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最强透视神医 > 第287章 花田夏子来查房

第287章 花田夏子来查房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据说忍者擅长金、木、水、火、土五种遁法,听起来似乎很玄妙,真要说明白了,其实并没有什么花巧,就是预先设计好了准备用来逃命的设备。

    所谓“金遁”,有两种可能。一是,利用身上装备的金属片反光,为敌人造成视觉障碍。二是,利用预留的细不可察的金属丝拉动身躯,以迅速逃出敌人的控制范围。

    所谓“木遁”,则是指利用树木、草丛作为掩饰或逃跑的工具。

    所谓“水遁”,则是指藏身在水中,利用水作掩护。同时还要借助一根细管伸出水面呼吸。

    所谓“火遁”,则是指利用烟雾隐蔽自身,或者直接放火,引得敌人救火,则忍者可以从容逃走。

    所谓“土遁”,则是指预先挖好洞,在紧急时藏在其中。或者利用墙壁、岩石缝隙等地方藏身。

    其实,这几种遁法,在华夏国早就有了先例,只是绝大多数人不屑于使用。而东瀛人更阴险,凡事总是把人往最坏处琢磨,所以才有忍术这个门类。

    花田公长期住在情人家,为防万一,他早就在房顶预留了一根金属丝,那头缠在一棵大树的树梢上,一个幻影弹。也就是说,他要“金遁”、“木遁”、“火遁”三结合,这样安全系数更大,逃跑的效率也更高。

    花田公已经将腰带挂在了金属丝上,只要手中机关一松,他就可以利用大树的弹力,把自己的身子快速弹出。邻近的大树都有浓密的树冠,正好可以借些隐身。眼看着郝仁一拳轰到,花田公将手中幻影弹一掷,顿时化作好几道虚影。

    郝仁的真气一出,眼前的虚影立即烟消云散,花田公的身子已经被他锁定。

    若是平时,花田公完全可以向别处躲。可是,如今他的身子已经被固定在金属丝上,而那边的大树也已经开始将他拉出去,只是最初的两三秒里,他逃离的速度还不可能太快。

    怎么办?躲是躲不开,那就只有硬架。花田公的一只右手已经被宣萱的鞋跟给废了,那就只好用左手了。

    “轰”,郝仁这一拳运起十成功力,再加上从地上跃起的惯性,比之前在室内那一拳的力量要大上三成。花田公硬接之后,化解不了敌人的暗劲,顿时全身的经脉都受到震动。他再也压不住翻腾的气血,一张口就吐了出来。若不是腰上的金属丝拉着他,可能左臂也要废了。

    “唰!”暗夜中,花田公的身子急速远去,并很快消失在远处的树冠里。

    郝仁嘿嘿一笑,从房顶跳了下来。

    “哥哥,你怎么样了?”

    “我没事!”郝仁说道,“你呢?”

    “我也没事!”宣萱笑道。

    “走吧,我们回去吧!”郝仁揽着宣萱的纤腰,二人一起跳过围墙。

    二人落地的时候,宣萱不由自主地一个趔趄。郝仁忙问:“怎么了,妹子!”

    “刚才我用脚跟和花田公的拳头对撞,我的鞋跟撞断了他的中指,可是我的右脚也又酸又痛!”宣萱说道。

    “抓紧找个地方,我给你揉揉!”

    “不用了,回到住处再说吧!”宣萱说着,挽着郝仁的胳膊走上长街。

    二人回到酒店,就听到大街上到处都是喧嚣。郝仁透过窗户一看,只见好多穿和服的人在大街上跑来跑去,似乎是搞戒严。

    接着,郝仁就收到了“瓜片”打来的电话:“教官,你太厉害了,连花田公都能打败,要知道他是‘百忍堂’仅有的两个上忍之一!”

    “瓜片”还告诉郝仁,因为花田公受了重伤,现在“百忍堂”正在四下抓捕可疑人物。有可能一会儿就有人到酒店来搜查,只要郝仁坦然对待,就绝不会有事!

    “瓜片”的电话刚刚挂有五分钟,就有几个东瀛人进了酒店,他们挨个房间地查。查到郝仁房间时,郝仁刚刚洗完澡,他穿着睡衣出来放门。看到眼前这帮人时,郝仁不由得愣了。

    来查房的一共是五个人,两男三女,为首的却是花田公的女儿花田夏子。花田夏子也是一愣,看到了郝仁,她的眼里竟然有喜色。突然,他轻启朱唇说了句什么。

    花田夏子这句话明显是冲郝仁说的,因为其他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他的身上,那意思是,我们夏子小姐跟你说话,你怎么不吱一声,这也太不识抬举了吧!

    这个时候,郝仁再不说话就不合适了,他只有老老实实地说到:“我是华夏国人,请你说华夏语好吗?”其实郝仁也能说英语,但是他的英语说得并不好。这个时候,还是说母语算了。

    花田夏子点了点头,竟然真的用华夏语说了一句:“我叫花田夏子,今晚我的父亲被人打伤,我们是专门来查找可疑人员的。给你添麻烦了,对不起!”说到这里,花田夏子还向郝仁浅浅地鞠了一躬。

    美女如此有礼貌,说出来的华夏语又十分动听,郝仁自然要装得绅士一点:“夏子小姐,你的孝心让我感动,希望你能尽快抓住凶手!”

    花田夏子十分娇羞,她又微笑着向郝仁鞠了一躬:“谢谢先生。我能请教先生你的姓名吗?”

    美女主动问姓名,郝仁有点受宠若惊:“我姓郝名仁,赤耳郝、仁义的仁!”

    花田夏子笑得花枝乱颤:“先生,你太幽默了,居然叫好人!”

    郝仁却一点也不觉得幽默,长这么大,拿他名字开涮的人太多了。

    花田夏子又向郝仁鞠了一躬:“打扰你了,郝先生,晚安!”说着,她就带着那两男两女向下一个房间走去。

    下一个房间是宣萱住的。当初“瓜片”为他们开房间的时候,曾经只为他们开一个房间,在宣萱的强烈要求下,才多开一间,就在郝仁的隔壁。眼看着未婚妻的房间就要被查到了,郝仁不可能进自己的房间,他要看看接下来将要发生什么。

    房门开了,宣萱走了出来。她和花田夏子的目光一接,两人都是一愣。

    这时,郝仁跑了过来,对花田夏子说道:“夏子小姐,这是我的女朋友,我们都是从华夏国来旅游的。如果想知道什么,可以跟我说!”

    花田夏子看了看郝仁,又看了看宣萱,问道:“你们是男女朋友,怎么不住在一间房里?”

    郝仁笑道:“我的女朋友很保守,在没结婚之前不想我和住在一起!”

    花田夏子又问:“这就是说,你们还没有夫妻之实?”

    这个问题也太敏感了!东瀛女子也真够直接的。郝仁只好据实回答:“是,我们只是未婚夫妻。”

    花田夏子顿时爆发出一阵大笑。不过是郝仁和宣萱不知道她为什么发笑,就连她身边的几个随从也都莫名其妙。花田夏子突然指着宣萱说道:“我看这个女子就很可疑,把她给我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