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北宋闲王 > 第八十八章 宝安公主

第八十八章 宝安公主

作者:北冥老鱼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张载!”马车中的赵颜听到这个名字,立刻吓的一激灵,打开窗子向外看去,结果看到在灯火通明的驸马府门前,苏轼与苏辙兄弟二人登上马车与一个中年士子挥手告辞,看样子他们也是刚从驸马府中出来,估计王诜现在应该没事了。

    “子瞻、子由路上小心!”这个中年士子也是微笑着道。看到这个中年士子,赵颜再次吓了一跳,他没有记错的话,这个中年士子之前也参加了西园雅集,而且就坐在王诜身边,刚才苏轼称他为张载兄,难不成对方就是历史上那个横渠先生张载?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这是赵颜今天在聚会时盗用的横渠四句,这四句一向被后世的读书人做为自己的最高行为准则,而它的作者就是创建了关学,被后世称为横渠先生的张载,可是赵颜万万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在张载面前盗用了他的名言,这就好比在苏轼面前背诵“大江东去”一般,实在让人感到有有无地自容。

    “幸好幸好!”赵颜这时忽然擦了擦冷汗自语道,幸好这时张载还没有因为受到王安石的打击回到横渠教书,传之后世的横渠四句也应该还没有出现,否则今天可就要出大笑话了,不过偷用别人的东西又遇到东西的主人,总让赵颜有种做贼的感觉。

    就在赵颜暗自庆幸之时,刚刚送别了苏轼兄弟的张载这时也看到了马车上的赵颜。赵颜本想打招呼的,但身在车厢里却无法起身行礼,只好尴尬的露出一个微笑,出乎赵颜意料的是,张载竟然也躬身对他行了一礼,这才转身离开,全程一句话也没说,名士风范尽显无疑。

    赵颜来到驸马府跳下马车,也没让人禀报,直接就闯了进去,反正驸马府的人都认识他,不过这时就可以明显看出驸马府的下人也分成两派,其中有人对赵颜的到来横眉怒目,这些肯定是王诜的人,另外还有一些下人对赵颜热情之极,这些肯定是当初宝安公主陪嫁的人。

    “郡王,公主已经醒来了,正在与寿康公主聊天,不过她并不知道今天西园发生的事,寿康公主也让我们这些下人都瞒着她,免得影响她养病,您进去后千万不要提今天的事!”赵颜刚一来到内宅,立刻就有一个精明的中年妇人迎上来叮嘱道。

    “嗯,本王明白,多谢奶娘提醒!”赵颜向对方躬身道谢道,根据之前赵颜留下的记忆,他认出这个妇人是宝安公主的奶娘,同时也是宝安公主最贴心的人,另外赵颜据后世的历史得知,在宝安公主被王诜气死后,就是眼前这个奶娘仗义执言,向当时的皇帝赵顼讲述了宝安公主被气死的经过,结果惹的赵顼大怒,把王诜的八个小妾都配给了兵卒,又把王诜贬到均州,这才解了赵顼的心头之恨。

    听到赵颜竟然对自己道谢,奶娘也是吓了一跳,急忙还礼道:“郡王折煞奴婢了,这些都是奴婢应该做的,哪里当得起一个‘谢’字?”

    “不,奶娘你当得起本王这一礼,二姐是个苦命的女子,嫁给王诜这样的薄情寡义之人,日子过的十分辛苦,若非有你们这些忠心的下人照顾她,恐怕她早就支撑不住了!”赵颜一脸郑重的道,对于这位能够在宝安公主去世后依然仗义执言的奶娘,他的确是十分敬重。

    “这……郡王……”奶娘听到赵颜发自肺腑的感谢之语,一时间也是激动的热泪盈眶,不知道说什么好,更让她欣慰的是,以前一向不懂事的广阳郡王竟然变得如此知书达礼,若是宝安公主知道后,肯定会更加的高兴。

    接下来赵颜大步来到内宅,这里的道路对他来说好像十分熟悉,根本不用别人带路,很快他就来到了宝安公主的房间,当他绕过一扇屏风进到卧室时,刚好看到寿康公主坐在床边,正在与床上躺着的一个女子说话,只见床上的女子满脸病容,苍白的嘴唇上不带一丝血色,虽然相貌与寿康公主一模一样,但一个神采飞扬,一个却是柔弱温婉,哪怕是第一次见到她们的人,也绝对不会认错。

    “二姐!”看到病床上的女子,赵颜禁不住脱口而出叫道,上一个赵颜留下的记忆已经完全融入他的脑海中,虽然他是第一次与宝安公主见面,但是这声二姐却是叫的十分真诚。

    “咯咯,三哥儿,刚才我还和二姐说你这个没良心的,连二姐生病都不知道来探望,没想到你倒是跑的挺快,竟然真的在城门关闭前赶到城里了!”寿康公主这时忽然开口笑道,同时暗中向赵颜使了个眼色,意思是让他顺着自己的话说。

    赵颜刚才已经被奶娘提醒过,知道宝安公主还被他们蒙在鼓里,当下立刻会意道:“都怪我住在城外,收到消息太晚了,幸好我骑着马紧赶慢赶,城门都关了一半了,最后还是被我挤了进来,二姐你感觉怎么样,身体好些了吗?”

    “感……咳咳~,感觉好多了,不过三哥儿你也太鲁莽了,天都黑了还骑什么马,万一摔到了怎么办?”宝安公主身体虚弱,刚一开口就咳嗽了起来,但最后却还是有些责怪的道,虽然赵颜都已经成婚了,但是在她看来,对方依然是自己那个长不大的弟弟。

    看到宝安公主都病成这个样子了,还在为自己担心,赵颜感觉鼻子一酸,差点掉下眼泪来,不过最后还是强笑道:“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怎么可能会摔到?倒是二姐你也太不小心了,怎么老是生病?”

    听到赵颜的话,寿康公主却是冷哼一声道:“二姐这是心病,更是被气出来……”

    “三姐儿不要再说了,都怪我的身子太弱,受了点风寒就成了这个样子。”寿康公主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宝安公主打断道,同时她又有些责怪的看了寿康公主一眼,不用猜也知道,她肯定是担心赵颜知道自己生病的原因后再与王诜发生冲突,可惜她却不知道,今天赵颜已经把王诜打的昏死过去了。

    为了不让宝安公主担心,赵颜也只当是没听到寿康公主的话,当下笑着走过来道:“二姐,你的身子的确弱了一些,另外我看这驸马府刚好位于皇宫边,不论白天黑夜都是那么热闹,这种环境怎么能养好身体,不如你和三姐一样,到城外我的别院小住一段时间,那里虽然不像城中那么繁华,但却有着田园之趣,再加上有我和三姐陪着,肯定可以让二姐你的身体尽快好起来。”

    “三哥儿这个提议好,自从二姐你出嫁后,咱们姐弟三个可是好长时间没有一起聚一聚了,而且现在三哥儿也成亲了,颖儿妹妹也不是外人,上次我和颖儿妹妹举办宴会二姐你也没去,宴会上吃的野猪肉还是我亲手打的!”寿康公主听到这里也十分兴奋的帮腔道,赵颜事先并没有和她商议接宝安公主到城外居住的事,不过她也十分赞同这件事。

    宝安公主听到这里,脸上也露出向往之色,不过紧接着她又脸色一黯道:“恐怕不行,母亲前段时间身体染病,我要在床边奉药,自然无暇去参加三姐儿你们的聚会,这两天母亲的病情刚刚有所好转,同样也需要人照顾,所以我还是走不开!”

    宝安公主口中的“母亲”是指王诜的生母,宝安公主生性温柔知礼,在嫁给王诜后,就将王诜的母亲当成自己的亲生母亲照顾,每当对方生病时,她都会寸步不离在一旁照顾,可惜她的这些举动,却没有换来王诜的半分真情。

    “二姐,你看看你都病成什么样了,哪还有力气去照顾别人!这件事就这么说定了,明天我就让人准备马车,咱们去三哥儿那里住上一段时间!”寿康公主看到姐姐都病成这样还在想着孝敬王诜的母亲,当下是又生气又心疼的道,同时心中也更加的自责,当初若是她同意嫁给王诜,以自己的性格,再怎么也不会让王诜欺负成这样。

    “三姐说的不错,二姐你还是先养好自己的身体再说,别人的母亲就让别人去照顾好了!”赵颜也有些气急道,王诜整天在外面花天酒地,不但撇下妻子不管,连生病的老母亲也不去照顾,早知道这样今天就应该打的再狠一些。

    “可是……”宝安公主性子柔弱,看到弟弟妹妹都坚持让她去城外休养,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选择?

    “没什么可是的,二姐你专心养病就是了,剩下的事情交给我和三姐安排!”赵颜这时也表现出男子的果断,当下打断宝安公主的话道,眼睛中也露出不容质疑的神色。

    宝安公主看到这里先是一愣,紧接着也露出欣慰的表情,多日不见,自己这个弟弟好像真的长大的,做事情也显露出一个男子汉应有的果决与担当。不过也就在这时,宝安公主无意间看到赵颜的双手,立刻吓的一把抓住他的手关切的问道:“三哥儿,你的手怎么受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