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文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养个千年女鬼当老婆 > 728.第728章 到达死村

728.第728章 到达死村

作者:空大魔王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诗诗?!

    讲真,这一刻我差点喊了出来,这清亮中又有些成熟的声音……

    不是她,还能有谁?

    我甚至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这丫头怎么会被包裹在雪蚕丝里?

    她…就是那个人族圣女?

    庞大的信息量不断向我脑海涌来,我感觉脑袋都快不够用了!

    难怪我之前让幽冥狼去搜寻赵诗诗下落的时候,它只是去了一会儿便跟着妖后回了喜堂,看来当时它就从妖后身上,嗅到了丝丝赵诗诗的气息!

    “冷?”身后,听到赵诗诗的呢喃,司机又开始猥-琐了,浪-兮兮一笑:“里面还有个小-妞啊,冷的话,大哥的怀抱来帮你暖暖……”

    说话间,手就不老实的想去拉那裸-露在外的玉-足。

    “安分点,不乱动没人当你是残疾。”我立马一把给拍掉,冷冷的瞪了他一眼。

    而后,也不多想,手直接伸进了雪蚕丝内。

    呼……

    一瞬间,一股如坠冰窖的寒气扑面而来,艹,这里头的空气确实冰冷异常!

    这特么是把人当冰棍冻呢?

    我暗自周末,同时不忘连忙把人饱了出来,平放了下来。

    或许是温差有异,挡住少女面容的雪蚕丝已经消散,她真实的模样自然也显露了出来。

    果然,这意外出现的少女,当真是已经许久未见的赵诗诗!

    “呀,这个姐姐好漂亮哦!”

    小玲玲大眼睛睁得老大,惊喜的大叫起来。

    我自个却已经懵了,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诗诗一个警局里的霸王花,怎么还被那妖后怨灵当成是什么圣女了?

    天知道她在雪蚕丝中待了多久了,此刻娇俏的小脸已是寒霜一片,甚至还结了一层薄薄的冰晶,看上去反倒是多出了几许冰清神秘的味道!

    我三下五除二脱-掉上衣,双手温柔的给她裹在了身上。

    随后反复替她搓起了双肩上的两道阳关,伴随与此,诗诗的苍白的脸色跟着一点点变的红润,呼吸也逐渐恢复了平缓。

    我长舒一口气,还好,没有大碍便是好消息。

    可惜,尽管状态回温了不少,赵诗诗的双眼却始终牢牢紧闭,没有要苏醒的架势,而且除了在雪蚕丝中那声呢喃外,也再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你们当时是怎么把她抓回来的?确定没有认错?”

    平日里赵诗诗大大咧咧,活泼开朗的样子我至今历历在目,见到她眼下这单薄虚弱的模样,除了疼惜之外,心头自然怒火上涌,头也不抬的发问。

    妖神大姐很会察言观色,忙把自己知道的都交待出来,不敢有什么隐瞒。

    “公子,圣女是妖后安排七妹她们带回来的,奴家没有参与。当时妖后还专程给了七妹圣女的画像图,应该不会认错人的。”

    画像图?

    怪了,那妖后怨灵,怎么会有这东西?

    听这话的意思,明摆着她压根就是冲着诗诗去的啊!

    现在怨灵被幽魂鬼王带去了阴冥界,赵诗诗又因为体温失平太久,还在昏迷之中,事情算是越想越扑朔迷离,罢了,还是等诗诗这妮子醒过来,再问问她好了。

    桃树妖已灭,湖底秘境自然也没有待下去的必要了,我环视一圈,找了处藤蔓堆积成的绳索,护送着众人一一爬了上去。

    主子都被宰了,伏地尸们那叫一个墙头草,两边倒啊,纷纷怯生生的跪在地上,就跟送皇帝似的,恭送我们离开,看的我哭笑不得。

    爬出地面,这才发现出口处,居然就是妖灵殿里的喜堂内。

    桃花源几乎成了废墟,满地香尸溃烂脸皮的味道恶臭熏天。

    当时走进我布置的法阵里的那些香尸,包括长善郡主九妹在内,已经被送向了地府没了踪影。而迟疑着留在外面的香尸,此时无一例外都死了个痛彻,满地横尸惨不忍睹。

    “走,这地儿不能待了!”

    我自己倒是无所谓,可对众人来说,如此浓郁的妖尸死气,闻的多了,没准立马就会大病一场!

    尤其是赵诗诗,她现在的状态,绝不能再有半点差池。

    恰好赶尸老人记挂着那被屠杀了的小村,出了桃花源后,我决定先到那里看看。

    跟着赶尸老人,一直走了两三个钟头,一路弯弯绕绕,总算在日落时分到达了目的地。

    “小兄弟,就是这里了……”

    赶尸老人颇为感慨的长叹一声,眼眶泛红情绪十分低落。

    时隔几日便物是人非,他又怎能不睹物思情。

    我点了点头,将他们都护在身后,加快步伐向村内走去。村庄不大,大概就只有几十户的样子,一座座吊家楼,土瓦房,很有偏远湘西的风格。

    眼下,此地几乎就是个实打实的死村,一间间屋子皆是家徒四壁,放眼望去房间里除了一些简单的家具,一个人影都没有。

    空气中,依稀还弥漫着淡淡的血腥气息……

    不过,倒是有几户人家里的桌子上,还摆放着饭菜,碗筷,燥炉里的炭火都没有熄灭,小院里甚至还晒着几件洗干净的外衣。

    这一切,都不无在表明,这些房间都是有人居住的,而且时间隔得并不久。

    “哎,造孽啊!”赶尸老人终于忍不住,抹了把浑浊的泪花。

    冲我示意后,佝偻着身子朝村里右侧第三户走去,昏黄的夕阳下,他的背影显得格外落寞,而孤单。

    “这就是那天收留我和玲玲一夜的家,主人是一对青年人,这年纪本是大好时光,可惜……”

    想到那惨绝人寰的一夜,老道哽咽的泣不成声,玲玲也受到了感染,小鼻子红红的啜泣起来,一老一少好不伤心。

    我明白他们的心情,没有刻意去安危,对于他们来说,哭出来也许更好,反而不会再那么压抑。

    之后,我本想先进屋打量一番,然而刚进了小院,映入眼帘的便是极其诡异的一幕。

    在这么个死村内,小院门前有一颗槐树,槐树下居然有一只活着的大花猫!

    它一身花毛尽数炸立,就跟个小狮子似的,猫眼发着幽光!

    众所周知,一般猫很害怕陌生人,可它明明还活着,见到我们闯进来,却依旧立在那,像是被钉住了一般,纹丝不动!