可言。尤其是这十几个老道人,一定掌握着什么秘密,他们对于皇族之人眼神里的那种轻蔑

    是毫无遮拦的,这种轻蔑到底是因为什么?

    与此同时。

    南海。站在一个孤岛上的黑袍国师眼神忽然一凛,眉头忍不住微微皱了皱。他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左手手心里有一只眼睛浮现出来,眼睛里的那两只小鱼儿游动的速度极快

    。

    “是谁破了我在冰室里留下的阵法?是谁能改变林骥麟身体?”他想不到,所以格外的担忧。到了现在,吸收了子桑家族和关家的力量,也吸收一部分龙脉力量的国师已经强大了很多。他自认为就算是其余的四个人出手,也不会那么

    轻易的将林骥麟从冰室里带出来。显然,这个世界上还有更加强大可怕的人存在。

    然后他突然想到了十多年前那从天空坠落的陨星,想到了林骥麟在被陨星里那莫名强大的东西伤到之后痛苦的表情。在他对面,一个看起来鹤发童颜的老者忍不住冷笑起来:“怎么?你废了这么大的力气找到我,现在突然停手是觉得没有把握杀我?不过你今天既然来了,想必也是有恃无

    恐。所以应该是你家后院出了什么问题?虽然我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可是看你吃瘪的表情我就很高兴。”

    “七灭。”

    国师抬起头看向那个老者:“我想杀你不是一年两年,也不是一百年两百年了。我既然来了,那么就不会不出手。”被称为七灭的老者哈哈大笑,笑容里都是苍凉和对国师的不屑:“没错,现在的我可能打不过你了。我这些年荒废了修行,一直追求人间美味。但这并不是我最后悔的事......

    我后悔的是,我居然对一个小人做出了承诺,而且这么多年一直守着承诺。我早就应该告诉天下人,你到底是谁!”国师看着七灭一字一句的说道:“因为你是君子,哪怕这是和我立下的约定,你心里也不愿意去反悔。因为你心里有道德的底线,而我没有。这本就是你很多年前就已经明

    白的事,可惜你还是遵守着那可怜的道德底线。”七灭深吸一口气:“我当初就不应该和贼秃牛鼻子做出一样的选择,我们故意纵容了你,这是大错。我们就好像缩头乌龟一样,明知道你这样下去早晚会危害整个天下,却

    因为担心自己卷进去而装作什么都不知道。如果我们当初能够联手杀了你,或许天下不必如此。”

    “哈哈哈哈。”国师仰头大笑:“后悔了?我最喜欢看你们后悔的样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